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兵败山倒 十面埋伏
    莫斯雷马萨忧心忡忡的看着面前的地图,这几日的追击战,他一直就有一个疑惑:自己赢的太容易了,有些不真实。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裴旻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这点莫斯雷马萨做足了心理准备,这一年的对决,从自己占据绝对优势,直到今日田地,莫不证明了这点。

    可是真正打起来,自己这个宿敌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棘手。

    莫斯雷马萨最初想过可能是诱敌故意诈败,但很快就自我否决了:是不是诈败,不说立刻看得出来,却也有迹可循。

    裴旻、雷万春这两人为了挽回劣势,不顾性命的猛冲狠杀,这个做不得假。

    裴旻是唐军的主心骨,三军的灵魂,而雷万春万夫莫敌,实乃天底下一等一的虎熊之将,要是诈败用上他们,那根玩火*有什么区别?

    经过细心查探,莫斯雷马萨发现了唐军人数上的差异。

    尽管对方隐藏的极好,终究还是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今日一问,更是确认了这一点。

    只是莫斯雷马萨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活生生的数千兵马,凭什么凭空消失?

    就跟拓折城里的西域诸国国王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

    莫斯雷马萨到现在也不知道西域诸国国王是怎么从二十万大军的包围圈中逃出来的。

    他们也不是没有派人去打探西域诸国国王脱险的过程,但对于这事裴旻显然有过事先嘱咐,众人对此多是闭口不言。偶尔传出只言片语,也是得神仙相助,从天而降。

    阿拉伯信奉真神安拉,将真神安拉视为宇宙最高的独一主宰,对于东方的神仙本就不屑一顾。

    故而莫斯雷马萨等人对此无不嗤之以鼻,丝毫不信。

    过去的事情计较那么多也没用,可是莫斯雷马萨万万想不到数千人也能如拓折城里诸国国王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

    战况那么激烈,他们的斥候情报遍布荒野,他实在想不明白唐军的数千人是如何避开他们眼线的。

    莫斯雷马萨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不管怎么说此事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多思无益。

    “我若是他,这消失的几千兵马会攻打哪里?”

    莫斯雷马萨易地而处,目光却情不自禁的落在了一点……拓折城!

    这里是他们的起点,现在也是他们的存粮之处:当初封常清、颜杲卿与西域诸王逃脱,他们血洗拓折城,将拓折城的屋舍全部拆毁,并掘地三尺依旧未发现任何踪迹。

    拓折城的四堵城墙不用白不用,既成了阿拉伯存放粮食的地方。

    “拓折城一但为唐军攻陷,我军将会陷入全军覆没的绝境。”

    莫斯雷马萨在心底低吟着,十有*唐军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快,快去通知阿布·穆斯里姆,让他立刻分兵增援拓折城!”

    莫斯雷马萨慌张的大叫着,为了追击裴旻,他已经远离了拓折城,此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阿布·穆斯里姆并非离拓折城最近的一个,但他是莫斯雷马萨最信赖最器重的一个。

    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越是需要阿布·穆斯里姆的才智来扭转局面。

    走出了简陋的大帐,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山丘,莫斯雷马萨想着如何才能将这队遥相呼应的两个山丘拿下。

    不将这两个山丘攻下,他们无法顺利通过这山丘间的甬道进攻裴旻。

    要是选择绕过山丘,只怕会失去唐军的影子。

    强攻是唯一之法。

    在脑海中拟定进攻战术的时候,莫斯雷马萨再一次为裴旻的远见所叹服。事先安排军马于两个山丘列阵,实在是神来之笔。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一路而来,裴旻不住的利用地形展开反击,所展现的战术水平,战略远见,莫不让人叹为观止,自己能够胜他的也许只有临阵指挥还有经验了,要不是他兵马不足,胜负真的难以预料。

    正想着如何攻打之际,后院意外传来一阵喧闹。

    莫斯雷马萨转动头颅向后方警惕地看去,眼中寒光闪动,后军统领抱着一人快步来了。

    那人浑身浴血,背部还差着三支羽箭,分辨出对面那名骑士的身份,眼神变幻不定,从开始的警惕和惊讶,到最后成为了凝重。

    “齐亚德将军?”

    莫斯雷马萨说了一个名字。

    齐亚德是阿布·穆斯里姆的爱将,也是一员可以信赖器重的人物。

    莫斯雷马萨都曾向阿布·穆斯里姆讨要,意图将之调来身旁重用,只是齐亚德不愿意,只能作罢。

    似乎听到了莫斯雷马萨的声音,齐亚德疲惫的睁开眼睛,挣扎的离开了后军统领的怀抱,但他已经没有力气行走,直接跪伏在了地上,爬着向莫斯雷马萨的方向移动。

    莫斯雷马萨大步上前,用力的将齐亚德扶起,说道:“怎么了?你怎么在这?”

