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陷入苦战 强悍王忠嗣
    :

    在莫斯雷马萨加重中军攻势的时候,裴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跟随自己多年的李翼德阵亡了……

    布拉班特没有选择撤退,也没有选择攻打围困的折虎臣,而是孤注一掷的直奔着唐军的李翼德而去,意图从正面破围。

    崔希逸担心布拉班特突围,加强了左右翼的防护,导致了正面力量薄弱。

    李翼德在激烈的阻击战中,为冷箭射伤了面门。

    为了防止布拉班特破围,他没有立刻退下救治,而是继续冲刺杀敌,战斗在最前线,最终手刃布拉班特。

    只是布拉班特临终前死抱住了李翼德的丈八蛇矛,而他麾下的亲卫兵利用李翼德面门受伤,一只眼睛为鲜血遮眼无法视物的机会,在李翼德的右下肋刺了一枪。

    尽管李翼德为亲卫兵及时救下,还是因失血过多而阵亡。

    裴瞬间失声愣神,脑中浮现那个幽州的豪迈大汉,那个怒砸李五义府门,嚎啕大哭的猛士,双手用力拍了怕自己的脸颊,强压下心底的悲痛。

    他征战十数载,战场兵卒阵亡自不可少,但大将的战损却是不多。

    却不想这才是对决的第一日,居然折损了多员悍将,连李翼德这样身份地位的军使都阵亡了。

    如此强攻,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他眺望着前部,随着莫斯雷马萨的进攻越来越凶悍,前线的兵卒显然加剧了损耗,兵力有些不够了。

    裴并没有继续派兵支援,而是冷静果敢的下了一道命令:“撤!撤军三里,再战!”

    莫斯雷马萨见裴撤军,只是略微一犹豫迟疑,立刻下达了追击的命令,高声道:“退就是死,拼就是生,我狮王莫斯雷马萨,今日向真神起誓,与你们一并迎接胜利。”

    只有击溃裴,才能挽回一切劣势。

    裴并不计较一时的得失,撤退本是他的战术之一,但是他在交战中却渐渐的发现,他从主动撤退,渐渐的变成了被动。

    裴心底明白,自己已经让那头狮子拖进了泥潭,陷入苦战之境了。

    莫斯雷马萨已经彻底打疯,不顾一切的进攻。

    莫斯雷马萨善战好战,他的特点就是进攻,临阵指挥才是他最强大的优势。

    与裴斗智斗勇,其实都落了下乘,以自己的短处来与裴的长处对抗。

    现在阿布穆斯里姆战败而退,布拉班特生死不明,但情况也是凶多吉少。

    自己最重视的两路皆失利,其他几路的情况,显然塾不乐观。

    当前之局,也只有在其他几路失利之前,将裴中路军击溃,才能扭转局势。

    而且这一番交战,莫斯雷马萨发现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自己非但不输他,还能压他一筹。

    莫斯雷马萨经验丰富,看得出来唐军并非是诱敌,而是真的支持不住了。

    莫斯雷马萨心底奇怪,却也由不得多想。

    击败裴,是他唯一的战机!

    *********

    相比中路的劣势,最先结束战斗的是王忠嗣所部。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裴是百般照拂,亲自为他组建了一直属于他自己的劲旅……神威军。

    神威军的一切配置皆向裴自己的亲卫兵神策军看齐,在河西、陇右,战斗力仅逊色神策军一筹。

    王忠嗣的敌人是万金油的阿卜杜拉。

    万金油的特点就是持重稳重,若磐石坚固。

    只可惜阿卜杜拉遇上的是王忠嗣,盛唐第一名将。

    看着骑兵如潮水一般的向自己涌来,阿卜杜拉看着已经支撑不住的营盘心如死灰。

    他打了一辈子的仗,从未遇到如此可怕的敌人。

    作为万金油,阿卜杜拉对于防御骑兵有着自己的心得,只要限制住骑兵的冲击力,骑兵的威力将会大幅度降低。亦就是说,只要他们能够抗住第一击,即能做到以步胜骑。

    对于自己的防守,阿卜杜拉还是很有心得的。

    何况他此次得到的命令就是防守……

    然而结果却与他臆想中的有极大的出入:他们确实是抵挡住了唐军的第一击,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第二击、第三击、第四击、第五击……

    王忠嗣使用出了连环突弛之术,他是裴麾下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完全将连环突弛之术运用的炉火纯青的人物,最高的记录是连环冲刺二十一轮!

    没有二十二轮并非是他能力不够,而是战马受不住这种一次又一次的高强度突击……

    王忠嗣的进攻就如炮锤一般,一下一下,一轮一轮击打在磐石之上。

    阿卜杜拉挡住了第一轮攻击,挡住了第二轮攻击,也挡住了第三轮攻击……

    但他每抵挡一次攻击,磐石上就会多一处裂痕。

    一处又一处,最终破裂粉碎……

    王忠嗣的进攻强大到没有任何道理,不需要任何策略,直接以力量强行压碎眼前的敌人。

    看着漫山遍野溃逃的阿拉伯兵士,王忠嗣将硕大的方天画戟扛在肩上,挥手叫来了王难得,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王难得有些讶异,说道:“大哥不依计行事?”

    “太早了!”王忠嗣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现在就位没有意义,我们取胜了,其他几路未必如此。哥让我们自主,自是包括支援其他部队。”

    王难得大为心动,说道:“那我们去支援裴帅,在那头狮子的背后捅他一刀。”

    王忠嗣灿然一笑道:“哥是何等人物,哪里需要我们的支援?去支援仆固将军……依照当前战局,压力最大的就是仆固将军与崔希逸都督。崔希逸都督有哥与封常清节度使照拂,无需我们帮忙。仆固将军骁勇善战,但他的对手并非易于之辈。哥曾经说过,阿拉伯军中最难对付的是狮王莫斯雷马萨,次之就是阿布穆斯里姆。最需要支援的是仆固将军。”

    王难得对于战机这位大哥是推崇备至,自是信服他的判断,说道:“那就由小弟去吧,何须兄长亲往?而且这里需要兄长坐镇大局,我哪里是那块料子?”

    王忠嗣说道:“不,你不是阿布穆斯里姆的对手,我亲自去,才有足够的把握取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