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爷爷”来访
    邻居?

    李持盈疑乎的看了太平公主一眼,注意到了一旁的裴旻,意外的道:“是你?”

    “见过公主殿下!”裴旻问了声好。

    太平公主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李持盈道:“持盈认得他?”

    李持盈眼珠子转了转,道:“认得,怎么不认得。一个不会看病的大夫,我说的没错吧。”

    裴旻见李持盈眼神有些凌厉,知她已经知道当日自己无心说的谎话,只能硬着头皮道:“公主说的是。”对于李持盈维护他的行为,心底有着小感动,只是小姑娘还不知道太平公主早已看穿了一切。

    太平公主也不点破,道:“休要胡言,裴公子可是今科状元,当世少有的少年英杰。”

    “他就是裴旻?”李持盈显然也听过裴旻的名字,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看着裴旻,也不知想些什么。

    裴旻瞧着面前的李持盈,突地有种不祥的预感。

    太平公主拉着李持盈一起走进了薛府,薛府远远比不上现今的太平公主庄园繁华,却也是别具一格的豪宅庭院。不是常见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而是有着燕赵风格的朴实大气,没有那么多花花草草,多以奇石假山以及粗大的乔木为主。

    “如何?”太平公主眼中有些复杂,隐隐有些伤感。

    裴旻笑道:“谢长公主赏赐,这府宅大有燕赵风格。比起江南的细腻,作为燕赵人,这北地豪迈的庭院更是我的最爱。”

    太平公主颔首道:“那就好!本宫待会吩咐下去,这府中的侍婢十日后撤离,你有十日时间准备,这十日里,你可随意差遣她们。本宫有些乏了,去玉真观歇息歇息。现在这里是你的住处,你自便便是。”

    太平公主走出薛府,回头看着依旧如新的薛府二字,道:“小心的将这匾额拆下来,置放于车上。”说完,她往隔壁不远的玉真观走了过去。

    李持盈回头看着“薛府”,道:“太平姑姑,我还不知道这薛府也是你的家呢。”

    太平公主带着几分伤感的笑道:“那时候,你还没出生!”说着又回望了一眼,毅然走向了玉真观。

    裴旻将太平公主赠给他的府邸上上下下逛了遍,抛去政治目的不谈,这府院不论大小风格都很得他喜欢。尤其是书房与后院的演武场,最让他满意。府邸中的书房极大,其中藏书约五千余册,各种儒家经典自不用说,还有许多的杂文札记以及历代名家的军事著作,比薛讷的大都督府里的藏书还要多。演武场也是一般无二,占地面积广阔,有足球场一般大,呈正方形即便练习骑术与射箭都不会嫌小。

    独自在书法里想着当前的局势,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头绪,索性暂且不去想他

    。出了府邸,返回贺府。

    将今日之事,告诉了贺知章、张旭。

    张旭活的潇洒自在,并没什么所谓。但贺知章却欲言又止的。

    裴旻知他担忧,笑道:“贺老哥放心,愚弟我心中自有杆秤,如何抉择也有分寸。当前的朝局,我知道的不多,但已深入局中,却也由不得我随波逐流,终究要做点事情。”

    贺知章知他意思,长叹一声。他先前只是游离于朝局之外的存在,因为一次意外,晋升为知贡举,刚刚接触政局,立刻就引起了太平公主的注意,若不是裴旻助他渡过难关,没准现已经在去岭南的路上。他自问心思远比不上自己这位小兄弟,不再说话。

    裴旻收拾了行囊,当晚再次与贺知章、张旭痛饮一晚。次日一早便搬到了太平公主赠与他的府邸:原先的薛府匾额已经不在,换成了全新的裴府。不用说,当是太平公主的安排。

    裴旻也不拘束,将府邸依照自己的喜好,稍微整备。尤其是卧房,完全重新规划,梳妆台什么的女子之物都给搬移到仓库,将卧房换上了单身男性应有的模样,正好府中尚有太平公主留下来的丫鬟,可以帮他洗洗扫扫,又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安逸的住了下来。

    裴旻是今科状元又得太平公主器重,前途无可限量。原来住在贺知章的府邸还不觉得,如今有了自己的家,各种拜帖,一封一封,接连不断。只是一天,裴旻就收到了八十多份拜帖以及各种拜访,各种身份的都有,甚至包括四五品级的大员。他们大多年岁都在三四十之间,少数二十五、五十以上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家中有位待字闺中的姑娘……皆是说媒的,无一例外。

    裴旻不胜其烦,不得不放出消息,说母亲远在幽州,婚姻大事需要母亲做主,等日后将母亲接来长安,再做思量。还挂上了避客牌方才勉强摆脱了困局,能够静心下来想想未来的路。

    这一想到当前局面,也是大感头疼:他向来极有主见,但目前他以进入局中,还被逼得印上了太平一党的印迹。下一步如何走,至关重要。一步错,便有可能满盘皆输,甚至丢了性命,容不得不慎重。

    在这种情况下,裴旻不由暗忖:“若有一值得信任的人,相互商量商量,该有多好。”贺知章、张旭并非得不到信任,而是他们并不善于这方面的事情,找他们并没有多大意义,只是多两人烦忧。

    便在他为此事心烦的时候,裴旻得到了一则让他目瞪口呆的消息。

    “公子!屋外您爷爷求见……”

    爷爷?

    裴旻带着几分懵逼的指着自己,在他的脑子里就没有爷爷的模样记忆,只是大致的知道他爷爷在裴父二十岁的时候已经因意外去世了。若不是如此,下一任的裴家家主有极大的可能是他爷爷而不是现在这个王八蛋。裴父也不会因为恋上裴母而受到这么严厉的惩罚。直至现在,裴家都不愿意认承认裴母的地位,甚至离谱到不让她进裴家门。

    哪里冒出爷爷来了?

    裴旻本就有些烦闷,听这虚假的消息,火气登时上来了,大步冲向府外。

    这刚到门口,裴旻见到来人,瞬间转怒为喜,高呼道:“大都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