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赠房、邻居
    裴旻登时有些头疼,薛讷这一倒,他的计划得重新规划。没有了值得信任器重自己的熟人,幽州的机会显然比不上长安。

    原本他已经决定不去参加吏部会考,现在却必须参加了。不然空有一个状元头衔,却做不得官等于白考。至于太平公主这艘即将翻的大船,他无心去搭乘。历史上的失败是其中一个原因,真正关键的还是他根本就不看好太平公主。因为她跟武则天性格太像……

    历史上有了一个武则天折腾已经足够,再来一个,那还得了?

    唐初那么强的军事根基留给武则天,都能让她整的那副鬼样子,现在军事疲软,再来一个,难保不会亡国。

    至于薛讷,裴旻没有为他担忧。以薛讷的身份履历地位,所谓的贬罚跟放假没有什么差别。一但有了需要用到他老人家的时候,只要朝廷的一封诏书,薛讷摇身一变立刻就能恢复三军统帅的身份。这种事情,历史上见的多了。哪怕是战无不胜的李靖,都有给弹劾罢官的时候,最后还不是一样吃好睡好步步高升?

    太平公主见裴旻久久无言,笑道:“你也不必为大都督担心,以大都督的资历,皇兄罢免他也是权宜之计。这长安京畿之地天子脚下,于此发展远胜幽州,裴公子又何必舍近求远?”

    裴旻终于感受到古代的劣势,薛讷被贬,那么大的事情他竟然从未听过,以至于失了先机。面对太平公主这样的强势人物,失了先手,想要在蒙混过去,可就不容易了,无奈道:“只好如此了。裴旻这里先谢过长公主的提拔,至于职位,在下还没有想好。监察御史还是罢了,御史权柄过重,也太容易得罪人,我根基不深,遭仇太多,与长远来说并无利处。而且我与裴家的关系也并非如长公主想的那样势如水火,他们瞧不起我娘,我也看他们不上。彼此桥归桥,路归路,各走一边,两不相干。”

    太平公主一脸意外,心底笑了一句:“妇人之仁!”在她的世界里,不是黑就是白,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得罪她的人,她不会让之好过,让他们有翻身之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便是她太平公主的为人处世之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种处世之道并算不上错,但是在太平公主这个位子上,真要将这种处世之道落实,将会是家国的大大不幸。

    就如程务挺、王方翼、黑齿常之,这三人是大唐第三代军事上的领军人物,大唐立国外战所向披靡,皆因国盛将强,第一代上将李靖、李绩、侯君集,第二代上将苏定方、薛仁贵、裴行俭,正因为有他们在,大唐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然而能够继承苏定方、薛仁贵、裴行俭衣钵的第三代上将都给武则天弄死了,直接导致军事上青黄不接,大好的军事前景一败再败。

    假若武则天有那么一点点的容人之量,程务挺、王方翼、黑齿常之哪怕只留下一个也好,武周一朝的军事绝不会如历史上那般惨不忍睹。

    裴旻见太平公主意外表情,并不觉得奇怪,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是一路人。

    除去“妇人之仁”,太平公主今日对裴旻的表现极为满意:裴旻年纪轻轻,却已经展现了超于年岁的城府稳重,对于自己的招揽,没有表现的过于兴奋,能够冷静的看着这一切,做出最明智对自己利益最大的选择。若今日裴旻应从了她的要求,接受了“监察御史”这个职位,反而会为她所看轻。因为“监察御史”的存在是她手中的一把刀,指哪砍哪,刀若不锋利砍卷了就弃,若是一把好刀,便用来砍更多的人……但是这类人明显前途黯淡,得罪了太多的人,终有千夫所指的一天。裴旻能够冷静的看破这点,委实不凡。只是若无足够的利益,如裴旻这样的聪明人,不会随随便便为她所用。

    “本宫不会亏待任何为本宫效力的俊杰,你在长安一直住在贺府,多有不便。本宫在辅兴坊有一处宅子,便赠予你了。”

    裴旻并未迟疑,一口应承了下来。以太平公主的身份,今日找到了他,不付出点代价,想要日后平平安安,无异是痴人说梦。收了她一栋宅子,千金买马骨,各取所需。

    太平公主见裴旻应的如此爽快,又高看了他几分,更加觉得一栋宅子花的不冤:以裴旻今日所表现出的城府以及得当的进退,只要给他时间,辅以栽培提拔,飞黄腾达,不过时间问题。

    “本宫正好无事,陪你去看看已经属于你的府邸……”太平公主的语气根本不容裴旻拒绝,长身而起,道:“你在府外等本宫。”

    裴旻暗自苦笑,太平公主这明显是向世人宣告主权,怕要不了多,整个长安都会知道他是太平公主的人了。心底也是服气:太平公主当真不好对付,今日交锋,他是一败涂地。其实这也怪不得他,现在的他压根就没有与太平公主交锋的本钱。

    裴旻依言在府外等着,太平公主出行,排场不亚于皇帝。正主还未出现,府外已有百余仪仗队待命,他们拥簇着一辆四马拉的豪华马车,等着太平公主的大驾。

    太平公主徐徐而来,此时的她换了一身正装,显得格外高贵。

    一路东行,走着有些熟悉的街道,裴旻脑中浮现出一个娇美可爱的小丫头,想着与她的初见,嘴角忍不住挂起了点点笑意。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玉真观,裴旻发现仪仗队竟然停了下来,内侍捧着脚踏放在马车右近,太平公主已经准备下车了。

    裴旻看着右侧,正是一栋豪华的府邸,府邸上方的匾额写着“薛府”二字。

    太平公主站在府外,看着府邸露出些许怀念。

    “太平姑姑!”一个小丫头从玉真观里跑出来,一头栽进太平公主的怀里,正是玉真公主李持盈。

    李持盈道:“您怎么来了?”

    太平公主捏了捏李持盈的鼻子道:“带你的邻居看看宅子。”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