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别样的班门弄斧
    听着急促的敲门声,哥舒翰猛然惊醒。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他将压在身上白藕般的玉臂粉腿挪开,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听着宽大的榻上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压着声音道:“轻点,轻点,叫鬼呢,别把美人儿吵醒了。”

    他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无声无息地穿好衣服,想要推门而出,又退了回来,恋恋不舍地在熟睡的佳丽们每人的面颊上都吻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房间。

    一推门,新鲜空气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一震。但刺眼的眼光让他眯起了眼睛,嘴里嘟哝道:“这几点了?日头好大。”

    叫醒哥舒翰的是他的家奴左车,是哥舒翰的父亲重金买来的昆仑奴,力大无穷,精于刀枪之术。

    哥舒翰冲锋陷阵,左车即在马侧配合斩首,两个一主一仆配合默契,令贼人闻风丧胆。

    左车恭敬的道:“已经快到午时了,主人莫要忘记了,今日还有一个重要的宴会,新上任的副使皇甫惟明给主人践行。”

    哥舒翰刚刚醒来,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得左车提醒才想此事,猛的一拍脑袋,道:“这女人美酒误事,女人美酒误事,快,给我准备衣甲。”

    他一声令下,莺莺燕燕的围上来十个貌美的侍婢,她们端水的端水,拿衣服的拿衣服……

    哥舒翰几乎不用动一根手指头,就连涮牙都有专门的侍婢负责,不过一刻钟,老练的侍婢已经将他上下打理的妥妥当当。

    “走吧!我们赴宴去!”

    哥舒翰骑着自己的爱驹,带着左车领着五名护卫走向了约定好的地点,剑南第一家。

    策马入市,街市里下到日常美酒、生食、熟食、竹木,上到漆器、染料、金银铜铁、筋角丹砂、书籍字画……各行各业什么都有,琳琅满目,热闹非凡。

    哥舒翰看着左右行人来来往往,回想起自己昔年入蜀的景象,也是万分感慨。

    当年的蜀地是世外桃园,现在的蜀地却是人间乐土。

    蜀地自古以来皆偏居一隅,自给自足全无问题,但受地域限制,开拓性不足,人口流量并不多,富足却算不上繁华。

    但自从王忠嗣攻克青海湖,裴旻开青海道以后,蜀地打开了对外的大门,经济繁荣之景,日新月异。

    剑南第一家最老的东家是鲜于仲通,此贼为哥舒翰杖毙之后,剑南第一家也跟着易主。

    剑南第一家所在的位置本就繁华,接手的东家也是经营有善,兼之青海道促成的蜀地繁华,这剑南第一家的豪气,更胜以往。

    哥舒翰是剑南第一家的常客,闭着眼睛都能寻对路。

    来到酒楼外,新上任的节度副使皇甫惟明等候多时了。

    哥舒翰翻身下马,本想利落的落地,足下却是一软,险些摔倒,老脸不由的一红。

    这离开在即,哥舒翰意图最后放纵一番,将蜀地最有姿色的青楼姑娘了府上,来了一个一龙九凤。

    一夜荒唐,这足下软的无力。

    皇甫惟明见状,脸上是不动声色,心底却露着一丝的嘲弄:他来蜀中就是夺哥舒翰兵权来的,将他视为对手,对之也详细调查了一番。

    发现哥舒翰与想象中的骁勇彪悍完全不一样,他嗜酒如命,好色如痴,醇酒美人,时时相伴,一点也没有沙场悍将的风采。

    现今见他下马都站不稳,不免轻视了几分。

    “见过节度!”

    皇甫惟明上前问好。

    相比皇甫惟明的简洁干略,此时此刻略显发福的哥舒翰显然是给比了下去。

    哥舒翰大大咧咧的挥手道:“昨夜我是没喝尽兴,此去南诏,天晓得那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有没有好酒,今日可要喝个痛快,你我不醉不归。”

    皇甫惟明赔笑道:“这是自然,在下远不及节度海量,可今日却是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

    两人如至交好友一样,相簇着上了酒楼。

    酒楼共有三层,皇甫惟明将第三层全部包了下来。

    上得三楼,哥舒翰看着已经在酒坛里烧着的美酒,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说实话,这蜀地我呆的不习惯。不管是我老家,还是凉州,都有一望无际的草场。这策马扬鞭,才不负男儿豪气。可这地方,除了山只有山。不过这里的剑南春却是我的最爱,比媳妇还亲呢!”

    他说着迫不及待的上前,也不用酒樽,直接用酒勺从坛子里舀了一勺,仰头痛饮起来。

    皇甫惟明心道:“喝吧,喝吧,最后一餐了,就让你吃喝个痛快。”

    他上前道:“就知道节度好这一口,今天我准备了百坛剑南春,任由节度痛饮。喝不完带去南诏,节度是为国戍边,总不能亏待了您。”

    哥舒翰笑道:“皇甫将军,深得我心!”

    两人对桌而坐,一边痛饮,一边闲聊。

    哥舒翰文韬武略超凡,而皇甫惟明也是智勇之士,两人大谈军略时事,尤为痛快。

    酒酣耳热,到了动手的时候,皇甫惟明居然有些不舍,但想着李亨的大业以及自己的前程,故作不小心的将酒樽推翻在了桌上。

    哥舒翰见状大笑:“皇甫将军,你知道我这人最讨厌什么嘛?”

    皇甫惟明对道:“耳闻其详。”

    哥舒翰道:“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摆阔,也不想想,你再阔绰,有我阔绰嘛?”

    皇甫惟明觉得莫名其妙,但却附和道:“这是自然,论及阔绰,据我所知,还真没人比得上节度。乐山大佛是何等巨大的工程,节度居然一力承当所有费用,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此豪气,世上真无几人。”

    哥舒翰拍着桌子道:“所以嘛,将军这种自不量力的行为,让我很不满,很是生气。将军居然想到用钱来收买我的人,这我可忍不了。你收买我一个人,我就拿出一库房的钱收买你的人,这不,一不小小心,将你所有的人都收买了!你说,何必呢?”

    皇甫惟明霍然起身,惊恐的看着似醉非醉的哥舒翰,不信邪的将手中的酒盅丢在了地上。

    摔杯为号!

    堂外立时冲进来五人,来人却是哥舒翰带来的家奴左车以及他的亲卫。

    “一路走好!”

    哥舒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低沉了说了一句,大步走出了酒楼,翻身上马,直奔剑南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