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大破骆驼骑兵
    :

    张孝嵩看着高大的骆驼骑兵给武刚车阻挡在了阵外,冷静的下达新的指令。

    武刚车阵在多年前,汉人还没有大量骑兵的时候,大将军卫青就曾以武刚车阵大破匈奴。

    后来东晋名将马隆将武刚车与诸葛亮的木牛流马结合起来,让武刚车兼顾机动性,打败了游牧民族羌人的入侵。

    只是唐朝不缺骑兵,在野外与异族对决向来不怂。

    故而武刚车并不为这个时代的朝廷重视,没有多少进化,但在宫廷承传的技艺里还是有武刚车的制作图纸的。

    因骆驼骑兵的特殊性能,裴在还未开战之前就与麾下谋士许远、高适就探讨过这个问题,研究克制之法。

    最后发现骆驼骑兵有着骑兵的通病,就是攻坚能力不足。

    面对城池营垒,骆驼骑兵没有有效的破坏力,而且骆驼跑起来远没有战马那么稳健,不能进行远距离攻击。

    根据这些特点,许远提出了武刚车这一复古的选择。

    裴大受启发之下,也想起了李靖早年的一则手札。

    唐朝不缺战马,但唐朝的战马也不是凭空而来的。

    隋末唐初,唐朝并没有多少军马。

    李靖在担任灵州都督的时候,针对唐军缺马这一特点,特别做过研究。陌刀阵就是他这个时候研究出来专门克制草原骑兵的杀手锏。除了陌刀阵,他还研究过刘宋开国皇帝刘裕的却月阵。

    气吞万里如虎的刘裕利用水陆两军,以战车为基,用不过两千的步卒大破北魏三万精锐骑兵。如此经典的战阵,自是值得研究。

    虽然李靖创出的陌刀阵并未用到战车,但是他的手札,依旧极有价值意义的。

    裴根据李靖的手札,配合唐王朝现在的科技以及自身的军略,外加骆驼骑兵的特点,创了一套车阵,专门用来对付骆驼骑兵。

    莫斯雷马萨一直将骆驼骑兵当做宝贝一样藏着,以至于车阵无用武之地。

    直到今时今日,武刚车阵才投入战阵。

    克忒拉斯表情一青一白,心底惊恐之余,又有一丝庆幸,念叨:“好在沙土消散的快,要不然,非得吃大亏不可。”

    骆驼的体积庞大,它速度虽比不上战马,但冲刺起来的冲击力较之重骑兵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倘若硬生生的撞上这如同刺猬一样武刚车,下场可想而知。

    “真神安拉在庇佑我们,将士们左右翼迂回!”克忒拉斯见唐军的武刚车只是布置在阵前,左右两翼可以突入其中,武刚车移动缓慢,根本追不上骆驼骑兵的速度。

    见阿拉伯的骆驼骑兵呈现扇形位于武刚车阵前,张孝嵩猛的一挥手,道:“进攻!”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武刚车缓缓前进,但受到地形限制,速度并不快。

    车上的兵士将粗长的钢管伸出了车上的箭孔。

    看着那不明所以的钢管,克忒拉斯心底涌现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轰隆隆!

    轰隆隆!

    一根根钢管冲出了丈余长的青色火焰,火焰席卷过骆驼,瞬间将一匹匹高大的战斗骆驼卷入了火海之中。

    克忒拉斯并没有见过希腊火,去却也听过希腊火的大名,脑中浮现可怕的传言,心瞬间凉了半截。

    只要是兽类就没有不怕火的,骆驼自然不例外。

    面对希腊火的高温,一只只骆驼在火焰迸发的那一瞬间失控了。

    希腊火的火焰太过威猛,当先射中的骆驼直接为烈焰包围,身上传出了焦炭的味道,没有反抗的余地,悲鸣着倒在地上。

    为火焰余苗扫中的,也因生物的恐惧之心,开始四散奔逃。

    但是骆驼骑兵不说拥挤在一处,彼此间也没有太多的空间。何况骆驼远比不上军马灵巧,笨重的骆驼想要短时间内调头平移是不可能的。

    造成的结果只能是彼此相互拥挤,相互碰撞。

    这无心插柳柳成荫。

    骆驼的毛厚重,含高量硫,较之一般毛发更加易燃。

    只要让火焰一触,立刻扩散全身。

    它们彼此拥挤,火焰则相互接引,以可怕的速度传播着。

    骆驼背上的骑士或是给摔下了骆驼背,或者为了避火,自己跳下了骆驼背,但等待它们的结果只有一个……死!

    惊慌失措的骆驼无情的将他们踩踏成了肉泥。

    除了火焰的喷射,武刚车的身后有飞跃出密集的箭羽。

    阿拉伯的兵士哪里还有精力应对箭羽?

    又是火焰,又是利箭,阿拉伯兵人驼悲嘶,阵头混乱不堪。

    克忒拉斯手足无措想要控制局面,但是完全陷入惊恐的骆驼大军根本不接受他的指挥。

    骆驼是高智商的生物,越是拥有智商,恐惧感越甚。

    骆驼骑兵完全陷入的混乱之中,不成建制。

    “撤,撤,撤!”

    克忒拉斯心底发怵,带着几分惨然的咆哮着。

    “我克忒拉斯对真神起誓,必报此仇!”

    克忒拉斯宣泄着自己的愤慨,忽然后面传来阵阵喊杀声,他扭头一眼,不由目眦尽裂!

    就在他们溃败的时候,唐军左右翼的步骑兵开始迂回着绕过希腊火喷射的区域向他们袭来而来。

    显然唐军没有让他们从容离开的打算……

    尤其是夏珊的轻骑兵,他们速度极快,直接迂回着追赶上了他们,阻截他们撤退的道路。

    激烈的战斗顿时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所向无敌的阿拉伯最为特殊的兵种,居然在他们最擅长的戈壁给杀的溃不成军。

    张孝嵩看着战场,有看了看武刚车一样,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脑海中浮现了裴的那句:在科技的优势面前,战术战法,反而微不足道了。

    为了破骆驼骑兵,裴早年花费了大功夫研究战阵。

    而因为希腊火的出现,他直接就推翻了自己的研究成果,直截了当的寄上了如此杀器,将希腊火安置在了武刚车上。

    果然!

    一战功成!

    武刚车变成了喷火巨兽,以令人胆寒的威力抵定胜局。

    唯一遗憾的是克忒拉斯还是逃脱了,他领着残兵往黑戈壁的方向败逃。

    越逼近黑戈壁,地势环境越恶劣,骆驼骑兵的优势越显著。

    夏珊即便心有不甘,也不敢冒然深入。

    “无妨!”得知跑了敌将,张孝嵩也颇为遗憾,但还是爽然说道:“我们远离战场太久,没必要为了败卒,耽误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