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谣言四起
    在薛讷的指点以及刘神威的辅助下,裴旻闷头府中苦练骑术与骑射技艺。

    然而就在裴旻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候,长安城中莫名的传出了一则风流韵事:今科状元裴旻已经成了太平公主的入幕之宾了。

    太平公主的风评本就不好,时不时的都会传来一些关于她的风流韵事:从最开始的张易之、张宗昌到今时今日的是宰相崔湜、尚书右丞卢藏用甚至胡僧惠范都有类似的传言,让人分不清真假到底如何。但世界上从不缺好事之人危言耸听,人云亦云。

    这一次轮到了裴旻!裴旻这今科状元的名望在长安还未冷下去,消息立刻得到了广泛的流传,成为长安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短短的几日时间,几乎大半个长安都知道这件事。

    事情越传越真实,诸多事情莫名其妙的给泄露了出来。

    比如太平公主赠给裴旻的房子是薛绍的,薛绍是太平公主第一任丈夫,是她最钟意的丈夫,即便后来在武则天强迫之下,嫁给了武攸暨,成了武家的媳妇。但她每月都会去薛府住几天,让武攸暨成为长安城的笑柄。再比如裴旻轻易的通过了吏部复考,一切都是太平公主暗中操作,还有尚书右丞卢藏用求见太平公主等了半日,却比不上刚来不久的裴旻……

    各种事情,有板有眼,仿佛亲眼所见……

    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越传越真实,竟然渐渐成为大家默认的事实了。

    这谣言的背后却惹怒了一人,正是意外成为配角的卢藏用。

    “竖子,敢用我名,可恶至极!”

    卢藏用此人才华横溢,擅于写诗作赋,且工草隶、大小篆、八分书,还出生于范阳卢氏,称一句文采风流的豪门公子毫不为过。但他走上仕途的手段极不光彩,身为一等一的豪门却通过自吹自擂得到的名声,不断在皇帝附近的山中“隐居”以吸引皇帝的注意,为此还得到了“随驾隐士”的外号。他官迷似地做法成功获得了武则天的注意给了他一个左拾遗的八品官,从此青云直上,用不出几年就做到了吏部侍郎,现今以是尚书右丞,成为尚书省的大佬之一。

    谣言说的有板有眼,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种半真半假的谣言最难辨认,也最容易取信于人。

    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谣言不管是真是假,都是有人刻意流传出来有意操控的。不然不可能这般有根有据。至于源头是谁,想要查却不容易查得出来了

    。

    卢藏用已经在心底断定这谣言是裴旻自己自导自演的戏,这种做法在他看来如同他当初的终南捷径,扬自己名而得到封赏重视,通过吹嘘自己与太平公主有露水姻缘而受到太平一党的接纳与重视……

    对于这种做法,卢藏用并无任何不满,反而极度欣赏。但是借用他的名以踩他来提高自己,这就不是他能忍受的了。何况那一天太平公主无视他先见裴旻,本就让他心中极不平衡。

    “叔父稍安勿躁!”裴羽恭敬的低着头道:“侄儿早与叔父说过,裴旻此人狡黠如狐,为了晋升无所不用。千万不可小觑了他……侄儿落到今日田地,也是因为他的缘故。”裴家作为仅次于五姓世家的存在,与五姓世家也有着深入的往来。裴羽的一个姐姐就嫁到了范阳卢氏,论及辈分裴羽正是卢藏用的侄儿。裴羽当初来到长安,凭借着这份关系住在了卢藏用的府邸。

    经过接触,卢藏用也欣赏这位侄儿的干略,有心将他领入了太平公主的阵营,在他领着裴羽去见太平公主的时候,还发生了太平公主先见裴旻这件事情。

    卢藏用方才知道裴旻与裴羽竟然有如此深仇。

    裴羽自少不了诋毁裴旻暗地挑事的言论,卢藏用当时听了一笑而之,并未深信。作为混迹朝廷多年的重臣,不会轻易听信任何人的三言两语。但今日事情牵扯自身,再来联系裴羽的挑事之言,哪里还有不信的道理。

    卢藏用冷哼道:“小小竖子,真是胆大妄为!当真以为我卢藏用好欺负?”

    裴羽眼底诞生喜意,其实传播流言的人哪里是裴旻,正是他……他见那日太平公主先见裴旻的行径引起了自己这位叔父的不快。还看出来卢藏用不敢怪罪太平公主,心底的不满是冲着裴旻去的。他乘机挑唆不成,背地里又加了把火,果然将卢藏用给激怒了。

    卢藏用想着太平公主对裴旻的器重,自己也不好直接出手,看着裴羽,心念一动,道:“贤侄,那个裴旻不是嚣张的说什么一辈子把你踩在脚下的话?嘿,我就不信了,你在礼部好好表现,最多三个月叔父给你升官,先让他知道知道厉害。我却不信,他一个毛头小子能在入仕短短三个月晋升!”

    裴羽作揖道:“未必不能,叔父有所不知,裴旻此人兼资文武,确有不凡之处。据我所知除了文考,他还获得了科举武科的资格,不日即将参加武科考试。”

    “什么?”卢藏用一脸的莫名:“他以高中状元,难不成还会去考武科?”

    裴羽颔首道:“他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而且他剑法当真了不得,步射也有一定造诣。骑术骑射什么的还不清楚,但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他有七成的可能考中武进士,至于武举异等也有一定的可能吧。”

    卢藏用皱着眉头看着裴羽,带着几分震撼的道:“他真如此了得?”

    裴羽苦笑道:“尽管不想承认,他确实是个难缠的人物。能得大都督、长公主一起看中的人,岂会等闲。”

    卢藏用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寒声道:“如此说来,到不能坐视不理了。我记得负责武科的兵部员外郎是窦辰,他是右羽林将军是李慈的表兄,李慈是大将军常元楷的下属……或许!”他心念于此,对裴羽道:“你以我的名义分别修书给常元楷、李慈,我要请他们过府一叙。”

    “是叔父!”裴羽躬身领命,转身而去,嘴角露出了森冷的笑意。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