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东北格局小,真正的未来在西方
    屋外等候的人正是薛讷!

    此时的薛讷一身宽松的武士服,虽没了大都督的头衔,但依旧一如幽州时的模样,站姿挺拔,犹如立地松柏,精气神十足,没有半点的变化。

    薛讷笑道:“这才不到半年,你小子现在风光了,不冒充你爷爷,连通报都不给。”

    “哪里哪里!”裴旻陪着笑脸,邀请他入屋,“大都督这不是打小子脸嘛,在怎么风光,也没法跟您比是不。一举攻下辽东、辽西,稳定东北局势。那才是真正的威风,小子这点萤火光芒,哪敢跟皓月争辉。”

    薛讷大步走进屋内,笑道:“不错不错,领悟的够快。这只是中了状元,还没步入官场,奉承的官话就学的十足,是做官的料。”

    来到大厅,薛讷左瞧右瞧,不住点头道:“你这新家不比我在长安的宅子差。长公主对你是真不错……”

    “当然!”裴旻笑道:“只是这礼送的太重,我就孤零零的一人,那里需要这么大的屋子?打扫都忙不过来,本想去召请几个侍婢,问了问工钱,一点也不低,还吃住全包。想了想,索性就不请了,爱怎么样怎么样,等我真当了官,有了稳定的俸禄。在看着请几个……现在府中的侍婢都是长公主留下的,要不了几天便要走。”他说话的时候跟薛讷打了打眼色,让他注意一些。尽管裴旻不觉得太平公主有监视他的必要,但小心总没坏处,所有的侍婢都是太平公主的人,就算无意中听到一些事情,不排除会告密的可能。

    薛讷会意,不说一些敏感的事,与他聊着近况,家常。

    薛讷说起了裴母:“在离任的时候,特地去了趟你家,与你母亲聊了聊,她一切安好,只是念你念的慌。在走之前我还安排了杜宾客帮着照拂一二,他为人持重,你大可放心。”

    裴旻激动的起身拜了拜,没有什么消息比得到母亲的近况更加值得高兴了。现在长安朝局混乱,太平公主与李隆基的博弈,愈演愈烈,张说又一位追随李隆基的宰相给太平公主赶到了洛阳,现在李隆基身旁可用的人才屈指可数,困窘自不多言

    。唯一值得帝党高兴的是太上皇李旦有点反悔了,延迟了李隆基出巡边疆的决定,陷入了自我的纠结中,让李隆基有了喘气的机会。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混局,裴旻不愿让裴母来长安与他一起冒险,只等着大局抵定,方才接她过来。

    薛讷摇了摇手道:“不必多礼,相互帮衬而已。没有你的启发,我拿不下辽东、辽西。只是你考中了状元,我却成了白身。想起此事,心中就莫名火起。”即便此时此刻,他依旧气得横眉竖眼。

    裴旻劝道:“大都督应该从另一方面想想,我觉得大都督这一次被贬,对于您来说,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

    薛讷好奇问道:“怎么说?”

    裴旻顿了一顿道:“东北的局势,差不多定了吧?你们虽然没有给奚族契丹造成多少伤害,但杀了他们十数万的牲口,断了他们的粮食,不易于打折了他们的骨头。”

    薛讷赞道:“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崔宣道、李思敬这两个不知兵事的田舍汉,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我们断了奚族契丹的后勤,等于激怒了他们,让他们陷入破釜沉舟的死地。我们的兵士战斗力本就一般,那个时候跟他们正面对抗,那里讨得了好。死守着,不伤兵卒性命,又能不战而胜,何乐不为。非要为了一点功劳而放弃大局,愚蠢之尤。”

    看着越说越怒的薛讷,裴旻心底却明白,并不是崔宣道、李思敬蠢,而是他们若听薛讷的计策,所有功劳都归薛讷,他们仅分得奇袭破城的小功。但若正面在战场上击溃奚族、契丹,他们的功劳就显著了。说白了,就是仗着是自己的兵,不服管制,私心作祟。

    薛讷接着道:“少了十数万的牲口,奚族契丹只能尽可能的在入冬前多狩猎,以求渡过今年的冬天,无力来袭扰辽东辽西,我们有大半年的时间巩固防线。待到明年,防线巩固,奚族、契丹更加奈何不得辽东辽西。不出意外未来十几年,东北不会有较大的战事。就算有,也是不值一哂的小打小闹,动大军的可能不大。”

    “所以喽!”裴旻笑道:“如果大都督不给贬罚,那依照您夺取辽东辽西的大功,怕是要晋升为大都护了,那时不只是幽州,辽东辽西乃至于安东都护府都在您的管辖范围。听着确实威风,但您也说了没有大的战事,难不成干巴巴的在任上看戏?大唐未来战事的重心不在东北,那边格局太小,英雄无用武之地。真正能够一展所长的地方是西北是西方,是与吐蕃争夺陇右与突厥争凉州,甚至是更远的西域,跟大食国争西域主权。那才是真正大都督发挥自身能耐的时候,而不是困死在东北一地,无趣的在长白山射熊瞎子玩。如今满朝武将有哪一个资历战功能够比得上您,一但西北战事燃起,大都督必将重新给朝廷启用,而且肯定是三军主帅,那时您征战的地方就是西北战场了。”

    薛讷听的是眉飞色舞,听裴旻说道关键的地方,更是手舞足蹈,就如小孩子一样兴奋:“如此说来,我此次被贬还是一件好事?”

    裴旻哭着脸道:“对于您来说,摆脱了困在东北的局面,确实是好事。对我可就不好了,本指望有个大靠山,那里想到靠山说倒就倒,一点准备也没有。”

    薛讷拍着大腿道:“急什么,你当我为什么来找你,正是无法兑现承诺,过意不去,打算介绍郭元振给你认识。他与我亲如兄弟,又是兵部尚书。只要让你们认识,以你的本事,不用我多费唇舌,他肯定重用。再说,你说的极是有理,西北才是我辈驰骋的疆场,待我重新崛起,你小子还怕没人撑腰?那时,我带你纵横凉陇去西域开开眼见……不对,郭元振这小子是出了名的小家子气,把你给他,到时候肯定不还给我。不行,得事先给他立个字据,免得他反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