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算账1
    公孙曦利索的回答道:“当然是两只一脚踩了!”

    裴旻冲着李泌耸了耸肩,这就是他的答案。

    安禄山能够一口气席卷北地中原,凭借着就是一股锐气。

    李亨能够成为皇帝,主要是借助了安禄山掀起的这阵东风。

    安禄山看似势大,但只要能挫其锐,根基不稳的弊端将会显现。

    而李亨,他是趁乱而起,只要内乱消除,他就翻不起风浪。

    但如果想对付安禄山,李亨为了自己必定会在后方捣蛋,令得平叛之路更加艰难。可要是先对付李亨,等于是给了安禄山休养生息的机会。

    这种局面不管是选择那一边都是错的,相反两边一起动手,一口气将双方都强压下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只是这齐头并进,需要有周密有效的计划。

    裴旻接着又看向李林甫,道:“君子可欺,宋公、韦公皆是君子,不是忠王的对手。灵武那里,还需要你跑一趟,协助宋公、韦公。这礼已经到了,接下来也该秀一秀肌肉了。”

    李林甫恭敬的道:“属下立刻动身。”

    裴旻说道:“这个不急,你跟随我多年,一直鞍前马后的,极少回家。好不容易回到这长安,又是诸事繁忙,没有时间与家人叙旧,我给你一天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对了,令郎今年二十有一了吧?”

    李林甫忙道:“谢裴帅体恤,回裴帅,一个月前刚满二十一。”

    裴旻想了想道:“我记得令郎叫李岫,神气隽爽,敏于闻见,少年时即有成人之风。英雄出少年呐,这朝廷大部分官员都西奔灵武,我手上人手实在欠缺。便让令郎来协助我吧,干得好,我给他升官。”

    李林甫欣喜若狂的恭声道谢:“谢裴帅,属下替犬子谢裴帅提拔。”

    “去吧!”裴旻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看着李林甫离去以后,裴旻轻微的一叹,随即问道:“王承恩快到了吧!”

    王维在这细节上的事情永远是天衣无缝,应道:“快到长安了。”

    裴旻森然一笑道:“那就先会会他,让他直接去潼关报道……”

    **********

    王承恩有些沮丧的来到了潼关,看着高耸的潼关关城,这位庙堂上颇有地位的内侍官长叹了口气,对着身旁的随从说道:“进关吧!”

    监军向来是个肥差,不但可以捞的油水,打赢了算功劳,打输了,那是将军的事情,可谓好处多多。

    以往大军出征,需要用到监军的时候,他们这些内侍都削尖着脑袋想要随军同往。

    但唯独裴旻这一块,滴水不进。

    没有一个内侍从裴旻手上讨要过一分多余的钱,也没有一个内侍有胆子这么做。

    此次王承恩授命来潼关充当监军,已经做好了赔本的买卖。

    这来到潼关城外,见潼关上下的官兵对于自己的到来全无反应,心想果然如此,换做其他统帅,这监军大人到来就算不鲜花铺地,锣鼓漫天的欢迎,也不至于一点反应也没有。

    “持宠而娇啊!”

    王承恩在心底感慨着,李亨、李辅国刻意押着裴旻向他们宣战这件事情,也压根就没有将裴旻指名道姓的要求他来充当监军的事情细说,故而王承恩还以为自己真的是来履行监军义务的。

    入得潼关,王承恩打算去自己的住处休息,却让兵卒领着上了潼关的城楼。

    王承恩满腹疑问,询问缘由,领路的兵卒只是回了一句“裴帅在城楼上等着监军”就如瞎子聋子一样,不闻不问了。

    他跟着领路兵士,来到潼关东面的一处城楼,裴旻负手而立,在他身侧有一兵卒向他汇报着什么。

    王承恩赶忙快步上前问好。

    裴旻也不转身,只是抬手示意,让那个兵卒继续说下去。

    王承恩呗干晾着,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在心底诽谤。但他很快就为兵卒说的话给吸引住了……

    兵卒说的居然是王晙、杜暹的事情:

    “王相、杜相面对如狼似虎的叛军,以书生之躯,亲自在这城头指挥迎敌。小得还记得,潼关失陷之日,王相、杜相将我们最后的兵卒聚集起来,说潼关是长安的最后一道防线,叛军只要过了潼关,京畿关中的所有父老都会面临叛军的屠刀。守,已经守不住了,但他们会用自己的命,为关中父老争取一些转移撤退的时间。让我们父子同军的儿子离开,家有孤寡的也离去……最后他们拼光了所有留下来的人。面对叛军的招降,就从这里大笑着跳了下去……”

    兵卒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作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兵卒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场战事的惨烈,无法表达王晙、杜暹坦然赴死的壮烈,只能用泪水来表示自己心底那最真挚的感情。

    裴旻缓解了一下情绪,问道:“王监军,听了这些,你有什么感受?”

    王承恩终于有了不祥的预感,说道:“王相、杜相尽忠为国,英勇就义,令人动容。”

    “是啊!”裴旻感慨道:“这大好河山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王晙、杜暹,才有今日的壮丽。但我听说在退守潼关之前,王晙、杜暹提前推算到黄河冰封,意图退守洛阳,避开叛军的锋锐,是监军立表死守没有半点战略意义的黄河防线,还将洛阳的守兵都调来固守黄河防线,导致洛阳空虚,却不知作何他想?”

    王承恩打了一个激灵,赶忙伏地道:“郡王,事实绝非如此,在下,在下是为何黄河南岸的百姓着想。这退守洛阳,黄河以北的百姓将会受到叛军的威胁。在下实在想不到王相、杜相会连战连败,全无还手之力……”

    “废话!”裴旻厉声道:“王晙、杜暹募集的兵马多是雇工、走卒,大多人都缺乏训练,之前能胜,是因为天堑所在。没有黄河天堑,拿什么硬拼?真当天下人是傻的不成?如果我没猜错,你在洛阳城郊有不少的产业吧?为了避免你的家园田地收到叛军的劫掠,让六万兵卒的性命为之陪葬?到了今日,你还有脸振振有词的在我面前说为了百姓?”

    “就你的所作所为,即便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我不愿脏了我的刀,你就从这里城楼上跳下去吧,免得我自己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