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潼关烽烟
    六月十九日,阴,潼关。wwΔw.『ksnhu『.la

    张通儒、田乾真、安守忠撤出了长安,来到这屹立在东西要塞的千年关隘里。

    张通儒这位安禄山最器重的大将站在城头,用力扇着风,这风雨来临之前的闷热,让他有些遭受不住。

    看着时不时入关的兵卒,张通儒皱着眉头道:“还有多少兵马没回来?”

    田乾真道:“这个说不准,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蛮夷,为了求财,哪里还顾得上性命,也不知给唐军吞了多少。”

    张通儒骂道:“这一个个都不要命了?传令下去,再给他们一日时间,一日之后,就让那些贪得无厌的蠢货在关外等死吧。”

    安守忠脸色有些不悦。

    张康麾下胡汉掺杂,这胡汉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不可避免的有着分歧。

    安守忠作为张康的族人,也是田乾真口中的蛮夷,不满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不让我们劫掠长安,放着近的财富不取,非要我们取远的。”

    张通儒心底冷笑,却也不愿得罪自己顶头上司的族弟,说道:“这是主上的命令。”

    田乾真也看不起安守忠,暗笑蛮夷无知。

    他们留着长安不劫掠,唐军来攻不反抗,自有很深的用意。

    当初张康与莫斯雷马萨约定,瓜分大唐。

    双方一东一西,一并出兵。

    阿拉伯取西域、陇右、河西、关中,而张康取潼关以北之地。

    故而张康此次动兵,压根就没有取长安的意思。他只是打算占据潼关,挽扼这天下第一要塞。

    只是李唐皇室禁不起吓,弃长安跑了。

    这送上门的皇城,那是不取白不取。

    张康派人取了长安府库里的钱粮,为了避免引起未来邻居的不适,特别下令不动长安百姓商贾。

    张康本就不想要长安,自然不会为了长安平白耗损兵力防守。

    当然还有更深处的目的,张康打算两分唐廷。

    如果西方的莫斯雷马萨战胜了裴旻,这个结果是最好的。

    阿拉伯一口气吞不下唐朝,拿下西域、陇右、河西、关中以后,他们彼此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相安无事,自然有足够的时间安抚北地,挺进江南。

    但张康考虑到了一点,万一裴旻赢了,怎么办?

    裴旻是辅政大臣,代表着大义,民心所向……

    将长安留给李亨,就是为了制造一个缓冲地带。让裴旻跟李亨互斗,自己坐收渔利。

    这细节张通儒自是不愿与安守忠细说。

    安守忠听张通儒抬出了张康,也不敢再说。

    这时天上鸿雁一掠而过,正是长安传来的消息,消息只有恨简短的一句话:“裴旻现身长安”。

    这短短的一句话,让张通儒、田乾真哪怕是安守忠都大为惊恐。

    张通儒作为三将之首,当先道:“快,立刻向主上求援,就说裴旻已达长安,潼关兵力不足。让他立刻调拨三万,不,五万……等等,别说具体数字了,援兵越多越好。”

    只听裴旻一人,张通儒已经如临大敌。

    正在此时,忽然半天传来“轰”地一声,剧烈的火光照得灰蒙蒙的天气有如酷暑正午一般。

    众人大惊下抬头望去,只见靠得最近的西北望楼上烈焰熊熊,整个望楼已经变成了一支大火把!

    城中忽然杀声四起!

    听声音越来越近,张通儒大喝道:“不要慌张!田将军,你快去查看情况;安将军,你赶紧去调集兵马,迎敌!”

    **********

    回纥骑兵一路向潼关北行。

    骨力裴罗离开长安三十余里,才收起了惶恐之心,长吐了口气,眉头又皱在了一处。

    其实他觉得李琬的话是有道理的,他们回纥人擅于骑射,野战上所向披靡,攻城能力实在一般。别说是潼关这样的天险隘口,就算是寻常城池也啃不下来。

    只是在那种情况下,他实在没有勇气忤逆裴旻的命令。

    直到远离了长安,骨力裴罗才有敢停下来思考这个问题。

    “难道他是要我去送死?借叛军的刀,杀了我们?”

    骨力裴罗心底沉重,真要如此,可是要玩蛋大吉了。

    在草原上,他还有勇气与裴旻一战,而今在这关中腹地,他连对抗的想法也没有。

    “该死的李亨,害得老子落到这个地步。”

    骨力裴罗不敢责怪裴旻,将怒火发泄给了在灵武的李亨。

    便在骨力裴罗游移不定的时候,远处却驰来一骑,高声道:“在下展如,裴帅让裴罗王子立刻前往潼关。裴帅说王子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不用去想,到了潼关,就知道怎么做了。还有……手上绑了白巾的是自己人……”

    骨力裴罗讶异的看着来人,到了这一步也别无选择,高声下达了行军的命令。

    当骨力裴罗抵达潼关城下的时候,潼关正好烽烟四起。

    骨力裴罗久经征战,焉能不知什么原因?直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潼关大牢!

    张九龄、宋璟、韦见素即位庙堂官员隔牢而谈。

    张九龄听着外边的喊杀声,笑道:“怕是我们死期不远了!”

    宋璟大笑三声道:“能够听到如此悦耳的杀声,即便是死,也是值得。。”

    韦见素摇头道:“我却不然,王师归来,宵小授首,未能亲眼所见,一大憾事。”

    李琰弃长安而逃。

    得知皇帝逃跑,长安诸多文武大臣都选着了逃离长安。

    他们打着追随朝廷的口号,逃的是理直气壮。

    张九龄、宋璟、韦见素这些人并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在关键的时候站了出来,竭尽全力的稳定长安局面组织抵抗,死守着长安,这李唐王朝的最后颜面。

    公孙曦知道张九龄是裴旻的人,在破城之前,还特地找过张九龄,意图将他如贺知章一样,以青羽盟的力量庇护起来。

    张九龄果断拒绝了,与宋璟、韦见素这些忠臣决定与长安共存亡。

    只是长安守军哗变,张九龄、宋璟、韦见素为叛军生擒,关押在长安大佬。

    随着叛军撤回潼关,三人也一并绑回了潼关。

    喊杀声意味着王师回归,身为俘虏,他们焉能活到最后。

    只听“轰”的一声,大牢的两扇大门平平倒下。

    随即无数顶明晃晃的头盔,“呼啦”一声一拥而入。

    三人看得清楚,领头之人正是背叛他们献城叛军的武卫将军李归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