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算无遗漏
    唐军大举进攻的动向自然瞒不过阿拉伯的眼线。

    针对唐军的异动,莫斯雷马萨也在第一时间里集结了麾下诸将开了一个临时会议,探讨着他们下一步行动。

    阿卜杜拉回到西北营盘的时候,已经入夜了。

    这位阿拉伯阵营中实力均衡的万金油将军,就如一个任劳任怨的耕牛,勤勤恳恳的干着自己权值内的工作。

    或许他没有超凡的才智,过人的武艺,但凭借磐石一样的任性与耐心,在偌大的阿拉伯军营中占据着一席之地。

    一如既往的巡视了军营,确定万全之后,阿卜杜拉方才回到自己的军帐,和衣睡下。

    这穿着衣甲睡觉,肯定不舒服,但阿卜杜拉早已养成了习惯,但凡有战事,衣甲几乎不离身,以免出现不可预算的危机。

    懵懵懂懂间,听到有人袭营,阿卜杜拉瞬间警觉,立马冲出了营帐。

    什么样的将军,什么样的兵。

    阿卜杜拉自律如此,他麾下的兵卒在纪律上自也不差,在阿拉伯所有军队中是数一数二的。

    阿卜杜拉还未指挥,久经训练的兵士已经组织好了防御。

    阿卜杜拉并不急着上战场,让人去知会阿拉伯其他军营,小心夜袭。

    这阿拉伯也有近乎二十万兵马,二十万兵马数额巨大,自然不可能拥挤在一处,跟蚂蚁一样,而是在这西北大地上分别立营,各有统属。

    阿卜杜拉安排兵士提醒了其他军营,亲自上前线指挥御敌。

    唐军攻打的尤为猛烈,毕竟是奇袭,占据着一定的上风。

    借助着漫天火光,阿卜杜拉眺望着纷乱的战场:唐军骁勇无匹,借助着奇袭的优势,左右突击。

    表面上看是占尽了优势,阿卜杜拉却看得出来,唐军这只是强弩之末。

    奇袭兵数量不多,若不能初战取得碾压性的优势,待守营兵卒反应过来,胜负立变。

    突然,阿卜杜拉注意到了战场中的一位唐将:他年岁不大,尤其是那张四方的国字脸,让他记忆犹新,眉头忍不住挑起,怒火渐渐涌现。

    终日打雁,却让大雁啄了眼睛。

    阿卜杜拉不会忘记这个将他们大好局势葬送的唐将,若不是这个少年断了他们粮草,拓折城早就是他们囊中之物了;若不是这个少年,程千里将会是自己的刀下亡魂,哪能占据渴塞城与他们对峙?

    造成今日局面,这个少年将军是主要人物之一。

    阿拉伯那么多营盘不攻,选择攻打自己的?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他的手下败将,好欺负?

    阿卜杜拉性本稳重,但遇到李光弼却有些把持不住心境,他从军二十多年,军龄比李光弼的年岁都大,让这样一个少年玩弄于掌骨之间,任谁也受不了,缕着长长的胡子,喝道:“胡安,你我左右一并出去,让这毛头小子知道小屁孩就应该在家里玩泥巴,不是上战场!”

    李光弼是何等机警,见左右翼情况不对,见好就收,呼哨一声,领着兵马开始向后撤。

    见右翼是阿卜杜拉亲自领队,李光弼诡异一笑,毫不犹豫的取过弓箭,对着阿卜杜拉张弓射了过去。

    李光弼弓马娴熟,这一箭速度威力俱全。

    漆黑之中,阿卜杜拉直到箭矢逼近身前才察觉,慌忙闪身避开。

    李光弼大笑道:“老东西,一大把年纪了,还来丢人现眼?”

    他让兵卒齐声呼喝,即便是纷杂的战场,也清晰的传到阿卜杜拉的耳中。

    看着已经撤出去的唐军,看着自己给搅乱的前营,想着李光弼的话,咬牙道:“追!”

    “将军!”胡安叫了一声,他有着华夏人的名字,但其实是一个地道的突厥人。

    “我懂得!”阿卜杜拉心头虽怒,却也没有迷失本心,说道:“这里的地形我早已巡视过百遍,周边二十里一马平川,并没有可以埋伏的地形,没有中伏之险。可以适当的追击,就这样让这小畜生安逸离开,咽不下这口气!”

    胡安也不在劝。

    两人一并领着麾下的骑兵追击了。

    比速度李光弼带领的骑兵自然是比不上阿卜杜拉麾下的骑兵,他一路远来奇袭,消耗了不少的马力,加上一番战斗,军马的气力自无法与阿拉伯军相比。

    不过五里即给追了上,李光弼且战且退。

    阿卜杜拉自是出了一口恶气,只是唐军当真骁勇,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未露败势。

    追追打打又过了十里,阿卜杜拉突然制止了兵卒的追击,在月光之下远处隐隐有寒光闪现,显然有兵卒的痕迹。

    “去,去调查!”

    阿卜杜拉机警的停下了脚步,派出了斥候调查,心底已经有了见好就收的意思。

    虽有些遗憾未能将李光弼这个小畜生擒下,却也不敢再冒风险。

    冒险,与他的性格亦不符合。

    “将军,前边是一队唐军步卒,人数在五千上下,败逃的唐军已经退回了步卒的身后……”

    听到这话,阿卜杜拉有些呆住了:“步卒?确定?”

    只要略通兵事之人都知道,骑兵打步卒,就如老子打儿子。

    五千步卒,面对同等人数的骑兵,没有半点胜利可言。

    探马回答自然是非常肯定。

    一瞬间,阿卜杜拉心动了,只是这天上掉下的馅饼,让他有些不敢下口,迟疑了半晌,道:“胡安,你去冲阵,情况不对,立刻后撤,我在后方支援。”

    另一边李光弼已经跟李嗣业汇合了。

    看着对面按兵不动的阿拉伯军,李嗣业焦急的道:“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怕了?”

    李光弼自信满满的说道:“不会,这个阿卜杜拉末将研究过,他天性不喜冒险,故而不会大军压上,他会派一支部队试探……他以为骑兵有着优势,就算有诈也能从容退却。但他想不到对上的是陌刀军,让陌刀军缠上的骑兵,那就是刀板上的肉,根本逃不了。阿卜杜拉不会丢下陷入险境的部队不闻不问,他会亲自营救……到时末将在迂回杀出。从他出营的那一刻,这败仗,他吃定了!”

    毫无疑问,战局一切皆如李光弼所言。

    这位史上挽狂澜于既倒的武穆王,正式开始闪现耀眼的光辉!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