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组团狎妓
    三月三,上巳节!

    上巳节本是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虽古来有之,但属于私人自发参与性质,并不隆重。直到唐朝,上巳节才为定为国家节日,日渐隆重。尤其是曲江宴成名之后,上巳节更是成为长安上下举城狂欢的节日。能住在京师里的百姓,生活压力都不重,他们缺少的正是娱乐。

    因此曲江宴才会从新科进士欢庆演变成全城轰动的盛大典礼,致使长安住舍半空,最后闹得皇家也来掺合一脚,沾沾喜气。

    这日一早,裴旻便在众星捧月的拥簇下骑着佩戴红花的高大白马,前往平康坊。

    至于为何前往平康坊而不是直达目的地曲江亭的原因,让裴旻这个不满二十的纯情小处男满脑子尴尬以及无语,他们约定在平康坊聚头的原因很简单:组团狎妓……所谓无歌不成宴,无妓不成席。曲江宴作为长安鲜有的盛会,岂能无妓?而平康坊就是后世所谓的红灯区,乐妓的集中居住之地。

    在长安没有私人妓院,各处乐妓,乐籍都属于教坊司管理。凡朝中官吏、文士若要设宴聚会,请乐妓助兴,都必须得到管理乐籍部门的允许。早在昨日,已经有人特别去教坊打过招呼,今天他们只要前往平康坊邀请艺妓出游便可。

    这种组团狎妓时尚的行为,在这个时代有个美称叫做“携妓出游”。

    当裴旻抵达平康坊的时候,他就如后世中的巨星一般,引起了周边真正的尖叫喝彩,左右两旁的屋舍窗口大开,近百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艺妓热情澎湃的招着手儿,将手中的鲜花手绢等贴身物件向下丢着,以求缘分来临,上演一段才子与佳人的风流韵事。

    漫天的贴身物就跟雨点一样的,裴旻想闪避也避不开,想着既然是风俗,索性就放开手脚浮夸的玩一回,对着左右摇摆着手,瞬间尖叫喝彩更是直冲天际。

    突然一物飘然而下,竟然是一快女儿家的红肚兜……

    那红肚兜竟然向他脸上飘来,裴旻实在缺乏不闪避的勇气,轻轻的向后一昂,闪避开来,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玫瑰香,有些心有余悸:这古代的美女还真疯狂……

    来到指定地点,裴旻发现他竟然是来的最晚的一个,在他之后的榜眼卢泽、探花冯之以及同科高中的进士二十余人早已齐聚。人群中有两个与他相识的一个薛邕,另一个裴羽。

    “我们的状元郎来了,让我们好等……”一个风采不凡的白衫少年,笑着策马迎了上来,亲热中带着几分夸张,让人见了都会为之一笑,亲切感大生

    。

    “薛兄,莫要骂我,这一路的娇媚鲜花太过热情,小弟实在快不起来。”裴旻笑着回应,白衫少年叫薛邕,是颜杲卿在长安时的至交。裴旻还住在袁府的时候,颜杲卿就跟他说过薛邕,让他在京师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找薛邕相助。

    裴旻机缘巧合结识了张旭、贺知章,便没去拜访薛邕,让颜杲卿无故多欠人情。几天前,薛邕找上了门来,原来颜杲卿早已在书信中跟薛邕说过裴旻之事,只是裴旻没去找他,而薛邕也不知裴旻住在何处,相互之间,自然没有往来。

    裴旻高中状元,名动长安,他住在贺知章府邸的事情以人所共知,恰好薛邕也高中进士,二甲进士出身。薛邕因之找上了裴旻,两人有颜杲卿这层关系,聊得不错。裴旻也从薛邕口中得到了颜杲卿与袁履谦的消息:颜杲卿的任命早已下达,现在已经是魏州的录事参军,袁履谦作为他的副手,也混到了一个佐官。颜杲卿干略非凡,又有袁履谦这位严谨忠贞的伙伴,事务上手的极快,获得了魏州刺史的好评,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得知好友最新消息,裴旻激动之心不亚于自己考上了状元,当即立时写信往魏州府衙,告诉他们自己高中的消息,以述说兄弟情意。

    裴旻所住的地方里平康坊有些远,而他又是今科状元文曲星下凡,一路上众星捧月的速度不快。

    虽未耽误时辰,却也是最后一个到的。进士中有些怀有别样心思的抱怨了几句,说状元架子大。

    薛邕如此夸张相迎,正是提醒裴旻此事。

    裴旻会意在马上与一众进士抱拳道:“诸位在下骑术不精,恐伤及路人,劳烦久候了!”不卑不亢,又潇洒俊逸,还给足了大伙儿的面子,对于他这个年轻的状元除了别有用心的,尽皆好感大生,纷纷表示尚未到约定时间,并不碍事。

    早已混迹平康坊多年的老油条更是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裴兄来得晚是你的损失,只有来得早,才能更多的感受姑娘们的热情……”

    今科进士齐聚意味着本年度最大的狎妓团伙正式开张:一个个花枝招展的风月女子从秀楼里鱼跃而出,走向早已备好的花车,她们肆无忌惮的对着一众主角招手抛媚眼儿,大胆且风情万种。

    尤其是裴旻,作为状元他在纵多进士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何况他不但年少,长得也潇洒俊朗,十足的白马王子的风范,而且生嫩,一看就是一个风月新手,早已让一群混迹于风月场合的俏佳人春心荡漾了。

    裴旻也看的眼花缭乱,这唐朝的歌姬比起后世酒吧里的小姐可高出不只一个档次,小兄弟都有点反应。

    “裴兄,让让,让让,身子侧斜一些!”

    裴旻正在欣赏美女,突然听到身后薛邕的声音。

    古人对于方位席位极为重视,裴旻身为状元自然站在第一位,在他左右后一点的分别是榜眼、探花,他们一甲三人之后,方才是二甲进士出身的位子。薛邕正巧在裴旻的后方……

    裴旻依言侧着身子好奇问道:“怎么了?”他突然发现周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瞧向了一个地方。

    薛邕伸长着脖子道:“平康坊身价最高最有才艺也是最美的头牌娇陈要出来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