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得了花柳的和尚
    刘神威的话让裴旻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内耗法,什么家传心疾的,完全听不明白。

    刘神威也知道自己讲的有点深奥,整理了一下措词道:“也就是说人身体里的血是流动的,有一个正常的速度。这个速度过快对身体无益,过慢会导致血脉流通不畅,对身体更是大伤。”

    裴旻这下听懂了,一脸震撼惊愕,所谓血脉流通不畅,不就是后世所说的供血不足?想不到刘神威对医术的理解竟然已经精进到这个地步了,对血液的描绘虽然没有用上二十一世纪的专业词汇,但理解的毫不逊色现代,心中对那个已故多年的老神仙孙思邈更是敬重。

    刘神威接着道:“孙溥的病在于心,由母体带来的。心肺的血脉流通不畅所导致的病症。”

    裴旻看了在里头忙碌的孙溥一眼,心底吹嘘,老天爷真不长眼了,孙思邈如此德才兼备的神医,一生救济之人千千万,他的子孙竟然如此多灾多难,又是早产又有心病:心脏病还是冠心病?裴旻不是学医的,并不清楚,但是这两个病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是顽疾,何况是科技落后的唐朝。

    刘神威见裴旻听明白了,笑道:“也是我恩师医术无双,他知道这种心疾药石难医,综合吐纳养生术,创出了一套内耗的养生法,以锻炼皮肉,加速体内血脉的流动,以弥补心肺的血脉流通不畅。”

    高!真高!

    裴旻在心底对孙思邈竖起了大拇指,依照道理而言,心脏病、冠心病的成员都不适合做剧烈运动,而吐纳养生术却能在不跑不跳的情况下,让身体里的血液流动的更加顺畅,以弥补心脏的供血不足,正是对症下药。

    “只是这吐纳养生术采用的内耗的方式,以消耗筋骨的力量,来加快血脉的流动。长期练下去,对自身的筋骨皮肉会造成一定的损害!孙溥自六岁起便练习此术,当时为了唬弄他练,只说是好玩的养生法。久而久之,他习惯成自然,我们也没有于他说明,导致了这误会的发生。我也是前些日子无意听孙溥说起,才知道此事。惠范那胡僧将我们堵在此地,我们无法外出,只能托叶道长打听恩公的下落,另一边也希望你没有强练此法,伤害自身。天幸,你的筋骨异常结实,这些时日你也没有强制锻炼,吐纳养生术非但没有给你造成过多的伤害,还在无意中淬炼了你的筋骨。这倒是非我所能预料的。”刘神威说到这里也笑了起来,“这也算得上是造化,恩师创这内耗养生法的时候将孙溥的年岁考虑了进去,小孩子筋骨柔软,各种姿势不难做到。到了一定年岁,筋骨长齐,想要完成一轮,千难万难,恩公,竟然能够练齐,着实意外。我也怕这意外的发生,特地在玉真观这里坐馆,也是想将名气打出去,好让恩公闻讯而来

    。”

    裴旻也暗自庆幸,那段时间他为科举备战,并未有什么激烈的运动,想不到反而因此因祸得福了。他道:“许是我自幼练习剑术偷练舞蹈的缘故,身子的柔韧性较之正常人胜过许多。开始有点不适应,练多了,反而习惯了。”顿了顿道:“是否意味着那套功法,我不能再练了?真不能练,还有点可惜。”

    刘神威沉吟了片刻道:“倒也不是不能练,只是要适当,你现在正在长身子的时候,身体恢复的快,若辅以外力的辅佐,或许还有增强体魄的功效。”

    裴旻眼中一亮。

    刘神威道:“是不是,到底对不对,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理论上而言是可以的。”

    裴旻道:“外力是不是指用特殊的手法让肌肉恢复?”他并不懂得医术,但早年为了装逼,特地去研究了一下怎么练肌肉,怎么才能练出腹肌什么的,知道一些健身知识:所谓健身就是锻炼肌肉,通过有氧锻炼,无氧锻炼来增强肌肉的力量。

    裴旻先前就有些察觉了,孙溥给他的内耗养生法偏向于无氧运动,做动作的时候全身跟着发力,没有一定的体力根本坚持不住。一般来说,做了无氧运动肌肉疼痛要持续几天才能消失,但是若能将肌肉疼痛短时间里消除,岂不意味着每天都能进行超负荷的练习,从而让自己的身体健壮坚实?

    他将自己的想法跟刘神威一说。

    刘神威赞道:“恩公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觉得可行,但到底如何,还没试过。”

    裴旻忙道:“神医也别恩公,恩公的叫我,我姓裴单名一个旻字,直接叫我裴旻即可。”

    刘神威动容道:“竟是新科状元郎,失敬失敬。这也太巧了,想不到恩……裴公子就在隔壁。”他受到惠范的逼迫,暂时困在了玉真观,但玉真观往来礼拜的信徒不少,兼之前来求医的病人,他们时不时的会聊一些长安城里的新鲜事。目前长安城话题的风云儿莫过于高中魁首曲江扬名并且深得太平公主器重的裴旻。刘神威对于裴旻的事情,可算得上是耳熟能详了。

    裴旻有心让刘神威助他锻炼筋骨,问道:“神医怎么还困在这玉真观,当初到底什么原因。惠范那个恶僧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刘神威冷笑了几声道:“不是他胆大妄为,而是他不敢放我出去。”他有些难以启齿,也有些无奈,但说到这事,再次谢了裴旻当时的援助恩情。

    裴旻道:“若神医有什么难处,可以与我说说,我帮着出出主意,一个恶僧,还能翻天不成?”

    刘神威沉吟了片刻,也觉得这般困在玉真观不是个头,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见只有薛讷一个陌生人。

    裴旻忙道:“太公,不是外人。”

    薛讷开口道:“老神医真是健忘,当年你还给家父看过病呢。”

    刘神威看着薛讷半响,恍然大悟:“原来是大都督……”他还不知薛讷以是白身的事情。

    薛讷也没有多言,只是道:“这天子脚下,谁这么大胆……”

    刘神威苦笑道:“那日惠范邀我去给他看病,经我诊断,他得的是花柳病……”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