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我们的对手,配合的不错
    李琰逃了!

    没有通知文武百官,就带着亲信,带着北衙禁军,悄咪咪的离开了长安,连夜逃离。wwΔw.『ksnhu『.la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漏风的墙,李琰的身份是当今皇帝,就算再隐秘,身旁也有数以千计的人。如此庞大的队伍,根本瞒不过世人的眼睛。

    原本因为各种流言蜚语,长安上下人心惶惶,现如今大唐天子都偷偷跑了,无疑是证实了那些“流言蜚语”的真实性。

    长安,惶恐,大乱……

    天子西逃的消息传到了潼关。

    负责镇守潼关的王晙、杜暹彻底傻眼了……

    潼关是扼守关中的最后防线,是唐王朝生死存亡的最后一道防线。

    王晙、杜暹虽是文人,但并不缺死战到底的勇气,早已决定与潼关共存亡。

    他们是文人,口才了得,组织了各种言语,鼓励着兵卒的士气。

    但是他们想不到自己拼死守护的对象,居然就这么跑了?

    杜暹顿时就像给抛弃的孩子一样,四五十的人了,大声痛哭了出来:“我们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晙相对冷静一点,眼圈绯红绯红的,用力的抓着杜暹,切齿道:“忍住,忍住,别声张,不能让兵士知道,绝对不能让兵士知道。”

    他身子都气得颤抖,手上控制不住力量,将杜暹的手都抓青紫了,泪珠子最终也没忍住,掉落了下来。

    **********

    洛阳!

    作为唐王朝的东都,这里是仅次于长安的存在,也是华夏文明和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之一,是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及隋唐时期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隋唐大运河的中心枢纽。

    因为关中的饱和,朝廷对于洛阳的发展亦不愧余力。

    李隆基在位的时候,于洛阳置都畿道,大大的提升了洛阳的地位。同时还是时不时的去洛阳暂居,在洛阳处理天下政务。

    故而洛阳城中也有一座规模巨大的皇宫,是当年武周遗留下来,改建而成的。

    不过现在的洛阳皇宫已经易主,张康虽未称帝谋大逆,却也大大方方个住进了皇宫,享受起了皇帝的生活。

    高高的坐在龙椅上,张康并没有过于的喜悦,而是紧皱着眉头,再想如何攻克潼关。

    他们的实力膨胀的太过迅速,张康身为一代枭雄,也是一号人物,看出了自己面临的隐患。

    实力膨胀的太快,缺乏稳定性,这就是自己面临的最大问题。

    顺风顺水还行,一但遇到劣势,受到挫折,军心将会面临巨大的问题。

    张康一直清楚自己最大的劲敌是什么人,失去了李祎,整个唐王朝也只有裴旻一个对手。

    裴旻是他心底最忌惮的存在,一但裴旻回援,自己又不能胜他,将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必须拿下潼关!”

    张康用力的敲打着面前的桌子,高声说道:“我们必须在裴旻来援之前,拿下潼关。只要控制住潼关,就能借助潼关之险,将裴旻抵挡在潼关之外。就能安逸的坐拥河北中原发展休养。”

    张康的话,换来了一阵沉默。

    潼关天险,人所共知。

    古往今来,潼关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第一关”的美誉,位居晋、陕、豫三省要冲,扼长安至洛阳驿道的要冲,是进出三秦之锁钥。

    唐军二相王晙、杜暹在潼关聚兵死守,潼关上架设着密密麻麻的强弓硬弩。

    攻打潼关,谈何容易。

    张康脾气暴虐,正待发怒,李猪儿神经兮兮的从侧门走了进来,来到了殿前,将一封密信递给了张康。

    张康接过密信,看了信上的内容,神情古怪,愣了好一会儿,想笑又不敢笑,半晌才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出去,先生们都留下……”

    赶走了麾下诸将,登时间偌大的大殿里只余下了暾欲谷、严庄、高尚、孙孝哲、高邈、何千年五人。

    张康席卷北地,攻克洛阳,声势宏大。当今之世,有忠肝义胆的文武英烈,自然也有卑躬屈膝的小人。

    除了暾欲谷、严庄,张康麾下又多了高尚、孙孝哲、高邈、何千年几位谋臣。

    这几人虽品性不正,道德败坏,却有真才实学,拥有不俗韬略。

    “几位先生,这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你们看看是真是假?”

    张康将密信传阅下去。

    最先看的自然是谋主暾欲谷,他见密信大喜道:“太好了,尊上果得上天庇佑,潼关唾手可得矣。”

    他见密信传下去。

    余下几人见信也纷纷大喜。

    密信正是他们在长安的暗哨传来的:为了乱敌军心,高尚献计在唐王朝四散谣言,乱敌军心。

    为了四散谣言,张康花重金让高尚组建了一支情报部队,探查京畿虚实。

    张康却迟疑道:“不会有假?”

    高尚才智不逊于暾欲谷、严庄,说道:“回主上,此事不可能有诈。没有人敢用天子逃跑这种事情来设计,更加没有人敢捏造这样有损天子威名的谣言。这事既然传出来,足以证明此事千真万确。”

    张康皱着眉道:“这个道理我也明白,只是……不瞒几位先生,这一路打下来我就跟做梦一样。之前在常山,李祎那厮老子真不是他对手。我都做好北逃的打算了,他却跟找死一样出城迎战,白白送了我们一个胜利。再来就是黄河,我军不习水战,那个王晙凭借长江天堑,杀我军万余将士。好在天空作美,冰封黄河,让我军从容而渡。我最怕的就是唐军缩在洛阳,结果他们非但没有缩在洛阳,还将洛阳的兵马调到了黄河边上,让我们一网打尽,轻易的拿下了洛阳……”

    “再就是这次,潼关实在难攻,王晙、杜暹这两个王八蛋用兵有些章法,我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拿下潼关。对方的天子又跑了?这每每到最关键的时候,胜利就莫名其妙的送上门来。我这心里,有些不踏实,对手明明不弱,可我们却赢得太容易。”

    张康的肺腑之言让五位谋臣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暾欲谷咳了咳道:“我们的对手,配合的不错。这送上门的胜利,尊上难道要放弃?”

    “呸!”张康粗鲁的吐了口唾沫道:“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立刻出兵,给我攻打潼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