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攘外必先安内
    “混蛋!”

    碰!

    伴随着一声怒喝以及一连串的瓷器碎裂的声响,李亨赤红的眼睛瞪着面前的房琯。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获得今日成就,李亨很是自豪,从一个给软禁于十王宅的无权亲王,到现在手持天下权柄,这一路的艰辛,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能够体会的。

    越是如此,李亨对于这手中握着的权势越是贪恋,越不允许有人威胁到他。

    裴旻当今世上唯一一个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对付裴旻的办法,李亨早已在脑中想过千百遍了。

    李亨也毫不怀疑自己能够干掉裴旻。

    越国文种是何等的厉害?

    勾践收拾他轻而易举。

    淮阴侯韩信是何等了得?

    高祖刘邦一样将之玩弄于掌骨之间。

    只要自己坐稳帝位,裴旻又凭什么跟自己斗?

    李亨心底明白自己的短处,皇位来的不正。

    但事实上李唐皇室承传至今,没有几个皇帝的皇位来路是正确的。

    李世民自不用说,玄武门之变开创了先河。李治倒是正朔,但他之后的武则天欺负自己的儿子,成为了史上第一女皇,接下来的中宗李显通过神龙之变上位的。李旦是通过唐隆政变上位的,李隆基来路很正,可他掌握实权的方式却也是通过先天政变……

    这一路看下来,也只有李治没有问题。

    李亨相信只要自己平定叛军,成为力挽狂澜的皇帝,大唐王朝的救世主,就算自己来路不正,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反攻长安,是他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却不想裴旻出现了。

    仅是听到裴旻的消息,还不知道他在长安的所作所为,李亨已经坐立不住了,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背心都是冷汗。

    但他城府极深,面上不为所动,脑中却涌现了万千主意,可除了拉拢,没有一样靠谱的。

    怎么拉拢?

    他现在已经是郡王身份,手握着四镇兵马,更兼尚书省大佬尚书令的身份。

    这赏无可赏,封无可封。

    难道要提拔他为亲王?赏以李姓?

    李亨表情缓和下来,说道:“次律,你说郡王为我大唐立下如此多的汗马功劳,朕赏他李姓,加封亲王衔位,你看如何?”

    次律就是房琯的表字。

    房琯瞧着一厢情愿的李亨,带着几分恼怒的道:“陛下,武威郡王持功自傲,完全受不住陛下这般对待。”他将裴旻在长安下战书的事情细细说明。

    房琯气急败坏的道:“武威郡王居然公开质疑陛下,眼里完全没有陛下的存在。”

    李亨瞬间失声,脑海中一片空白。

    完全想不到裴旻不但出现了,手段还是如此的过激,一点余地也没有给自己留下。

    “究竟朕哪里比不上李琰,三番四次的与我为敌?”

    一个声音,在李亨心里怒吼着。

    很久很久,李亨方才切齿道:“次律,你立刻让六弟领兵去潼关,无论如何都要赶在裴旻之前,拿下潼关。告诉他,这方面,我们就不能输。快……”

    最后一个字,他是吼出来的。

    李亨接着辅宰案几上,亲笔封信。

    信是写给蜀地的皇甫惟明,让他想办法以勾结叛军的名义,兵谏处死哥舒翰,然后领着剑南蜀兵北上。

    “辅国,你立刻将这封信送到皇甫惟明的手上,记住了要亲自交到他手上才作数。”

    辅国,就是李静忠。

    李亨当初有一句玩笑话,说只要自己当了皇帝,李静忠就是第一功臣,让他改名辅国。

    李静忠明显是当真了,就在前几日,征求了李亨的同意,改名为李辅国。

    李辅国虽不知信中内容,却也能猜出一二,说道:“陛下,裴旻手上有四镇兵马。我们还不知西方的打大战,他折损多少,现在手上有多少兵力。可是就算将剑南军调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李亨问道:“你又什么看法?”

    李辅国道:“还有一人可以争取一下,太原郭子仪。根据朔方那边传来的消息,叛军以史思明、蔡希德为将攻打河东。河东节度使为史思明所破,但郭子仪却收编了盖嘉运的残兵败卒,屡次击败史思明、蔡希德,现今屯兵太原。”

    李亨眼睛一亮,说道:“言之有理!”他说着下了一道圣旨。

    李亨将希望寄托于接下来的潼关,潼关是长安的大门。

    长安是叛军自己放弃的,就算现在裴旻控制了长安,也做不得数。

    谁能拿下潼关,谁就算打响反击号角的领军人物。

    李亨暗自揣测,此次裴旻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长安城,身旁的兵士必然不多。就算回纥叛变,他们也没有攻城能力。

    胜负手,还是在自己这边的。

    很快,房琯离去之后,不过一日。

    这他的命令还未下达给李琬,潼关为裴旻夺回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灵武。

    李亨再次傻了半响,默然无言。

    不只是这一个噩耗,接二连三的。

    裴旻派遣宋璟、韦见素为使,带着仪仗来迎接李琰回朝,使者已经出发,正向灵武赶来。

    紧接着一纸书信传到灵武,上表天子求要监军,而且还指名道姓的点了王承恩。

    李亨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被动,所有的局面都向着不利的一方发展。

    “怎么办,人给是不给!”

    李亨跟李辅国商议着。

    其实李亨心底早已经决定投石问路了,只是李辅国现在是太监总管,这以他麾下的人充当棋子,总要问问他的意见看法。

    李辅国毫不迟疑的道:“给,正好看看那裴旻究竟无法无天到什么程度,我就不信,他敢公报私仇,有胆子对朝廷派遣的监军动手?”

    李亨自不会拒绝,任命王承恩为监军,西去潼关。

    李辅国继续道:“陛下,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裴旻此次回援,手上的兵马不多,他还安排了王忠嗣去攻打阿拉伯了。满打满算,他现在能够动用的兵力,不超过十万,这还是加上回纥的。论及实力,我们是占据优势的。如果南方事成,在加上剑南军的兵力,老奴觉得,我们根本不用怕裴旻。”

    李亨炙热的看着李辅国,李辅国的话说道他心坎里去了。

    李辅国森然道:“攘外必先安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