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且战且退 察觉异样
    真珠河,源出中天山冰川,河水来自天山山脉中部冰川和积雪的融水,是一条水面约两里的大河。由此再向东北方向流去,在纳伦河上游五十里处汇入热海,真珠盆地就在这真珠河北岸与吉尔吉斯山南端的狭长地带。

    此番裴旻受到莫斯雷马萨猛烈的攻击,一退再退,已经向后退了二十余里,进入了真珠盆地。

    裴旻坐在马背上上回头望去,身后尘土飞扬,阿拉伯的大军紧追不舍,大有将他一口吞下的气势。

    裴旻甚至都有一种感觉,自己是不是玩脱了,导致现在他有些抵挡不住莫斯雷马萨的进攻。

    莫斯雷马萨仿佛是一头给自己激怒的狮子,领着狮群以不可阻挡的威势,一次一次的将他的反击抵抗撕裂,再这样下去自己真有给直接撕裂的危险。

    “必须阻挡那头狮子的攻势,不然就算自己抵达目的地,那头狮子也会在第一时间跟着自己的脚步杀入其中,没有机会展开反击。”

    裴旻一拉缰绳,停了下来,高声道:“尉迟胜,康夙烈,你们各领兵马先行东进,在三里之外有两个山丘,你们分左右山丘备战待命。”

    尉迟胜是西域四古国于阗国的国王,他对唐王朝有着盲目的崇拜,故而忠心不二。

    康夙烈则是西域九姓国的首领,康国向来亲近唐朝,而且康国第二号人物乌普是王忠嗣的岳父,有这层关系,康夙烈的忠心也无用怀疑的。

    两人自给裴旻用鬼神手段救出来,对于裴旻是敬若神明,没有二话的领命去了。

    一拉缰绳,裴旻调转了马头,喝道:“胜负已定,我大唐儿郎再随我冲杀一阵,只要撑过了这次,就是我们接收胜果的时候。”

    他直接问道:“万春,可还杀的动?”

    雷万春一脸的煞气,并不应话,直接高举了铁锤示意。

    这一路上且战且退,他的盖世神勇,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若非他,这一路退下来,唐军的伤亡无法估量。

    雷万春终究不是铁打的,裴旻有些担心他气力是否足够。

    裴旻见状,豪气干云的大笑道:“那你我分头并进,最后再大杀一场,给他们降降速!”

    两队骑兵,就如两股钢铁洪流,涌向了阿拉伯的追击大军。

    雷万春依旧如鬼神附身一般,势如疯虎,双锤之下,无一人幸免。

    裴旻同是如此,他的剑即便是在这战场,一样的致命,虽然比不上雷万春那么震撼人心,可实际上他的效率是最高的,他自身杀敌的数量,远胜雷万春,无坚不摧的秦皇剑不住的以刁钻角度将敌人刺于马下。

    任由敌人如何的凶猛,都让他以最快最简单的方式杀死了。

    莫斯雷马萨见如狼似虎的两人,也是一阵头大。

    从战局而言,自己是稳占上风,稳操胜券。

    可是每每对上裴旻强而有力的反击,莫斯雷马萨就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他手中的人才大多都分散出去了,身旁留有的豪勇之士不少,但目前还真找不出一个能够与裴旻、雷万春对抗的。

    尤其是裴旻,之前他麾下的一个猛将不信邪,去找裴旻的麻烦,直接让对方一剑消去了脑袋。

    裴旻的武艺已经到了可怕的境界,任何人,不管你多强,对上他就是一两招的事情。

    即便是自己,那夜在战场上相遇,也没有接下一合,险些丢了性命。

    对付裴旻,除了拿命去填,莫斯雷马萨找不到任何法子。

    “仅靠自己身旁的这点人,不足以拿下这两人!”

    唐军撤退的速度极快,为了跟上他们的脚步,他将兵马分作两部,一部自己亲自统帅追击,另外一部保存体力从后方逼近。

    在裴旻调头回杀的时候,他已经安排人通知后军,左右两翼包抄。

    “住手!”

    莫斯雷马萨突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裴旻的目的是阻挡阿拉伯大军最近,故而也没有深入敌阵,只是在外阻击,见进攻的阿拉伯军退下,也挥了挥手,制止了麾下兵士的突击。

    在重重包围之下,莫斯雷马萨来到了两军阵前,来到了里裴旻二十步开外的地方,驻马不前:现在他的佩剑已经换成了大马士革刀,一招给对方缴了械,在他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不敢轻易涉险了。

    “怎么了?”裴旻一甩手中长剑上的鲜血,笑道:“劝降来了?”

    “你的兵马不对!”莫斯雷马萨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裴旻咧嘴一笑道:“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也太后知后觉了。也许在临阵指挥上,你的经验在我之上,可能略胜我一筹,但在同等力量下,你还没这本事打得我这般狼狈。这是战场,庄重一点,不闲聊了!溜……”

    他哈哈一笑,直接拨马而走。

    他才不信莫斯雷马萨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会好心拉着他闲聊,放他一马……

    必然有军队趁机左右迂回,阻截他后路。

    目的已经达到,裴旻也不逗留,直接跑了。

    “混蛋!”

    莫斯雷马萨怒骂了一句,只是稍作迟疑,厉声道:“追!”

    “就在前面了!”裴旻一面策马狂奔,一边指挥兵士进入两个山丘之间。

    这一进入山丘,他立即从坐骑上滚了下来,直接躺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着,全身骨头仿佛都要散架:这一路战退,他已经有一天一夜都没有躺下了,唯一下马的时间,是记忆中抽空拉屎的时候。

    这躺着的感觉,真好。

    休息了大约百来个呼吸,裴旻听到了喊杀惨叫之声。

    他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爬到了山丘之上。

    尉迟胜、康夙烈已经在两处山丘列好了军阵,他们以强弓硬弩射杀着意图跟唐军一并冲进山丘的阿拉伯兵,以箭羽将他们阻击在了山丘之下。

    莫斯雷马萨并未强行突入,而是理智的选择了暂退。

    裴旻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明白莫斯雷马萨这一退,意味着这一次大战的胜负已经定死了。

    接下来那头狮子将会如当年的西楚霸王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