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
    裴羽见裴旻将酒杯端在手中,原本胜券在握的心莫名的一紧。正如薛邕说的,裴羽的这首诗并非他即兴而作,而是去年的春天,他与父亲游湖时,与梦中情人相遇,那时的他,春风得意,灵感突生而做出的诗句,末了还经父亲的品鉴修改,方始诗句工整严谨。

    对于凭生力作,裴羽极其自负:一切也如他所想,即便是榜眼、探花也先后出局,折戟当前,败于他手。眼见自己即将夺魁,腾飞计划即将展开,心中得意,自不多言。然而见裴旻手握酒杯的时候,心中没由的一阵发怵:他将裴旻视为死敌,只因对手过于强大不得不无视隐忍,几番交锋,皆以他惨败告终,感觉对方就如他克星一样可怕……

    周边人也期待着……裴羽出题刁钻,让他们心头不快,而裴旻的“傲慢”也令他们心有疙瘩:总之他们两人不论谁输谁赢,一众进士都乐享其成。

    唯有薛邕为裴旻叫好,别人不信裴旻的那句“谁也赢不过我就是”,他却觉得裴旻说话时候的底气十足,绝不是妄言。

    裴旻一饮杯中之酒,道:“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周边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傻了眼,惊得说不出话来。

    裴羽的表情更是僵在脸上,好似给冻住了一般,僵如钢铁。

    “好!”薛邕最先反应过来,高呼之余,手掌拍的通红,道:“道是无晴却有晴,以晴映情,‘无晴’是‘有情’,妙哉妙哉。”

    周边进士一脸羞愧,先前还觉得裴旻口出狂言,现今一瞧,哪里是狂言,这随意而作,便是朗朗上口的名句。这份才华,状元之名,当之无愧。

    冯之作揖道:“裴兄高才,冯某拜服!名作以出,裴兄,当得魁首。”

    其他人也一并作揖,至于裴羽,早已给撂倒一边了。

    裴羽特地出了如此古怪的题目,目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裴旻却在短时间内便得佳作,与之相比差距不能以道理来计。

    裴羽见周边人皆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心中更是苦闷。他并不认为他今日做的有什么不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的人生,就应该由自己规划,要用手段。就如他的叔父卢藏用一样,卢藏用昔年也是高中进士不得调用,为了得到赏识,他在终南山当起了隐士,吹嘘自己的贤能,以求得到皇帝青睐。皇帝去了洛阳,他便跑去嵩山隐居,皇帝回长安,他便返回终南山,往返数次,得了一个“随驾隐士”的称号,也让当时的武则天知道了他怎么一号人物,从而青云直上

    。成语终南捷径说的便是卢藏用的典故。

    卢藏用这种做法为他人所不齿,但在裴羽看来却是真正的智者所为,想要出人头地,必需要耍手段。

    长安第一花魁的名气,在裴羽眼中便如终南捷径,借助她的艳名成就自己的才名。即便得罪一众进士,也是值得的。只是千算万算,始终算不到从来不以诗赋出名的裴旻,竟然一出口就是千古名句,让他功亏一篑,赔了夫人又折兵。

    裴旻对于有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诗豪刘禹锡的《竹枝词》,在一群诗词界只能算是小朋友的群体中,若不能鹤立鸡群,怕是百年后的刘禹锡都要穿越过来,找他算账。

    《竹枝词》当之无愧的技压群雄,曲水流觞的魁首裴旻当之无愧。

    今科进士的曲江宴,本就吸引了大片围观者,《竹枝词》一出,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开来,朗朗上口的“道是无晴却有晴”瞬间广为人知。

    裴旻走向了娇陈,面对这第一花魁,他很绅士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围观群众与一众进士,纷纷叫好。

    这才子配佳人,本是天造地设。状元与第一花魁同游曲江,流传开来,也是一桩韵事。周边百花羡慕有之,嫉妒有之,但都知道今日之后,娇陈这长安第一花魁的地位更加不可动摇。

    裴旻与娇陈一并走向了花船,余下进士也根据自己喜好选择了各自的伴侣,游湖曲江。

    花船有三层,规模极大,莫说是二十余对才子佳人,便是再来两倍之数也是绰绰有余。

    有自己的佳人在侧,众人接很识趣的各自分散四周,过着二人世界。

    裴旻是状元又是游戏魁首第一个上花船,最先选择了三层花船甲板,位子最高,风景最好。于甲板前沿,曲江两岸的景色,尽收眼底,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富丽堂皇的芙蓉园,裴旻顿时有种不枉此生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高中状元只是人生的第一步……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局,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轰轰烈烈的人生路也由此而起……

    娇陈感受着清风拂面,轻缕长发,看了一眼身侧比他由要小上几岁的少年郎,能够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问道:“裴公子很高兴?”

    “当然高兴!”裴旻笑着打趣道:“高中了状元,现在又有佳人陪伴,人生得意莫过于如此。”

    娇陈颔首道:“公子说笑了,奉承讨好之言,我自小便听,哪怕说的如何情深意切,也能辨出真伪。但如公子这般虚假不做作的奉承,倒是首次。”

    “哈哈!”裴旻笑道:“娇陈姑娘敢说实话,这祖国山河如此壮丽,我辈立身于世,若不能守护这山水百姓,由外辱破坏,岂不枉顾此生?”盛唐的繁华,人所共知,但繁华的时日之短,却留下无数遗憾,裴旻作为过来人,深知盛唐衰败之后的历史进程。虽有赵匡胤、朱元璋这样的君王,维护王朝血统,但更多的却是元清奴役似地统制,大好山河沦陷。

    裴旻无救世主之心,但在力所能及之内,若能做到如岳飞、郑成功等民族英雄一样,护我河山,也不枉在这大唐走上一遭。

    娇陈侧目颔首道:“公子雄心壮志,娇陈拜服,愿抚琴一首祝贺公子青云直上。”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