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耻辱定约
    裴旻从公孙幽的手里接过情报,细细的观看。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看了一遍,又看一遍!

    这连看两遍,裴旻都没有发现明显的纰漏。

    不得不说李亨面对李林甫、杨国忠的阻击,还能够能够当上皇帝,并且成功架空软禁李隆基,还是极有能力的。

    从这一连串的事态发展来看,李亨这个最大受益者几乎处在一个被动状态。

    蠢事,杀头的事情他压根不沾边。

    跑,是李琰这个皇帝自己胆小;造反是因为吉温残害安思顺;兵变的也是朔方军,怎么看都跟李亨这个最大受益人没有关系。

    李亨登基为帝,完全是处于一个被迫被动的情况。

    要是没有历史上李亨发动马嵬驿政变这个例子,裴旻都觉得自己有给他骗过去的可能。

    但因历史上的前车之鉴,裴旻本能的认定此事必然与李亨有关系,带着有色眼镜来找问题,还是察觉出一点点的猫腻。

    李亨官拜忠王,领朔方大使、单于大都护,当然他这个朔方大使跟裴旻的不一样。

    李亨是属于遥领性质的,对于朔方没有统属的权力。但就算走个章程,李亨手上也有朔方将官的名单。

    安思顺在朔方深得人心,李亨野心十足,指不定在他被害事发的时候,李亨已经暗中与朔方军联系上了。

    裴旻没有在此事上深究,不管李亨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自己这个辅政大臣不承认,他就不具有合法地位,自己随时随地都能给他拉下马来。

    东方的叛军才是真正的对手……

    裴旻突然连想到,这个道理自己明白,李亨想必也清楚。

    为了保住自己是皇位,他必须在短时间内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比李琰更强,比李琰更适合。

    怎么证明?

    还有比平定内乱更好的方式嘛?

    这皇位在李琰手上,天下大乱,叛军长驱直入,直抵长安,而他李亨即位之后,整顿兵马,剿灭叛军,收复失地。

    孰强孰弱,一眼可见。

    真要到那个时候,李亨将会民心所向。

    那个时候,即便是自己这个辅政大臣有权力置疑李亨来路不正,也未必能够得到文武官员与百姓的支持。

    念及于此,裴旻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的抵定局势,不能让李亨抢这个先。

    谁先打响平叛的第一战,谁就握有大局的走向。

    裴旻笑着看着自己的贤内助:“将叛军的最近动向那给我看看!”

    公孙幽将资料递上。

    裴旻细细看完,若有所思的道:“看来叛军并不重视长安嘛,相比长安,他们似乎更加在乎潼关。是想用潼关抵达我的大军,还是阿拉伯的?要是我没有猜错,那个张康应该是用关中、陇右、河西三地为代价,劝说那头狮子出兵!”

    **********

    朔方、灵武!

    李亨身披着龙袍,接受着朔方军与部分官员的参拜。

    终于坐上这个位置,李亨志得意满,意气风发,高声道:“诸公,我大唐建国百余年,征伐无数,自太宗皇帝起,至先皇至,屡创辉煌,威震四夷。而今宵小为祸,朕临危受命,不求成就伟业,只愿以此身躯,与叛贼决一死战,决不妥协。”

    他说的是意气风发,虽是陈词滥调,但与李琰闻风而逃,显然有一个鲜明的对比。

    “为了与叛军一战,朕特命京兆牧、荣王琬为兵马大元帅,指挥三军,以战叛军。”

    李琬大步站出来领命,他是李隆基的第六子,温文尔雅,文采不凡,此刻受命为兵马大元帅,也是神采飞扬,风姿非凡。

    “另外南方南诏一直有死灰复燃的痕迹,为防他们趁我朝全心抵御叛军之际起兵反叛,特命剑南节度使哥舒翰为六诏大都督,统御六诏军政要务,功拜特进、鸿胪员外卿,特赐蜀国公。”

    他说着又看了自己的心腹皇甫惟明一眼,道:“皇甫忠勇持重,可担当大任,任命你为剑南节度副使,与哥舒翰处理六诏事物期间,负责剑南军务!”

    哥舒翰虽不是裴旻的人,但却是裴旻一手提拔的。

    李亨最不信任手握重兵的将军,对于他这个外人,自是想方设法的夺他权。

    何况剑南有兵四万,若能握在手中,朔方军、剑南军,再加上从长安逃散过来的中央军,已经拥有不小的力量了。

    不过李亨对于局势还是看的很清楚的,目前为止,他麾下真正能战的只有朔方一军,从长安跟随皇驾溃逃而来的兵卒,士气底下,很难形成有效战斗力。

    仅靠朔方一军,显不足以对付强盛叛军。

    顿了一顿,李亨继续道:“韦卿,你立刻出使回纥,邀请他们出兵一并阻击叛军……”

    他口中的韦卿是韦坚,兖州刺史,长安令,以干济闻,同时他还是李亨正室韦妃的堂兄。

    有了这层关系,李亨自是将最关键的任务交由他去处理。

    李亨让韦卿带了大批的珠宝随行,想着裴旻多次借助回纥、葛逻禄的力量破敌,自己以大唐皇帝的身份邀请回纥出兵,应该无大问题。

    回纥在北方建立汗国,实力强盛,拥有十万精骑,得回纥相助,区区叛军又算得了什么?

    他想法很好,但结果显而易见。

    回纥可汗承宗毫不犹豫的聚集了李亨出兵的要求,借口用的很直白:去年风雪漫天,草原牛羊冻死无数,无力相助。

    话外之意,也就是说只要给足好处,还是可以考虑出兵的。

    李亨得到了韦坚的回报,气得面红耳赤:“朕听说裴旻当年一纸书信,吓的承宗寝食难安,退避三舍。朕是大唐天子,所说言语还比不上他一个大臣?”

    韦坚也是一脸无奈道:“回纥可汗的态度很是坚决,我们送过去的大礼,他们丢垃圾似的退了回来,根本就看不上。”他说道,长叹道:“陛下,回纥是狼,不喂饱他们,怕是很难叫动他们。”

    李亨胸口起伏不定,自己这个皇帝的位子来路不正,想要坐稳,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干出成绩,仅靠朔方军根本做不到,回纥援兵,必不可少。

    铁青着脸,李亨一字一句的道:“你再去一趟,就说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