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默契配合
    阿拉伯因地域关系,众将几乎都是身材粗壮的豪勇之士,但布拉班特却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他身材瘦削修长,虽然也是身高七八尺,却是没有什么凌人的气势。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唯独脸上的青胎,让他看上去有些吓人,但就这样的他,却有一个魔鬼的外号。

    青魔鬼布拉班特出身本是拜占庭、阿拉伯交界处的山中猎户,住在深山之中,既不完粮也不纳税,心中也无国家之念。

    二十年前,拜占庭意图收复失地,组织兵马奇袭阿拉伯,在领军偷袭敌营的时候,路过了布拉班特的家。

    为了避免踪迹暴露,拜占庭的将军将布拉班特的家人都杀干净了。

    布拉班特因为外出狩猎,才侥幸的逃过一劫。

    布拉班特惨遭巨变之后,性情大改,不喜与人交谈,对于拜占庭人恨之入骨,只要是拜占庭人,不论老少皆不容情。

    他就如恶鬼一样,将仇恨灌输于民族身上,开始无节制的屠杀着拜占庭人,老弱妇孺一个不放过。拜占庭重金悬赏他的首级,但他本是猎户,精于追踪反追踪之术,将贪图赏金的佣兵,一个个的都反杀了。非但如此,还因此练就了一身武艺。

    后来莫斯雷马萨找到了他,很直白的告诉他,如他这样杀,就算一辈子也就杀千百人而已。不如加入阿拉伯,在战场上屠杀拜占庭人。

    布拉班特成了莫斯雷马萨的亲卫,逐步升到了将军。

    布拉班特有着野兽的灵性,在战场上拼着自觉而战,往往能够寻得敌人最薄弱之处,攻敌人软肋,获取胜利。

    当然仅是如此,却也当不上青魔鬼的称号。

    布拉班特最令人诟病之处就是嗜杀,虽说战乱纷呈,从军杀敌,没有人无辜,跟没有不沾血腥的。可但凡是人都有个底线,或是不杀俘虏,或是不杀老幼。

    布拉班特却不一样,分外的冷酷无情,兵锋所指不留俘虏,大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阿拉伯兵本就不是善男信女,但布拉班特凶残至此,不只是外人,即便是同僚都对他畏惧三分,更别说是敌人了。

    布拉班特此刻在唐军中恣意驰骋,手中的大马士革弯刀左右劈砍,他冲刺的毫无章法,但却神乎其神的避开了折虎臣的冲阵,并且在李翼德的援兵支援之前,避开了折虎臣骑兵的锋锐,直击他的尾翼,来了一个反包围,将折虎臣困在了其中。

    布拉班特知道折虎臣是个人物,将他斩杀,必然能够激励士气,对于攻破此军大有利处。

    只是折虎臣确实骁勇,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左右挥砍,就如砍瓜切菜一样,即便陷入重围,依然不减半点豪勇。

    布拉班特有着野兽的凶残,更有着野兽的狡黠,知道自己未必就是折虎臣的对手,也不上前而是阻杀着意图救援的唐军兵士,等待困兽力竭之时。

    困兽之斗,终究是困兽之斗……

    布拉班特有心趁着折虎臣现在孤军在外将他除去,但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心底却莫名的露出了一丝丝的不安。

    这种不安的情绪,让他毛孔都为之竖立。

    布拉班特为战斗而生,就如野兽一样,对于危险有着先天性的警觉。

    依靠着这种警觉,他无数次的死里逃生,躲过致命危机。

    他第一反应是裴旻派兵来支援了,望向侧翼毫无兵马的迹象,正犹疑间突然看了一眼身后,自己的后方居然烟尘滚滚,显然有兵马杀来的踪迹。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很快清晰可见,烟尘滚滚中,赤色衣甲的唐军铁骑人如虎马如龙,从大后方席卷了阿拉伯布拉班特所部的后方营地。

    布拉班特看着重重围困几方兵卒,心中反而生出快意的感觉:大丈夫在世,若是不能快意杀伐,那么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呢。

    他居然不理会程千里的援兵,以及给围困在包围圈里的折虎臣,而是向崔希逸派来支援的李翼德冲杀了过去。

    收到了封常清支援崔希逸的消息,裴旻脸色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崔希逸是短板不假,但短板并不意味着失败。

    把短板利用起来也能成为战机。

    放着封常清这样稳健如磐石的大将不用,而用短板为侧翼?

    从一开始,裴旻就用了诱敌之计。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与封常清多说什么,派遣援兵并非裴旻特别安排的,而是封常清自己的决断。

    裴旻也相信封常清一定会支援崔希逸。

    他们之间相处十数年,彼此的配合早已不用言语提醒。

    这无形的配合最为致命,也最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封常清最是持重,即便安排了援兵,自己也有能力以为数不多的兵力,对抗属于他那一路的敌人。

    “如此一来,阿拉伯的两路侵攻算是失败了。接下来,他们只有正面突击一路了吧……”

    裴旻心头琢磨着,然后又看了看天,心底念道:“三天,还是四天?”

    这裴旻在乎仆固怀恩、崔希逸的动向,阿拉伯的莫斯雷马萨亦是如此。

    莫斯雷马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足,除了阿布·穆斯里姆、布拉班特与自己所在的中军,其他几路维持不败,以算是勉强。

    胜负的关键,就看两人能否如计划中的那样,取得胜利。

    莫斯雷马萨并没有与裴旻死磕的心思,有东北的乱局在,他全然没有求战的心思,何况真正主攻的是仆固怀恩、崔希逸两路,他这一路真正存在的意义在于牵制,缠着裴旻这个最厉害的。

    当然,莫斯雷马萨也等待着裴旻派兵去支援仆固怀恩、崔希逸,如此中军的力量自然薄弱,战机自然来临。

    然而他的得到的却是两路失利的消息……

    “狮王,阿布败退下来……”

    “布拉班特将军为唐军围困,生死不明……”

    莫斯雷马萨瞬间醒悟过来,自己的心思反而让对方利用了。

    此刻要是自己调兵支援阿布·穆斯里姆或者布拉班特,对方的举动,将会如自己一样。

    与其如此,不如最后一搏。

    想到就做,莫斯雷马萨没有半点的迟疑,果敢的下达了强攻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