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气焰不再
    李琬真惊疑间却见不可一世的骨力裴罗居然跪伏在地,不住的磕头,哪里还有半点的傲气可言。

    什么情况?

    李琬只觉得莫名其妙。

    李琬身侧的王思礼却忍不住大叫起来,“郡王,那是郡王……”

    唐朝皇族身兼郡王爵位的不少,但是真正能够让一个武臣这般激动大叫的唯有一人,武威郡王:裴旻。

    李琬眼中瞳孔一缩:李隆基将他们兄弟当做猪一样的圈养着,不让他们与朝中文武大臣有密切往来。

    裴旻又常年不在京中,李琬还真未与裴旻接触往来过,故而并不认得他。但只要身在大唐,就不可能没有听过裴旻的事迹,他居然回来了。

    对面确实是裴旻,他本不愿意这么早的现身,但回纥军的异动,逼得他不得不出现。

    长安是唐王朝的核心,天下最富有名望的巨城坚城。是古代史上第一个人口破百万的城市,占地面积是汉长安城的两倍,明清北京城的一倍,比同时期的拜占庭帝国都城君士坦丁堡大七倍,较巴格达城大六倍,古罗马城也只是他的五分之一,此后几千年间,长安一直是人类建造的最大都城。

    回纥王子骨力裴罗多次随着他的父亲回纥可汗来长安朝见他们的天可汗,对于长安的繁华,那是垂涎三尺。

    骨力裴罗智勇兼备,是草原上的英杰,他不听李琬调派自己充当先锋军,目的就是不想李琬干涉自己劫掠长安。

    一路逼近长安,骨力裴罗都在思索着如何克城得胜,是将敌人诱出城来,而是出其不意的奇袭城池,在他们没有来得及闭上城门之前,杀入其中,霍然得知叛军居然直接弃城而走。

    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骨力裴罗哪有不收的道理。

    而且骨力裴罗一直认为是因为他们回纥展现出来的实力过于强劲,叛军心生胆怯,才不战而退的。

    总之依照约定,克城之日,长安城里的财富女人都是他们的。

    骨力裴罗招呼着兵士呼啸的向长安进发。

    三万精骑一口气杀到长安城下,骨力裴罗意外发现长安城已经让唐军重新控制住了。

    在叛军撤出长安的时候,城里的韩休、贺知章、萧嵩这一干退休的老臣号召了城中的一些散兵游勇以及自己的门生故吏重新控制了长安城。

    他们得知朝廷的兵马已经在杀来的路上,准备好了迎接仪式。

    而长安城里的百姓自发的走上了大街,带着鲜花与欢呼声来迎接朝廷的军马。

    百姓是最淳朴的,他们已经忘记了朝廷抛弃他们这一事情。

    因为各种原因,叛军没有在长安城大势劫掠烧杀,但掠夺是不可避免的。

    相比叛军的胡作非为,唐王朝显然更加得民心。而且天下大定久矣,王朝辉煌就在眼前,安逸的日子历历在目,百姓自是希望朝廷能够继续领导他们走向辉煌。

    故而对于王师归来,百姓是真心诚意的表达了欢迎。

    他们伴随着朝廷的迎接队伍,聚在朱雀大街上欢呼雀跃。

    见到进城来的是回纥军,城里的百姓也不觉得意外。

    这十年里,唐朝与回纥是蜜月期,双方往来密切。

    对于这些帮助朝廷平叛的异族勇士,依旧带着真诚的态度为他们喝彩。

    最先进城的是回纥军的万夫长野赤,他是骨力裴罗的爱将,也是回纥屈指可数猛将。

    野赤领着兵士率先进得城中,他目光在人群里扫着。

    韩休、贺知章、萧嵩向野赤说着感激的话语,感谢他们远来为大唐而战。

    野赤却视若无睹,突然眼睛一亮,看到迎接的人群中有一个女子长相甜美,一把推开了韩休,大步来到那女子面前,大手一抓就将她搂在怀里,低着头去嗅少女身上特有的味道。

    少女都吓傻了,一动不动。

    少女身旁的亲属大怒,拉着野赤的手想要将少女救回来。

    野赤只是一推,对方就摔了一个跟头。

    野赤大笑着将少女扛在了肩上。

    野赤附近的兵士见了也一哄而起,开始向四周选女人去了。

    刹那间欢迎的队伍乱作一团。

    韩休、贺知章、萧嵩这些人也有些不知所以。

    他们都是庙堂老臣,而且为人方正,登时急眼。

    韩休、贺知章不顾自己六七十高龄,直接挽着袖子去拉野赤,要跟他动手。

    野赤还真不敢拿韩休、贺知章怎么样,粗着嗓子吼道:“是你们皇帝答应我们的,拿下长安之后,城里的钱、女人都是我们的,我们拿我们的东西,你们凭什么不让。”

    野赤并不懂华夏语,可贺知章之前是礼部尚书多次与回纥往来,懂得一些,听到缘由,整个人就傻了。

    野赤意图回到自己的马背上,突然他全身毛孔竖立,只觉得一缕锐利的杀气从背后,还来不及猜想到是什么原因,十数年的草原驰骋、征战厮杀,使得这位猛将的六识异于常人。危机之下,将肩上的女人对着那股杀气丢了过去。

    杀气消散。

    野赤意图回身反击,却意外发现一把剑已经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缓缓的转过身子,却见一人一手搀扶着在自己丢出去的少女,另一手将剑刺进了自己的后心。

    对方在轻声的安慰着那个少女,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自己为何这般不堪一击?

    在临死前,野赤意外听到周边惨叫声四起。

    那些按耐不住的回纥兵士一个个都让人群里冲出来的人给干净利落的杀了。

    对方一个个武艺不俗,杀自己麾下的兵就跟砍瓜切菜一样。

    杀野赤的正是裴旻。

    裴旻见回纥在自己面前欺凌百姓,哪里忍得住,直接招呼青羽盟的好手,将所有动手的回纥兵都杀了。

    血气冲天而起。

    野赤的护卫见上司给杀,嗷嗷叫的向裴旻冲来。

    裴旻秦皇剑手中一转,五颗脑袋冲天而起。

    公孙曦更是嚣张,一声叫喝,直接冲进了回纥兵群中,不管动没动手,双剑左右挥砍,十余人毙命剑下,毫无还手之力。

    “住手!”

    一声暴怒大喝,后方的骨力裴罗气急败坏的冲到前头,厉声道:“谁敢杀我族勇士,你们皇帝亲口……”他的声音突然止住,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那人,所有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气焰不再,柔声道:“是大唐皇帝陛下亲口许诺我们,说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半句不假,若有半句谎言,我骨力裴罗愿受万箭穿心之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