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大战将至 相互博弈
    李嗣业、李光弼星夜出击,诱敌而战,陌刀阵再次大展神威,力克阿拉伯骑兵队,斩首四千余众。

    唯一让李嗣业、李光弼感到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留下阿卜杜拉。

    在胡安的拼死护卫下,阿卜杜拉领着不到千余的残兵逃回了军营。

    捷报传入后方帅帐,裴旻拍案叫好。

    这一仗裴旻看中的不是胜负,也不是李光弼的出众表现,而是李嗣业、李光弼这一对组合。

    没有人比裴旻了解李光弼的才华,如何将部下所有的力量发挥出来是身为一个上位者必须考虑的事情。

    李光弼有统帅三军之才,却无相同的履历、战功以及威望,李嗣业固然会因自己的意思听李光弼调遣,并非真心心服。

    这一仗李嗣业必然见识到李光弼的才华,日后对他的战术调派,不再有任何异议。

    这点于裴旻而言,远比一次胜战,更有价值,也坚信一点,此战对三日后的大决战,有重要影响。

    李嗣业、李光弼打了一个开门红,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等大将皆瞧着眼红了。

    不等裴旻的三日期限,也自主的针对阿拉伯的各营发动小规模的进攻。

    不过阿拉伯并非等闲,吃过一次大亏的他们,行事更加的谨慎,并没有留下多少破绽可寻。

    几番试探性的交锋,皆未取得很好的效果。

    当然,裴旻给予自主权的将帅,皆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即便未能取胜,也不至于失败。

    双方打得热火朝天,为即将到来的大决战酝酿出了浓厚的气氛。

    三天,在战时只是一瞬之事。

    原本二十万大军不能全部投入战斗,可是裴旻直接将二十万大军分成了八部,由他自己与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张孝嵩、崔希逸、李嗣业同李光弼分别统属,直接开辟了八个不同的战场。

    西域最大的特点就是地域广阔,地广人稀,有足够大的空间同时容纳的下八个战场。

    八支队伍齐头并进。

    不同的统帅,他的作战风格是不同的。

    裴旻的风格是战术配合,其实他真正的长处在于战略布局,临阵指挥反而不是他的强项,不过他战术得李靖、苏定方、裴行俭、薛仁贵几位大佬真传,与战术运用一道,即便不如自身的战略,却也是天下无对。

    王忠嗣用兵攻守兼之,侵略如火,不动如山,在战场上对战机的把握,无人可与之相背,这一点裴旻都自愧不如。

    封常清行事果断,治军严谨,有磐石之重,用兵沉稳,犹如泰山。

    高仙芝擅于用奇,喜欢避开敌人正面,利用地形的优势,迂回敌人要害克敌。

    仆固怀恩则擅打硬战,骁勇刚毅,摧凶克敌,无往不前……

    张孝嵩、崔希逸也有各自特点,至于李光弼更不用说,足智多谋,善于出奇制胜,以少胜多,而且治军威严而有方,正奇结合,故而留有“料敌行师妙若神”的美名。

    特点不同,打法自然不一样。

    裴旻给他们绝对的统帅自主权,就是要发挥他们各自的长处,而不是单纯的成为他麾下的一将接受调派。

    阿拉伯,莫斯雷马萨帅营。

    自从知道唐军的分布后,这位西方的狮子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可谓寝食难安。

    唐军一口气开辟了八个战场,投入了八个能够独当一面的指挥。

    不论是最出名的裴旻,还是名望次之的崔希逸皆不是易于之辈,放任谁都会造成巨大的麻烦。

    他不得不同时开辟八个战场应对。

    但是……

    在调派兵马的时候,莫斯雷马萨体会到了裴旻这一招的高明之处。

    八个独当一面的将帅,阿拉伯又从哪里筹齐八个应对的将官?

    莫斯雷马萨发现自己费尽心思,人手相形见绌。

    勉强找出八个,又有几个是裴旻、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这些人的对手?

    “真是一个让人头痛的家伙……”

    莫斯雷马萨看着地图上唐军的分布,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原以为可以等来胜利,现在是不得不进攻了。”

    唐军为何异动,莫斯雷马萨已经猜到了原因,知道东方的局面有了全新的变故。

    在这种情况下,按兵不动是最好的战术。

    只要拖住裴旻,唐王朝就会受到重创,唐王朝大变,裴旻这里自会军心不稳,西域也会跟着动荡。

    到那时便是裴旻在如何厉害,也抵挡不住自己的雷霆攻势。

    这种胜利,从某种角度来说,有些胜之不武,但莫斯雷马萨吃过一次大亏,行事愈加谨慎,不敢再率性而为了。

    但裴旻这一手直接扭转了自己不利的局面,再一次化腐朽为神奇。

    只是明明陷入困局的不是自己,却打得却如此难受,莫斯雷马萨心底憋屈的慌。

    阿布·穆斯里姆也是同一个意思,守是守不住的。

    他们或许挡的了裴旻、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又如何挡得了仆固怀恩、张孝嵩、崔希逸、李嗣业?

    既然挡不住,索性就死守放任,不求八军皆胜,将优势力量进攻一两点,在唐军攻破他们分军之前,强行摧毁一两路唐军,抵定胜果。

    “狮王,我建议攻打崔希逸与仆固怀恩所部,您看这崔希逸的部队离裴旻的中军最近。裴旻的军略,中军不好撼动。但只要我们能够撼动崔希逸部,就能威胁撼动他们的中军。只要撼动了裴旻的中军,这仗我们就十拿九稳了。至于仆固怀恩,他的部队位于药杀水附近。根据我的探知,唐军的日常用水,皆取之于药杀水,我们若能将之攻灭,就能控制唐军的水源。这一招,无疑是打在了他们的七寸上。”

    莫斯雷马萨决然道:“裴旻自然是我亲自应对,阿布,仆固怀恩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战胜仆固怀恩。”

    阿布·穆斯里姆肃然领命。

    “布拉班特!”

    莫斯雷马萨又叫来了一人的名字,说道:“都说你是我的利爪,此次就用你的利爪,给我撕裂敌人,将崔希逸的脑袋给我取来……”

    一个沉默寡言,脸上长着青胎的纤细将军站了出来,用力的锤了自己的胸口。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