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内忧外患
    一觉醒来,公孙曦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已经日上三竿的天气,拍了拍脸颊。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提了提精神,梳洗完毕,还画了个淡妆。

    正打算出门,张妮神神秘秘的靠了上来:“西院的那人又再问长安的情况了!”

    “西院啊……”

    公孙曦不自觉的握着剑柄,有些尴尬,想了想道:“你下去吧,我去西院看看。”

    西院与公孙曦自己住的东院大不一样。

    公孙曦自己住的院子相对简单,但这西院能看到许多来至于东南西北的花草,陈设精致环境优美。

    踏进了西院,公孙曦在厢房前见到了自己来见的人。

    一个曾经的对头眼中钉,现在却讨厌不起来的女人。

    “大长公主!”

    李持盈原本是公主,随着李隆基的即位,身为李隆基最宠爱的亲妹妹,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长公主。而今李琰即位,李持盈的身份从长公主变成了大长公主。

    李唐王朝地位除了太后、皇后地位最高的女性。

    李持盈此刻还记得自己住进此地的情形,李琰西逃,长安动荡不安。

    李归仁受叛军收买,献城投降。

    张康意图控制李持盈来威胁裴旻,叛军直抵大长公主府。

    是公孙曦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将她救了下来。

    时过境迁,两人的性格都都有很大变化。

    很意外两人不如以往那般,针尖对麦芒的敌视着。

    “公孙姑娘……”李持盈急切道:“叛军攻陷长安已有数月,不知外边情况如何?长安百姓是否受到劫掠?我突然想起,在太白山中有一处金仙观,那里是我姐姐的道场。我记得早年一时贪玩,在道场的静室发现了一处隐秘地窖。地窖里储藏着大量的珍宝器物,皆是我父皇、皇兄所赏赐的。金仙姐姐病逝的突然,那些珍宝器物还在地窖中。公孙姑娘义薄云天,可将之取出来,用来救济百姓。”

    公孙曦微微看着天,说道:“还好……叛军在长安还算老实。个别不老实的,也让我收拾了。你……就安心在这里住着,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至于金仙观的珍宝器物,那我就不跟大长公主客气了,关中受到了不小的波及,灾民随处可见。师……那个朝廷的库房受到洗劫,拿不出余钱救济。正为此事烦着呢……”

    李持盈低叹,深深一拜,道:“百姓有此劫难,皆因我李氏而起,一切就拜托姑娘了。”

    公孙曦正容应诺,随即却眯眼敷衍了几句,告辞离去了。

    离开了西院,公孙曦一边安排人去取钱,一边来到了裴府。

    裴府门外各处官员云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长安目下以裴旻为尊,这李琰不在宫中,裴旻不方便在皇城里主事,直接将自己的府邸变成了政事堂,负责处理京畿的所有事情。

    身为辅政大臣,裴旻拥有诸多特权,在这一刻,也不吝啬的使用。或是任命官员,或是撤裁表现不佳,甚至通敌投敌的官吏,稳住了关中的情况。

    见到公孙曦,裴旻笑道:“你来的正好,正有事情找你呢。”

    现在他急缺人手,大部分的官员都寻驾去了,关中又受到劫掠,很多地方有需要用到人手处理。

    些许年不见,公孙曦脱离了姐姐,渐渐成长起来。

    她一如既往的嫉恶如仇,但是学会并懂得分辨大是大非,不在意气用事,甚至有了点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想。

    此次长安遭劫,因为与莫斯雷马萨的约定,叛军没有明里劫掠长安,但是诸多兵将还是不受管制,大行不法之事。

    公孙曦果断解散青羽楼,将青羽盟由明转暗,对于那些在长安为恶的将官施以惩戒,颇具威慑力。

    裴旻通过手中的情报,算准了叛军会放弃长安,先一步潜入长安做事先准备。

    见到公孙曦的变化,欣慰欣喜之余,也毫不客气的用起了这个免费的劳动力。

    公孙曦也乐意如此,整日的在裴旻身旁转悠,听候吩咐。

    裴旻说道:“你安排个可靠之人,帮我送封信去蜀中,交给剑南节度使哥舒翰。”

    “好嘞!”公孙曦开心的应了一声。

    裴旻接着道:“还有,你帮着注意一下关中的物价,越在这个时候,经济越不能乱。我现在没有那么多人手调查,就靠你们了。”

    公孙曦再次一口应诺,下去安排了。

    一只飞鸽落在长安郡王府的后院。

    王维轻巧的将信鸽抓住,取过了脚上的密信,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郡王!宋公那边传来消息了!”

    裴旻伸手制止了王维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一旁的李泌,说道:“你猜猜,这消息说的是什么?”

    李泌沉吟了片刻道:“以退为进,同意将皇位还于陛下,但找理由不回长安。”

    裴旻看向王维。

    王维叹服道:“让小友猜中了,宋公说忠王很配合,再三表示他接受陛下禅位是权宜之计,只要诸事稳定,即便裴帅不说,他也会重新将皇位交给陛下。只是陛下现在身患病症,不方便东归。”

    裴旻啧啧道:“好算计呀,就知道,这个忠王不会那么容易妥协放弃的。长安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他很清楚,一但到了长安就是羊入虎口。他不可能回长安的……”

    正说间,公孙曦再次走进了大殿。

    “师傅,徒儿刚刚收到洛阳传来的消息,说是叛军头子张康,改名安禄山,已经在洛阳称帝,国号大燕,年号圣武,大封群臣。”

    裴旻听到安禄山,不出意外的说了一句:“果然是他!”

    他早就怀疑这个张康可能就是那个安禄山,只是无法确定!

    李泌笑道:“裴帅威名,果然了得。您还未动手,他就忍不住了,为了安抚军心,匆匆草率称帝,以高官厚禄来收买人心。只是……”他微皱着眉头道:“忠王是内忧,这个安禄山是外患,两者皆有大危险,却不知是裴帅打算先除内忧,还是先定外患?两者皆有利弊关系……”

    裴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公孙曦道:“你面前有两只蚂蚁挡住了路,你是先踩右边那只,还是左边那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