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守中致和
    贺逸因为剑术非凡,得到了惠范的器重,将他收为徒弟,充当护卫。

    惠范大鱼大肉之余,也会分给贺逸一些肉汤

    。贺逸摆脱了追杀的苦,吃好喝好还有女人玩,也安心的呆着做他的释杰和尚。

    裴旻当着贺逸的面,打了惠范,等于是打他这个护卫的脸。

    贺逸二话不说,刷的一剑,斜刺而至,长剑直刺裴旻心口。

    裴旻眼睛顿时一亮,贺逸出手极有章法,拔剑刺击,一气呵成,没有数十年的功底,绝难办到,而且这一招来势虽凶,却是虚招,有万千杀机藏于其后,造诣非凡。

    想不到惠范身旁,竟有剑术这般高明的好手。

    如此好手,值得拔剑一战。

    “锵!”

    裴旻长剑蓦地出鞘,青光四射,手上幻化出青色白练,剑光像雨点般向贺逸身上洒去。

    贺逸面色一变,长剑挥舞,使出乱披风剑法,白刃映日,有如万道银蛇乱钻乱窜,想要将裴旻的剑招尽数接下。

    裴旻却微微一笑,当中一剑向贺逸眉心刺去。这一剑纯粹以速度和气势取胜。剑才刺出,一股惨烈之气已弥漫全场,一剑之威,有若怒涛击岸。这一剑却是昔日幽州号称“义薄云天”的豪侠李五义的双手剑技,就是他那以命搏命已死换死的一招,裴旻加以改良,成今日之势。

    只是往返两招,贺逸便有种憋屈的感觉堆积在胸口,在外人看来,他们洋洋洒洒的对了两招,不分上下,唯有贺逸知道心中的难受。对方不过一个少年,竟然能够看破他的剑势,他的杀招还未变,对方已经率先一步施展出破解之法,打的特别被动。

    他纵横蜀中,也跟不少同辈人交手,却从未有一人给他如此压迫力。对方才这般年少,简直可怕……尤其是这刚猛霸烈有来无回的剑招,更先一步出现在他要出剑的地方,将他的剑路给阻挡住了,出剑都不流畅,心头难受之极。

    贺逸从川蜀逃出,历经血战无数,经验丰富,知道此时万万不能后退,一但后撤对方的剑招必会如洪水缺堤般往自己攻来。

    别无选择下,贺逸坐马沉腰,身前忽地爆起了一团剑芒,取的是裴旻的心口。

    对方的剑势极快,手腕一动,剑芒立即迫体而来,竟然较之裴旻由要快上一分,后发先至。

    “锵!”

    裴旻笑容不减,身子略微倾斜,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院落之间。

    裴旻的剑斜劈在贺逸往上挑起的剑刃近把手的剑镗处。

    贺逸全身一震,触电似地往后退去,虎口都给震裂开了,手中长剑险些把握不住。

    裴旻是看准了贺逸的下一式剑路必定会以灵巧取胜,故偏以拙制巧,以重胜轻。如今他力量与爆发力皆有提升,这一以强击弱,立取奇效。

    贺逸一脸震撼,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术竟然在对面这个少年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怒由心生,甚至无视了惠范的叫唤,长剑一伸一刺使出了青城派的镇派绝学大道九玄剑。

    裴旻见对方长剑平平刺来,本不以为意,正想出手,突地发现自己无从下手,这如此平庸,丝毫不见奇诡之处的剑招竟是天下一等一的妙法

    !

    原来青城派的绝学大道九玄剑包含道家原理,共分三个境界前三招是“守中致和”,中三招是“了一化万”,最后三招是“万化归一,一归虚无”。

    大道九玄剑的前三招是纯粹的防守剑势,正是让人无从下手,从而自己乱了步奏。

    裴旻见猎心喜,却不信这世界真有破不了的招。

    草圣剑甩手而出,手中剑化作千万光点,如长江大河般的威势,对着贺逸倾泄而出。

    若说裴旻的剑如长江大河,贺逸却是江河上的孤帆,随波飘摇,摇摇欲坠却有稳又磐石,连挡裴旻十剑依旧不坠。

    贺逸暗自叫苦,精于大道九玄剑的前三式是他杀出川蜀的关键,哪怕遇上实力胜过他的,也能凭借三招守势逼得对方退而自乱。想不到对面这个少年郎竟然强行以海浪般的攻势力压着他打,自身毫不受干扰。在如此下去,自己这条孤帆终有翻到的时候!

    裴旻见自己一时半刻竟破不了这古怪剑法,心中一动,剑势一变,一剑平平刺出。

    这一下轮到贺逸傻眼了,对方竟然也施展出了大道九玄剑……

    剑势剑招以及关键要点,竟然分毫不差,无从下手。

    贺逸从未遇上这种情况,甚至衍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这少年郎也是出自青城派,此来是抓他,清理门户的?

    贺逸眼中杀机隐现,但对守中致和的大道九玄剑却无任何办法,心中念道:“大道九玄剑整个青城山通晓之人越不过五指之数,还都是上了年岁的长辈。一个末学后进,即便要学也该远在我之后。论大道九玄剑我又岂会输?”

    心中念想,手中毫不停歇青锋回旋,剑身不住颤动,又是平平一剑划出。

    平淡的一剑,却含着不平凡的变化。就在两剑相交的时候,贺逸意图变招,裴旻却快他一步,完成了变招,贺逸翻转手腕意图在变,再一次惊觉对方又快他一筹,一连五变,他竟然简单的变招都做不到了,剑势散乱……

    裴旻一声不响,长剑由慢转快,闪电般刺破了他的防线,于他手背重重的一拍,长剑落地。

    贺逸心若死灰。

    惠范胸口印着偌大的脚印,赤红着眼等着裴旻,喝道:“裴旻,在我的地盘,容不得你放肆!”

    裴旻笑道:“我就放肆了,你敢如何?一个六根不净的贼秃驴,还打不得你了?要不是刘神医在乎孙溥的未来,小爷我跟你说话都嫌脏。”说这话的时候,他目光瞟了一眼那不干净的地方。

    惠范的脸色瞬间憋成了绛紫色,狠声道:“佛爷有长公主护着,就不信你敢说。”

    “那就试试?”裴旻双手抱胸,嘲讽道:“我也不用将此事公之于众,得罪长公主殿下。只要我将跟长公主一说,你觉得如何?长公主会放任一个随时都可能掉脑袋的蠢货在她身旁?”

    一物降一物!

    惠范脸色瞬间变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