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血战甬道
    阿拉伯的狮军团久经战阵,每一个兵卒都是从其他兵团里表现出色的老兵调拨过来的,没有一个是新兵蛋子。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场之上一个老兵的存在,比十个新兵蛋子更加有用。

    一支精挑细选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兵卒自然有着可怕的力量,几乎不用多余的指挥,前锋骑兵的兵士已经知道如何破阵。

    他们在西方纵横无敌,不只一次遇到以步战骑的局面。面对长枪阵,也自有心得。

    阿拉伯骑兵战马都装有前胸护甲,他们一个个以战马的前胸护甲撞向了唐军的长枪,同时将手中的骑枪脱手射了出去,先一步远距离,射乱敌阵。

    趁着前方枪阵兵士倒下的瞬间,凶狠的撞击了上去。

    结果阿拉伯骑兵居然立损五百骑……

    莫斯雷马萨心底有些绞痛,他不是不清楚舍弃战马带来的天然机动性,以骑军正面破开步阵,绝不讨巧,开路骑卒必然要死于撞阵途中:只是裴旻选择的位置太过鲜明,易守不易攻。在狭长的甬道里,骑兵无法迂回绕后。单纯的以步卒冲阵,确实可以避免这种损耗。但是步卒的冲击力,哪里比得上骑兵?

    唐军有三路军随时可能赶来支援,用步卒跟裴旻在这甬道里打消耗战更加愚蠢。

    到了这一步,莫斯雷马萨也豁出去了,下了血本,直接以骑兵正面冲击长枪阵,用骑兵的血肉冲击甬道。

    可他怎么样也想不到损失的居然是这般惨重,裴旻布下的步阵防御是如此惊人。

    五百余骑兵,不是折损在长枪阵后的强弓硬弩之手,而是硬生生的在撞击枪阵中,瞬间毙命。在加上弓弩的伤害,这一瞬之间,他们居然折损了近乎千人。

    饶是莫斯雷马萨身经百战,亲手造就无数血腥场面,看到这一幕也心底发怵。

    冲在最先头的骑兵几乎人人心知冲锋九死一生。可退是不能退的,冲慢了唐军的强弓硬弩也会毫不留情的要他们的命,以最快最强的速度冲阵,才是真正的点滴活路。

    他们在弓弩射程边缘地带便开始加速前冲,这个时间段的骑兵气势最盛,冲速最足,一骑撞阵,凭借战马狂奔带来的惯性,那股巨大冲力的恐怖,不言而喻。

    结果人与马全部死在了唐军的长枪之下。

    五百余骑兵直接被长枪洞穿身躯……

    最不可思议的是长枪洞穿了人马的身躯,展露出了恐怖的韧性,长枪面对骑兵可怕的冲击力,居然弯而不断,长枪硬生生的抵挡住了冲击。

    凭借这一优势,阿拉伯的骑兵全然未能撼动唐军的长枪阵。

    “这怎么可能?”

    莫斯雷马萨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却不知,裴旻手中的这支长枪兵手中所持拿的长枪是用上等桑柘木制成的。

    桑柘木木质细密坚韧,称为“贞柘”。虞世南《琵琶赋》就有赞美语句:“木瓜贞柘,盘根错节,或锦散而花开,或丝萦而绮结。”

    一般而言,桑柘木是用来制作上等弓箭与马槊的。

    裴旻在军备上向来舍得花钱,为了提高枪阵的威力,他特地用自己乔峰的身份私自掏腰包,从荆南购买了一大批桑柘木,以捐赠的方式送给了陇右都督府。

    裴旻将这批桑柘木运往长安,申请让兵部给自己造一批长枪。

    裴旻将其中三成送给兵部,又送了李隆基龟兹古曲,上下打点。

    兵部以钢铸枪头,桑柘木为杆,以制造马槊的工艺,制成了这批长枪。

    不论穿透力还是柔韧性,都是长枪里的精品。

    步枪如林,攒箭如雨。

    只是一个冲刺居然折损了近乎千人……

    莫斯雷马萨强忍着心底的不适,再次让人发动了冲击。

    结果一如既往。

    又是一个冲刺,又有一千阿拉伯的骑兵死在了唐军的枪阵箭羽之下,无一生还,但阿拉伯的骑士们无一撤退。

    他们的舍身奋战,终究让面前的长枪阵阵产生松动,巨大的战马造成的冲击力绷断了长枪,人马的尸体,受着惯力的影响撞进了枪阵。

    当先的唐军兵士受不住这股力量,直接鲜血迸溅而死。

    死人不怕,可死得这么快,莫斯雷马萨有些难以接受,但他本人依旧面容不改,厉声高呼道:“骑军破步阵,最难在开头,只要破开那几排枪矛,之后自然就会顺畅许多,不要让我们勇士的血白流。在真神安拉的庇护下,突破敌阵……”

    他又点了三波骑兵,强行冲阵。

    两次壮烈冲锋过后,长枪阵出现了动荡,崩坏了……

    以三千五百余名精锐骑兵为代价,阿拉伯冲垮了唐军的长枪阵,两千名唐军兵士全数阵亡。

    阵在人在,阵破人亡。

    便待阿拉伯骑兵准备接收战果的时候,他们发现原本位于唐军后方的强弓劲弩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手持陌刀的兵士。

    说起陌刀军,自然离不开神通大将李嗣业,但并不意味着裴旻麾下只有李嗣业一支陌刀军。

    此刻出现在阿拉伯骑兵面前的两千陌刀军,或许没有李嗣业那么可怖,却也无愧陌刀之名。

    他们身披铁甲,列阵向前,挥刀劈马,如墙推进,迅猛无双!

    他们以步战骑,再次将三千阿拉伯骑兵斩于马下。

    只是面对潮水一样的突击,他们不可避免的出了惨痛的代价,两千健儿,只剩不到三百。

    阿拉伯再一次发动了突击。

    此刻指挥陌刀军的是一名年纪不过二十的队正……

    裴旻治军极严,唐军编制军以都尉为长,次之是副都尉,接下来是校尉,然后是旅帅、队正,最后是火长。

    两军交战,都尉阵亡,副都尉任之;副都尉阵亡,校尉任之;校尉阵亡,旅帅任之,依此而推。

    而今以队正统帅兵马,显然陌刀军的都尉、副都尉、校尉、旅帅尽皆阵亡。

    “列阵!”

    年纪轻轻的队正面对浩浩荡荡的骑兵,凌然不惧,举刀高呼:

    “举!”

    “破!”

    陌刀兵杀敌,没有多余的动作,更没有多余的方法,有的只是高高举起他们的刀,一刀砍下,人马俱碎……

    踏着所有陌刀军的尸体而前,阿拉伯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