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公然宣战
    骨力裴罗看到裴旻的眼色,看都不看李琬这个所谓的兵马大元帅一眼,直接调头呼喝着兵马出城去了。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周边百姓原本因回纥兵的袭扰,纷纷四散而逃。

    但因裴旻的出现,大多都在远处观望,将戏剧性的转变看在眼中,见裴旻如此维护自己,还霸气的降服了骨力裴罗,再次聚集上来。

    人群中有一个激动的喊叫起来“郡王万岁!”

    随即山呼海啸!

    “郡王万岁……”

    “郡王万岁……”

    “郡王万岁……”

    激动的呼喊,不绝于耳。

    李琬表情有些难看,这一路杀来,明明是自己这个兵马大元帅的功劳,裴旻又何德何能,得这般赞颂?

    可想到裴旻的赫赫威名,李琬也不敢摆脸色,作揖道:“见过郡王!”

    裴旻对这个刚刚冒然冲出来制止自己年轻人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见过他,不过看他那与李隆基有三分相似的相貌,也猜得到了他就是李亨任命的兵马大元帅,心底冷笑:李亨就是李亨,即便是这个地步,依旧不改猜忌之心。

    李琬一个天生娇贵的皇室子弟,兵书都未必读过几本,让他来当大元帅?

    真以为姓李的就是李世民了?

    裴旻回礼道:“见过荣王。”

    李琬亲昵的道:“郡王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本王才疏学浅,这临危受命,得皇兄信任,担任兵马大元帅一职。诸多事情,略显生份,若得郡王辅之,区区叛兵,还不手到擒来?我欲上表郡王为兵马副元帅,一并剿灭叛兵。郡王以为如何?”

    裴旻并不应话,而是认真的看着李琬,说道:“谁的命令?”

    李琬脸色微变,道:“自然是三哥,四哥已经退位,三哥于灵武登基,改年号至德。”

    裴旻厉声道:“据我所知,陛下是受兵变所迫,这才选择退位,如何做的数?要是有这个先例,随随便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闹一场兵变,找一个皇室子孙称帝,这至尊无上的圣人位子,岂非成为烂大街的存在?我裴旻眼中唯有纯宝皇帝,没有什么新帝。”

    纯宝皇帝指的就是李琰。

    对于皇帝一般有三种称呼方式,如太祖、太宗、高宗这属于庙号,还有就是谥号如唐明皇,最不常叫的就是年号。

    因为之前的几个皇帝太喜欢瞎改年号了,故而叫年号的不多。

    但是李琰即无庙号也无谥号,年号也成了最直接的叫法。

    李琬气急败坏的道:“郡王这是大逆不道,我三哥自思才智学识不如四哥,以至于叛军猖狂,攻入长安,特退位让贤。即是正统正朔,岂容得郡王置疑?”

    裴旻根本不愿于李琬多言,直接道:“某受先帝托孤之重,亲命为辅政大臣,我没这个资格?谁有资格?先帝让我辅佐的是纯宝帝,现在纯宝帝莫名为乱兵逼得逊位,不管个中什么缘由,都不是借口理由……而且,今日发生的事情,是我大唐立国以来,最大的耻辱。一国之君,不思保护子民百姓,也就算了,还将变本加厉,以他们为筹码?”

    “且不闻太宗皇帝有言,君舟民水的道理?叛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了民心。我不认为一个刚上位就出卖自己子民的人,能够成为一个明君圣主。”

    他说着手指着朱雀大街上的百姓,厉声道:“今日就算我认了新皇,荣王何不问一问长安的所有百姓,问一问这一个个给他卖给回纥当奴隶的大唐子民,他们同不同意……”

    李琬神色惶恐大变。

    四方的百姓原本在为裴旻欢呼。

    但却发现裴旻居然跟李琬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吵了起来,人人莫名带着几分惶恐。

    裴旻、李琬说的事情,寻常人听不太懂。

    但是最后裴旻询问话语,意思却是简单明了。

    先是一阵沉默,随即一人切齿:“不同意!”

    高喊的就在裴旻身旁,那个为裴旻所救,险些给回纥大将的姑娘。

    这有一人起头,接二连三的,胆气壮的人跟着高呼起来。

    声势越来越壮,几乎与之前一般。

    李琬惊恐的退了几步,看着左右呼喝的百姓,没有半点血色。

    裴旻决然的看着李琬,他这是公开的向李亨的这个朝廷宣战。

    这也是裴旻的决心态度,他这里煽动长安的百姓反李亨,就是没有留任何的余地给李亨,也没有留任何的余地给自己。

    他要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他裴旻当朝辅政大臣、首相、手握四镇兵马的封疆大吏,不承认李亨这个皇帝:李亨的皇位来路不正。

    他不打算给李亨半点的可后路:要不将皇位交还给李琰,要不就是来路不正的乱臣贼子,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李琬见群情激奋,也不敢逗留,甩袖离去了。

    与李琬一并赶来的文武诸将,犹疑再三,一部分跟着一并离去,还有半数选择了留下。

    异变接二连三的发生,原本迎接王师的韩休、贺知章、萧嵩都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李琬离去,裴旻安排兵士接管长安城的时候。

    贺知章才忧心忡忡的问道:“静远此举会不会过于激烈,为兄担心平叛未成,反而造成朝廷分裂,那可大是不妙。”

    韩休、萧嵩同是这个意思,只是他们并不方便开口。

    裴旻摇头得道:“贺老哥,我原本也存着柔和的心思,预计用五年时间,处理好庙堂之事,除去弊政。然后率兵西去阿拉伯,完成陛下的心愿。”自嘲一笑道:“可现在的局面,不用多言。天下之局,糜烂至此,我多多少少有一定责任。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却忽视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多。我此次重回长安,就是要将所有魑魅魍魉都给荡平,不会再给宵小门任何机会。到了这一步,唯有不破不立,不狠心除去腐肉,哪里来得伤愈?而且……”

    他顿了一顿道:“迄今为止,信安郡王、杜暹、王晙无数我大唐忠义英烈为国捐躯,不给他们报仇,如何对得起他们?”

    贺知章、韩休、萧嵩三人但听此言,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都听出来了,裴旻嘴里的这个报仇不只是叛军,还包括庙堂上的那些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