    “撤,狮王,快撤、快撤……”

    莫斯雷马萨眉头一皱,禀退四周,自己抱着他进入了帅帐,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塞进了齐亚德的嘴里。

    这药丸是他从长安带来的,唐王朝的医术远胜阿拉伯。上次入唐,他重金求购了不少的灵丹妙药,其中就有三颗由药王孙思邈之徒老生意刘神威亲自炼出的续命丸。

    服下了续命丸,齐亚德气脉通畅了许多,放声嚎啕道:“狮王,唐军攻克了拓折城,阿布将军,凶多吉少!”

    “怎么可能?就凭仆固怀恩?”

    莫斯雷马萨失声惊呼,他从不认为阿布·穆斯里姆不如仆固怀恩。

    之前那一战,确实是阿布·穆斯里姆输了不假,但并不能代表什么。

    唐军是赢了,可他们的损失,却是阿拉伯的两倍以上。

    仆固怀恩的表现,让人讶异,莫斯雷马萨却不信仆固怀恩能够一直这样赢下去。

    “是王忠嗣!”齐亚德咳了咳。

    一听王忠嗣之名,莫斯雷马萨瞳孔忍不住一缩,他对阿布·穆斯里姆有绝对的信心,任何唐军出现即便是封常清、高仙芝,他都相信自己的爱将能够应对,可是王忠嗣……

    莫斯雷马萨研究过裴旻麾下的所有大将:裴旻麾下人才济济,但真正让他忌惮的除了裴旻,接下来就是王忠嗣。

    王忠嗣即有以一当千的盖世武勇,又有智将的沉着冷静,更兼身为三军统帅的“仁慈”,这个仁慈当然是对自己人。

    王忠嗣爱护每一个兵士,能与兵士同吃同坐,就如吴起吮疽一样,能让麾下兵士为之效死。

    在莫斯雷马萨眼中,王忠嗣的可怕几乎不亚于裴旻,他目前不如裴旻的只有年龄与经验。

    王忠嗣阻截阿布·穆斯里姆,那即说明了前者已经取得了胜利,而阿布·穆斯里姆临时临急的回援拓折城,双方面临的局面天差地别。

    王忠嗣本就极为可怕,又占尽优势,阿布·穆斯里姆只怕……

    莫斯雷马萨看着齐亚德,希望从他嘴里听出不一样的结果。

    齐亚德带着几分艰难的说道:“阿布将军发现了唐军意图袭击拓折城,打算回援,遇上了唐军的王忠嗣。阿布将军似乎察觉了什么,立刻就安排属下去调查其他几路军的情况。”

    莫斯雷马萨慎重的道:“战况怎么样了?”

    “都败了!得知拓折城落陷,我军军心大动,唐军趁此机会相互配合,将我军诸军全部击溃。除了狮王所部,还有不知胜负的阿布将军,其他的都败了……就连,就连克忒拉斯将军的骆驼骑兵,也没有坚持住。”

    莫斯雷马萨身形晃了晃,脑海中只有五个字,兵败如山倒。

    他这么也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几天,自己麾下的兵马居然败得如此彻底。

    莫斯雷马萨忍着强烈的不适,切齿问道:“唐军现在干什么,在我军的后方?向我军杀来?”

    “不,没有!他们将兵马分成了八份!”

    不得不说,刘神威的续命丸确实拥有奇效。

    原本重伤的齐亚德,此刻越说越是精神,从怀里取过了一副染血的地图说道:“狮王,唐军将在西方有八路军,一路在拓折城,守着粮草。余下五路分别围绕拓折城列阵,还有三路分别从三个方向,向东逼近,意图合围狮王。”

    莫斯雷马萨看着地图,只觉得天旋地转,巨掌在空中抓了又抓,最后无力地垂了下来,“好狠那呐!”

    这八路军的布置,显然是要断绝他们阿拉伯大军的归路。

    这种布局,他们的所有大军,能够有二十分之一的溃兵败卒逃回阿拉伯都是老天庇佑。

    “狮王,快撤吧!等到其他三路军赶到,连您,您也跑不了了。”齐亚德伏身放声嚎啕。

    莫斯雷马萨失魂落魄道:“撤,往哪撤!”

    齐亚德如救命稻草一般叫道:“吐火罗!只要逃到吐火罗,我们就安全了!”

    莫斯雷马萨咬破手指,在本就染血的地图上标出了裴旻所在的位子,数道:“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路军马,东唐有一句话,九死一生。你觉得我们的对手会留我们活路?”

    他手指重重的点在吐火罗所在的位子上说道:“如果这里也是裴旻的一路呢?这就是所谓的十面埋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