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服软认栽
    正文之前,对前文做个修改,经过查找资料典故,“爷爷”一词,确实有些不妥。为了精益求精,改为更加恰当的太公。

    **********

    没有人比惠范更加清楚太平公主的手段,他亲眼见过桀骜不驯的黑道巨擘不服约束管制,让太平公主轻描淡写整死立威的事情。上次要了他半条命的惩罚,只是“略施小惩”而已,真正惹怒了她,还不如寻死更加痛快。他能得太平公主器重,所依仗的唯有手中的一群死士打手。若让太平公主知道,他的脑袋随时不保,哪里可能将资源交给他管制。没了资源,他一个六根不净的和尚,又凭什么身居高位?

    心念于此,惠范不觉冷汗淋漓。

    裴旻不屑与他多谈,直言道:“我为人处世向来一根筋走到底,要不不得罪,要不得罪到死,让敌人无翻身机会。你我大仇算不上,可时不时弄我一下,我可受不了。本想直接让你翻不了身,但刘神医意图息事宁人,此事我个外人倒不好过于插手干涉。总之给我一句话,你若继续纠缠下去,鱼死网破,还是老老实实的缩着。你那点丑事,除了当今皇上,没人有兴趣知道。”

    惠范强行挤出一个笑脸来,他手中数十个江湖好手以及数百恶僧,虽不足以成大事,关键时候还是能取得奇效的:且不闻李世民玄武门之变,真真靠得住的打手只有三十几人?若不是高士廉开打了监狱,给死囚发放兵器,许以活命的机会以他们充数。连百人都凑不齐。但就是这百人,开启了大唐全新的篇章。

    李隆基不至于忌惮惠范手中这数百人,可是能够将这数百人除去,他却很乐意的。

    惠范望着裴旻的眼中有些些许惊惧,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就是个疯子,自己的把柄竟然落到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手里。一时间他突然庆幸起来,若不是有刘神威在,对上这个小疯子,哪里有条件可谈,忙道:“裴兄……”

    裴旻脸色却是一僵,来到这个世界,与他称兄道弟的是颜杲卿是袁履谦是张旭是贺知章,他们无不是或是精忠为国,为百姓请命的俊杰,或是才气横溢的骄子,都是天下一时之选。惠范这种染花柳的贼和尚,有资格与他称兄道弟?

    惠范见裴旻变了色,想起先前不屑与他做兄弟的话,赶忙改了口道:“我惠范今日认栽了。把柄落在你手上,无话可说。为了我自己的前程,我答应你,不再找刘神威他们的麻烦……”

    “好

    !”裴旻点了点头道:“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说完,他也不愿意在这晦气的寺庙里久待,也不打招呼,直接走了。

    惠范脸色阵青阵白,遇到比他还恶的人,心底有气也无处施展,便如泄气了皮球,垂头丧气的往别院走去。

    唯有贺逸一脸莫名,看着裴旻的背影,心道:“他不是来抓我的?”想到那可怕的剑术,半点也没有青城剑法的影子,突然涌现了一个可笑的念头:对方根本就不是青城派的弟子,之所以会使大道九玄剑是从他那里学去的,自己练了三年,对方现学现卖……一瞬间,贺逸有一种一把年纪活在了狗身上的感觉。

    回到了府邸,裴旻先去了玉真观,将惠范妥协的事情细说。

    刘神威松了口气,心中的大石落下,他自己一大把年纪,一切都无所谓,可孙溥却是不同,他还有很长的路。

    “东西差不多备齐了!老朽去与叶道长道个别,与公子一同回府。老朽对你口中的那个理疗师很感兴趣,回头可以与我说说。”

    “好!”裴旻眼睛眯成了条缝隙,当时他聘请刘神威做私人医生的时候,刘神威有些不明白,这生病就医,没生病请个医生在家里供着什么意思?

    裴旻也跟他粗略的说了理疗师这个职业,在二十一世纪几乎所有知名的运动员都会有私人理疗师。他们负责给运动员调整训练强度,为他们按摩肌肉,调理身子,以最佳的状态训练以及赛场征战。刘神威通晓按摩手法针灸活血之术,又精于消除疲劳身体损伤的药浴,简直就是完美的理疗师。

    有刘神威这样的神医在一旁看着,裴旻觉得自己完全不用担心会因为激烈的运动而导致身体受损。

    刘神威治病行医,活了一把年岁,还不知医术可以这样用,也起了好奇之心,昨天还特地研究了一宿,发现很多东西真如裴旻说的那样,只是从来未有尝试过。裴旻有心当以身测试,在与他而言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带着刘神威回到了裴府,裴旻见薛讷正在演武场捣鼓着一些新鲜玩意,跑马场给他安装了十几个木门,木门的四周插着细尖的木刺:木刺尖在阳光下透着森冷的寒光,裴旻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激灵,有着不好的预感。

    “太公!您这是?”裴旻远远的给薛讷打着招呼。

    薛讷笑道:“骑术讲究的是精细,是控制力。这是早年我们军中流行一种嬉戏玩法,叫做透剑门,用刀剑编列成门的形状,让兵士骑马穿过,真正的善骑者,在剑门中来回往返,过百门而不伤自身。你先用木刺试试,随着你的骑术增加,我会不断的加长木刺,最后装上兵刃。这透剑门不但可以锻炼骑术,还是磨练一个人的胆魄……连区区剑门都不敢闯,上了战场铁定是个怂蛋……现在没有多少人有那个胆气这般玩耍了。你若是害怕,我可以让人把木刺削平了去。”

    裴旻看着那一道道的扎满木刺的们,心中不由一阵向往:以闯剑山为嬉戏,无怪当时的唐军能够战无不胜。但听薛讷的话,立马跳了起来道:“太公这是什么意思,小觑我是不是,别说这木刺了。即便是真剑山我也敢骑,给我十天时间,保证能在剑山里来去自如。”

    “胡吹大气!”薛讷哼了一声,让裴旻将马牵来,耐心的教着他如何平稳的在马背上奔驰,如何才能在冲刺的时候稳住重心,各种御骑技巧。

    刘神威在一旁观察这裴旻的体力情况,手中还握着毛笔,随时随地的记载裴旻的情况。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