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酒馆践行
    黑色的乌云盘旋在天空,天幕阴暗,从苍穹上飘落的雨丝,在凛冽呼啸的风声中,卷过苍茫的大地。

    长安!

    这个让人魂牵梦绕之地,这个世人向往的繁华之处,今时今日却不见以往的喧闹。

    朱雀大街是唐长安城的南北向主干线,这长达五千多米的大街将唐长安城分为东西两部分。这里是唯一进入长安内城的大道。以往每天,来自世界许多个国家的使臣和商人,都要经过明德门进入长安城。

    在人来熙往的朱雀大街,举目可见多是金发碧眼的他国人。

    但今时今日,这朱雀大街却仅有廖廖数人,这些行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快步走着,没有半点繁华景象。

    天空黑云里,不时有着低沉雷声响过,天地间的雨势,也渐渐大了起来。

    原本就荒凉的长街更无一人……

    大地肃穆,朱雀大街的街尾有一个酒肆。

    掌柜姓余,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这能在长安朱雀大街旁边开店,自是身价不菲。

    但此刻余掌柜却坐在自己店铺里的柜台之后,耳边凝神听着屋外凄厉呼啸的风雨声,眉头微微皱起,轻轻叹了口气,这样坏的天气,想来多半是不会再有客人来了。

    长安富饶,私生活格外丰富。

    在长安开酒馆,不说赚的盆满钵满,却也是衣食无忧。

    但自从信安郡王李祎战败身亡之后,叛军势如破竹,一口气攻下了河北要地。朝廷派遣金紫光禄大夫、同中书门下三品王晙,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杜暹一同御敌,却也是连战连败,现今长安风声鹤唳,各种流言蜚语层出不穷,甚至有言叛军不日即将兵临城下。

    现在长安城里人心惶惶,准备逃难的比比皆是,哪还有人有闲功夫来酒肆饮酒?

    余掌柜生意日渐冷淡,今日更是连一单子生意都没有做成。

    这长安的商税房税都不低,这样坐吃山空,可就要破产了。

    “该死的天,说变就变!子美不考虑耽搁几日动身?”

    “不了,母亲来信,他们已经动身南行避难,现今中原纷乱异常,在下实在放心不下。”

    便在余掌柜昏昏欲睡的时候,殿外居然走来了一行人。

    他们老老少少年岁很不搭配,但相互又格外亲切。

    余掌柜精神一震,抬头看向客人,居然是老熟人,高声道:“贺尚书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快请,快快有请!”

    贺尚书摆手道:“已经不是贺尚书了,掌柜不必多礼。”

    贺尚书当然就是贺知章,有裴旻的这层关系,没有人敢动贺知章分毫。

    但是贺知章经过之前的刺杀,身体大不如前,而今庙堂奸邪作祟,又看不过意,也就告老辞官了。

    贺知章好酒如命,而且从无官架子,不论是达官贵胄,还是贩夫走卒都可以成为他的酒友,长安所有酒肆掌柜都认得他这号人物。

    贺知章指着一旁的青年说道:“我要给这位好友践行,掌柜快快上酒菜招待。”

    店中并无余客,酒菜上的极快。

    给践行的年青人自然是酒桌上的主角。

    年青人正是在长安初露头角的杜甫、杜子美。

    杜甫得裴旻看中,贺知章也有心相交。

    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杜甫与贺知章这样的人物往来,自身才诗词上的天赋得到了发掘,名声渐露。

    只是杜甫原籍湖北襄阳,后徙河南巩县,而今叛军渡过黄河,兵陷洛阳,剑指长安,为了避难,杜甫的家人回襄阳老家,特来书信让之前往。

    杜甫心系母亲,故而决定去襄阳与母亲汇合。

    杜甫虽然年少,但忧国忧民的心思以显,这明明是他的践行酒局,却依旧忍不住说起国事:“贺公,现在局面如何?长安流言不止,人心惶惶,实难想象,我朝明明威震四夷,为何短短年余间,急转直下?难道真的是因为圣人?”

    他话没有说完。

    但在场的诸位皆懂其意。

    在万千留言中有一条特别刺耳,说的不是叛军如何如何的强盛势大,而是直指“圣人不修德”才导致了这种局面。诸多事情,说的活灵活现。

    贺知章虽弃官在家,但身旁故吏门生依旧有许多在庙堂上为官的。

    对于诸多细节也是知之甚详,贺知章自号四明狂客,自有狂的秉性。唐朝风气开放,即便是草头百姓都可以谈论庙堂之事。

    贺知章以出官场,言谈反而无忌,说道:“此事老夫都不知应该怎么说,唉,只能说,一副好棋,活生生的走成了臭棋。叛军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朝廷有多少实力是有目共睹的。信安郡王一出手就斩杀贼寇长子,王相奉命出战,首战告捷,杀敌万余,将贼寇堵在黄河北岸。”

    “结果呢?陛下听信谗言,怀疑信安郡王有反心,逼他出战。必胜的局面,就这样葬送了……至于王相,此事更是可气。王相通晓军略,他于洛阳招兵,组建了八万兵马,将叛军堵截黄河以北,让叛军寸步难进。我有一小友叫李泌,他年岁不大,却才智决然。他在此前找我分析利弊,让我劝说王相劝说放弃黄河天堑,退守洛阳护卫东都。说叛军之所以能够席卷北地,是趁着信安郡王大败这个势头,一鼓作气之故。只要多阻击他们几次,让他们的进攻铩羽而归。”

    杜甫惊呼道:“然道李泌小友在事先已经知道了黄河会冰封一事?”

    王晙战败的原因,已经传到长安,是黄河冰冻,叛军直接从河面上穿过了黄河天堑,导致了唐军大败。

    贺知章饮了一口酒,愤慨道:“正是如此,老夫将李泌小友介绍给了王相,王相惊为天人,打算放弃黄河天堑,退守洛阳。结果阉竖误国坏事,牛仙童这个阉竖身为监军居然搬弄是非,说黄河天堑可守,完全没有必要放弃。谁不知道,他们这些阉竖四处敛财,在长安、洛阳附近买了大片田地。不愿意这些田地收到叛军的破坏……可恨,此结果直接导致东都落陷……”

    杜甫也气得破口大骂。

    贺知章长叹道:“好了,不说了,越说越是恼火。子美放心,我军现在退守潼关,李泌小友也说了,潼关不失,胜利可待。王相、杜相皆在,可保潼关万全。你此去荆州一路小心,对了我有一小友,正在荆州,有机会子美可去寻他,他叫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