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书生杀人
    李归仁一脸惊恐的冲进了监牢,看着监狱里的张九龄、宋璟、韦见素三人,狰狞一笑,厉声道:“将他们都给我们扣押起来带走。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张九龄哈哈一笑道:“居然不是杀了我们,看来,你这叛徒日子也过得不怎么样嘛?”

    李归仁脸上阵青阵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连皇帝都跑了,还守着长安有什么意思,命是自己的,为了别人战死,多愚蠢。

    李归仁从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但听到张九龄这类人物的嘲讽,还是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刀将他杀了。

    只是现在整个潼关敌我不明,部分契丹人开始造反,占据了城楼,回纥的兵马也从趁势杀进了城关。

    外有回纥,内有契丹,内忧外患。

    张通儒、田乾真、安守忠已经展开了反击,具体战事并不明朗。

    但张通儒命他前来取张九龄、宋璟、韦见素的性命,却也证明了一点,情况并不乐观。

    李归仁可不愿跟着张通儒一并将命丢在这潼关里,张九龄是裴旻麾下的第一心腹,宋璟是五朝元老,韦见素相比以上两人或许差点,却也是京兆韦氏之后,有着不俗的背景,

    有他们三人为人质,就算张通儒抵挡不住唐军,他也能倚仗三人,为自己谋求一条生路。

    李归仁押着三人走出了大牢。

    这刚出牢笼就与李光弼正面撞上了。

    潼关的动乱自然是李光弼的手笔。

    裴旻独自抵达凉州之后,深入的了解了叛军张康的实力,发现了张康麾下的兵马众多,但是大多都是外来兵。

    叛军的组成以东北军为主,张康架空了张守珪,继承了张守珪的一切,麾下有四万平卢军,七万范阳军,这是张康的根基。

    同时张康与契丹、奚族族长结为兄弟,在位期间多次赠送钱粮,关系极为亲密。

    此次张康造反,契丹、奚族出了五万兵马相助,根据青羽盟探出来的消息,张康是以辽东为筹码,换取了契丹、奚族如此鼎力相助。

    还有最近张康得到了另外一笔兵力来援:李忠献的铁勒同罗部落!

    李忠献又叫阿布思,原为九姓铁勒同罗部落首领,属于东突厥汗国,人口众多,力量强大,东突厥乌苏米施可汗统治时,任命他为西部的叶护,地位仅次于可汗。早年乌苏米施可汗被拔悉蜜、回纥和葛逻禄的联兵攻杀后,率部投奔大唐,李隆基册封他为奉信王,赐姓名李献忠,将其部落安置在朔方节度使所属的河南之地。

    回纥对于李忠献的部队垂涎三尺,恨不得将之一口吞下,摄于朔方军的存在,一直不敢动手,只敢搞搞小动作,让裴旻一纸书信“会猎于乌德山”一吓,连小动作都不敢弄了。

    不过朔方节度使安思顺收到不公的待遇,朔方军人人义愤填膺,东北又有张康为乱,裴旻也与阿拉伯打的火热,胜负不明,回纥的胆子也肥了起来。

    李忠献知道朔方军、唐王朝庇佑不了他了,惶恐之下率部西逃,最终在暾欲谷的穿针引线下,李忠献领着十数万族部驻入了幽州。

    张康从其中抽调六万壮丁,组成一军。

    另外就是攻取北地之后的一些降卒与壮丁。

    总的来说张康麾下有战斗力的部队,除了东北军就是异族兵马。

    异族兵又分奚族、契丹、突厥、铁勒,又有不同的部落,彼此之间不熟悉是必然的。

    裴旻麾下也有不少异族兵士,甚至大将也有不少。

    李光弼就是实打实的契丹人……

    裴旻将麾下的契丹人、突厥人都抽调出来,暗中吞了几波关中打野的叛军,让他们装着叛军混进了潼关。

    李光弼本就是契丹人,说着一口与流利的契丹语,谁会怀疑他的身份?

    李光弼看着李归仁挟持了张九龄、宋璟、韦见素,脸色一沉,暗叫:“不好”。

    原本裴旻对潼关是打算徐徐图之的,第一目的是保证张九龄、宋璟、韦见素的安危,他们存在的意义比一个潼关更有价值。事先保证他们的安全,再图潼关。

    长安迫不得已的现身让裴旻不得不加快速度,改变了原先的计划。

    李光弼配合变化而变,造成了潼关大范围的动荡,甚至引发了突厥人杀契丹人,契丹人杀奚族人,自相残杀的事件。

    但终究迟了一些,准备的不够完全,没有来得及救出张九龄、宋璟、韦见素。

    李归仁抽出了佩剑,架在了张九龄的肩上,说道:“我猜你应该是武威郡王的人吧,朝廷那群废物要有这本事,哪里用得着逃到灵武去?这张九龄可是武威郡王麾下的第一心腹,他的命比我这个大老粗值钱的多,我们换一换,稳赚不赔。”

    李光弼当真有点忌惮,拖延道:“阁下能够看破这点,足见才思敏捷,为何充当叛军的走狗?”

    张九龄大叫道:“将军不必顾忌我,此贼背信弃义,饶他不得……”

    李归仁大怒,收了剑一巴掌扇向了张九龄。

    张九龄却猛地一计撩阴腿踢在了李归仁的下裆。

    “哦呜!”

    这致命一击,李归仁哪里受得住,弯着腰抱着命根子,眼角泪水都掉了下来。

    张九龄双手向前一探,居然趁机将李归仁手中的剑供给夺了过来。

    他双手为长手铐锁着,但手臂手腕却运用自如,一剑刺向了李归仁。

    李归仁气急败坏的伸手抢夺长剑,却不想张九龄这一招居然是虚招,剑势向上一撩,直接刺破了他的喉咙。

    张九龄得势不饶人,左右一挥将身旁还未反应过来的兵卒给砍到了,步伐迅敏,出手快捷有力。

    李光弼反应不可谓不快,直接冲到近处将宋璟、韦见素护了下来。

    暗处对的神箭手也将周边的兵卒射杀……

    李归仁身旁的兵卒见局面失控,吓得一哄而散。

    李归仁双手堵着喉咙不断溢出的鲜血,眼中一片惊恐。

    张九龄见李光弼稳住了局面,一步步的走向李归仁,道:“真当书生杀不得人?也不看看某是谁的部下!”他双手握剑,猛的一剑劈砍了下去。

    若大的脑袋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