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东归
    “李祎阵亡了!”

    简单明了的五个字,入王忠嗣的耳中,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李祎与叛军对阵常山,他用兵老道,以守带攻,将叛军逼入绝境,王忠嗣略有耳闻,却不想峰回路转,李祎居然阵亡了。

    要知道李祎可是托孤重臣,庙堂上仅次于裴旻的存在。

    如此人物,居然阵亡。

    王忠嗣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说道:“那东方的局面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裴旻苦苦一笑说道:“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刻就断了与东方的来往。一方面是怕动摇军心,另一方面我也不能分心。对于阿拉伯这样的劲敌,我做不到分心而对。所以就算是我,现在也不清楚东方的情况。”

    他与莫斯雷马萨对位,那头狮子的雄心便如司马昭一般。

    即便东方情况有样,裴旻也不可能回去支援。

    莫斯雷马萨等的就是他回援的那一刻,一但陷入那个地步。不只是东方崩盘,西方的局面都守不住,那时候可就真的呜呼哀哉了。

    裴旻并不认为自己能够一边分心东方之事,还能游刃有余的对付阿拉伯,索性就将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聋子,不理会东方的情况了,用自己所有的精力对付阿拉伯。

    王忠嗣能够体会裴旻的感觉,说道:“不说他们的狮王,就是那个阿布·穆斯里姆也是当世第一流的大将。他在第一时间就察觉了旻哥的意图,打算回军拓折城。弟与他血战一场,在绝对的优势下,还险些中了他的招,让他分兵突围出去。真要是在相同情况之下,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稳胜于他。远水救不了近火,阿拉伯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

    裴旻长叹道:“依照我的估计,情况应该不一般的糟糕。我朝中原大地百年未经战事,地方军早已松懈。突遭如此变故,短期内会陷入可怕的连锁反应,让局面不可控制。现今陛下又无抵定乾坤的能力,他要是听九龄、宋公的安排还不至于恶劣到不可收拾,怕就怕他听信谗言,让情况更加恶劣。”

    王忠嗣不擅于这种政治争斗,从军事角度考虑道:“弟还是想不明白,信安郡王是我朝名将,旻哥对他这般信任推崇,他以占据全局主动,控制的常山要冲,将叛军吃的死死的,为何会急转而下?”

    裴旻苦涩无奈道:“好像是陛下怀疑信安郡王的忠心,怀疑他拥兵自重,催促郡王出战。郡王未表忠心被逼出战,中央禁军与地方军安居已久,硬碰硬不是东北军的对手,最终为叛军包围,自尽殉国……”

    他得到的消息还不知这点,叛军张康因为李祎坏他好事,又因李祎派郭子仪担任常山太守,击杀他长子。

    新仇旧恨加起来,张康将李祎的尸体挂在常山郡的城头暴晒。任由尸体腐烂长蛆,由乌鸦叼食,尸骨无存!

    他与李祎或许因为李隆基的安排,彼此成不了朋友,但却惺惺相惜,佩服他的干略与为人。

    若非如此,裴旻也不会效仿《三国演义》里的孙策,留下内事不决问九龄,外事不决问李祎的话。

    而今如此人物,却收到这种不公的待遇,下场如此凄惨。

    裴旻念及此事,心头便难掩熊熊怒火,说道:“我觉得另有缘由。陛下却无先皇英明神武,在你面前,我也不遮掩什么,说他一句资质鲁钝,都不为过。但他此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别的花花心思,不会去莫名怀疑他人。除非是有人从中作梗,让他做出了错误愚蠢的决定。此事自有我来处理。你的任务就如我今日说的,将大马士革城给我夺下。”

    说着,他又长叹一口气道:“依照道理说,我朝现在的情况,不便于出兵。但我实在不愿见我们辛辛苦苦的打下来的胜利让拜占庭、法兰克给拣个现成的便宜。这重担,就交给你了。你此去我给不了你多少帮助,一切都给靠你自己解决。”

    王忠嗣决然道:“旻哥放心,弟绝不给兄长丢脸。”

    裴旻强调道:“此去西征切记一点。以我给你画的疆界为限,不管对手在怎么嚣张,也不能约过雷池一步。你可以往下打埃及,却不能向西方打。”

    王忠嗣一脸疑惑,但还是颔首应诺了。

    这事情紧要,裴旻直接道明缘由:“大马士革过去就是耶路撒冷,这个地方是拜占庭信奉教派的圣地,大食教的先知穆罕默德也是在耶路撒冷升天接受《古兰经》的。耶路撒冷同样是大食教心底的圣城。一个城市两个教派的圣地,必然会产生激烈的杀伐。”

    王忠嗣大悟道:“弟明白了,拜占庭不敢与我们为敌,但我们要是取了他们的圣城,就会如占据荆州的刘备一样,时时刻刻的让东吴惦记着。不如直接表明自己不取,这样拜占庭会一心攻打他们的圣地。而阿拉伯现在不足以应付我大唐、法兰克、拜占庭三国夹击。大有可能避重就轻,以固守圣地为上。让他们死磕,我们在一旁看戏就好。”

    裴旻颔首道:“正是如此,攻取大马士革城,我们要的不是短时间的占领,而是要此地真真正正的成为我朝的领土,将西方的这块土地变成我朝疆域的一部分,耶路撒冷目前就是鸡肋,没有必要攻取。”

    送走了王忠嗣,裴旻又叫来了孙周。

    “裴帅!”

    孙周叫了一声。

    裴旻示意让他坐下,说道:“你跟我多少年了?”

    孙周道:“属下是裴帅担任洮州刺史的时候从吐蕃手中救回来的,有十数年了。”

    “对,十多年了!”裴旻说道:“这十多年你也辛苦了,你助我极多,细说功劳,你未必就逊色张九龄、王之涣、王昌龄他们。但因任务需要,比及名望你差他们多矣。对你,实在有些不公,我朝即将开拓西方,我给你留了一个刺史的位子。此次你就跟随忠嗣西征吧,正好你对西方的情况有些了解,能够帮他大忙。”

    孙周欲言又止。

    裴旻挥了挥手道:“不说了,下去吧。”

    安排好西方的一切,裴旻动身东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