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阵前斩子
    大战,毫无征兆的在西北大地展开。

    数以万记劲卒以气吞山河之势,向阿拉伯发动了攻势。

    八路大军,便如八仙过海一般,各显神通。

    王忠嗣摧枯拉朽的霸道,高仙芝剑走偏锋的诡道,封常清的沉稳有序,李光弼的正奇结合……

    他们各用自己的战术打法,在八个不同的主战场展开搏杀。

    裴旻统帅的前部中军,理所当然的跟莫斯雷马萨硬刚了起来。

    裴旻立于临时搭建的指挥台上,看着远处的战场面容有些不忍:远处英勇的唐军正在舍生忘死的奋战着,他们高举着自己的兵器搏,每走一步,每一次举刀,都是在杀人或者被杀之间。

    这也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莫斯雷马萨作战经验丰富,他十六从军,至今四十有六,加上西方特有的战斗风气,三十年的征战生涯,平均每年都要经历一场大战,至于小战更是无数,身经百战这四个字,套在他的身上,百战并非夸大。

    裴旻自诩也有十数年的征战经验,可他用兵精准,从不打无意义的战,但在大环境的约束下,他真正指挥的战役远不及莫斯雷马萨。

    在经验上,莫斯雷马萨远胜裴旻不止一筹。

    不过裴旻自有他自己的优势。

    冷兵器时代,东方的战术理念思想远胜西方,这是毫无疑问的。

    裴旻又得李靖、苏定方、裴行俭、薛仁贵真传,于战术水平,稳胜莫斯雷马萨无疑。

    双方一个胜在经验,一个强在战术。

    正是针尖对麦芒,双方的兵士在一次又一次的拼杀中倒地,为了一点点微小的战机,往往要付出千余生命。

    裴旻心底清楚与莫斯雷马萨的对决,不在最后关头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他不在看着战场,而是凝望着天空,看着天空的云彩以及骄阳,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看了半天的天,裴旻回过神来,想的居然不是如何击败眼前的劲敌,而是阿拉伯的动向,心底念道:“将主要力量聚于两部,那就意味着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张孝嵩、李光弼他们进展的会很顺利,占据优势是毋庸置疑的。最难的还是仆固怀恩吧,阿布·穆斯里姆不好对付,不知他是否扛得住。”

    裴旻似乎并不担心阿拉伯的另一路军,而是带着几分凝重的看着药杀水方向。

    药杀水河畔。

    阿布·穆斯里姆站在山丘上,闻着周边的血腥味,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阿布·穆斯里姆作为莫斯雷马萨最器重的爱将,称一句足智多谋,毫不为过。

    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仆固怀恩之后,利用对方敢战勇战的特性,故意将兵马调至药杀水的对岸,做出筑堤坝阻截河水的假象,将他引诱至药杀水南岸。

    仆固怀恩果真中计,渡河求战。

    阿布·穆斯里姆却趁机以奇兵在山丘上用早已准备的石头木栅栏,搭建了一个小型的营垒。

    仆固怀恩顺着药杀水而上,其用意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断绝阿拉伯的水源,战略目的与他一般无二。

    在西域荒原,水源就是一切。

    而他现在占据的地方却是进可攻退可守的要冲,往东可以威胁到唐军的取水路经,同时也能挽扼仆固怀恩西进之路。

    一举两得。

    他知仆固怀恩骁勇善战,故而转攻为守,诱使仆固怀恩进攻,自己占据有利地形,以高打低,待对方锐气消散,一战而定。

    现今他们已经利用山丘营垒的优势,打退了唐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仆固怀恩就会支撑不住了。

    仆固怀恩默默地低头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影,蚂蚁般向前涌去。源源不断地开进充满死亡的战场,向对面的敌军发起猛攻,心底只有着深深的自责。

    战打到这一步,身为主将他要付主要责任。

    他手中有一支重甲骑兵,最适合原野突击。

    而药杀水的北岸地势北低南高,丘陵沟壑纵横交错,环境十分复杂,不适合重骑兵的突击。反之药杀水的南岸却是水草丰茂,一马平川,适合骑兵的突刺。

    敌人将营地转移至药杀水南岸,正对了他的胃口。

    求战心切之下,做了错误的决断,让自己的敌人轻易的就占据了战略要地。

    而且敌人用的手段让他觉得有些羞愧,当年裴旻奇袭广恩镇就曾一夜之间修葺防御工事。敌人也是用了相同的法子,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搭建成了简单的防御设施。

    不到半个时辰,三千名士兵,就这样消失在这片吃人的山丘之下。

    “父亲!”仆固玢一脸血污的退了下来,他怀里抱着一具尸体,悲愤道:“父亲,叔父,叔父,他战死了!”

    仆固怀恩看了一眼自己亲弟弟胸前的致命箭羽,眼圈微红,随即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长子,厉声道:“我还未下达撤退的命令,你为何退下来?”

    仆固玢有些手足无措,气喘如牛,血透重衣,道:“孩儿,孩儿手刃了二十一人,看到叔父中箭……”他想找借口,但在仆固怀恩的逼视下,叩首道:“父亲,孩儿,尽力了,真的冲不上去,跟我同冲的一千名弟兄,几乎全都阵亡!叔父也给暗箭射中……”

    “别提你叔父……”仆固怀恩高扬着头,厉声道:“你不配,他是英雄,你是逃兵。来人,传令下去,仆固玢临阵脱逃,立即斩首。”

    仆固玢惊呼道:“父亲!”

    仆固怀恩看了他一眼,冰冷的目光刺得他不由倒退了一步。

    督战队已经将仆固玢按在了地上。

    仆固玢奋力挣开刽子手,高声道:“与其死在父亲手上,我宁愿死在战场上!父亲,再给孩儿一次机会!”

    仆固怀恩背对着他,听到他充满悲愤的哀求,不由全身一颤,随即硬下心肠,道:“逃兵,罪无可赦,行刑!”

    他不忍去看,而是看了一眼自己另外一个儿子仆固玚,道:“仆固玚,你上!你死了,为父亲自上,今日就算我仆固一族灭绝,也要将这个山头给啃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