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武科来临
    “驾!”

    裴旻双脚轻夹马腹,口中念着薛讷传授他的骑射口诀:“势如追风,目如流电,满开弓,紧放箭,目勿瞬视,身物倨坐,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在高速奔行中,裴旻直立着身子,持弓审固。

    这不习骑射,不知骑射之难。

    裴旻习了骑射才知道步射与骑射完全是两个概念。步射别的不说,说白了就是弯弓射箭,饶是这简单的弯弓射箭,也需苦练多年,才能精通。何况骑射:奔跑中的马匹再如何平稳都不可能避免上下起伏的颠簸,御骑着想要避免马背上的震荡,大多会选择踩在马蹬上,将重心固定在两脚,臀部微微的离开马鞍,以半站立或站立的姿势射箭。如此一来,对于骑术又是莫大的考验。而且就算如此,也避免不了上下起伏,想要如步射一般瞄准,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后还要兼顾弯弓箭射时用力过度重心的不稳。这一切面面俱到,才能射准一箭。与步射个中难易,几乎不用道理来计。

    在这二十余天,裴旻苦练技艺,除了吃喝拉撒睡,几乎日夜不停。换做他人,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因为习武不是读书,读书人只要意志足够坚定,寒窗十年也是正常事情。习武却是消耗气力消耗身体的活儿,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定的界限,过了这个界限,哪怕在精壮的人,也支撑不住。

    而裴旻身旁却有医术超凡的刘神威,至孙思邈仙逝之后。医道一途,整个大唐未必找得出第二个能与刘神威相提并论的。刘神威与他师傅孙思邈有所不同。孙思邈的医术很全面,针灸儿科外伤内科草药学样样精通,甚至连妇科都很有造诣,刘神威却主攻针灸、药草学,其他方面远不及孙思邈,但在这两方的造诣并不逊色孙思邈多少。

    刘神威作为裴旻的私人理疗师,每日三次为他针灸活血,给他按摩疲乏肌肉,每天晚上还为他准备了药浴,恢复他受损的筋骨肌肉,使得他的身体处在最健康的状态,接受锤炼。

    短短二十三日,裴旻在刘神威的帮助下,他的练习量甚至超过一般习武之人大半年的总和。

    日复一日的锻炼,加上药浴的修复,使得裴旻的筋骨更加结实,力气又度大了许多,甚至连胸肌腹肌块都出来了。要知道今年他满打满算不过是十八岁而已。

    在小栗毛速度提升至最快时,裴旻稳住身形,抹羽取箭,对着五十步之外的箭靶,张弓拉弦

    。他使用的是薛家特有的家传射法:在持弓时让前手抓住弓把,弓把的另一侧靠着四个指节,拇指平放用来靠依箭头,特地收回食指,让拇指不干扰弓弦。这套射法是薛仁贵改良胡人射术而演变骑射的手法,胡人自幼习得骑射,经过千年的千锤百炼,他们的骑射手法高效而有力,非中原射法可以相比的。大唐向有海纳百川之心,从无固步自封的思想。薛仁贵当时练兵的时候,特地找了麾下的突厥将军传授草原射术。薛仁贵也在一旁瞧着,他的骑射功夫天下无双,将草原射术的精髓,融入到自己的射术中,传给了后人。

    “嘣!”的一声,弓弦震响!

    箭羽如流星一般射在了箭靶上,骑射之考并不要求强制命中靶心,只要射在箭靶之上,就算合格。

    “十中其八!精进之快,足以羞煞我那些不肖子孙。”薛讷越看裴旻越是欢喜,对于裴旻有这种成绩满心赞赏。赞扬的不是天赋,而是毅力耐心。裴旻闻一知十,能够举一反三,确实才智非凡,但骑马射箭是硬功夫,不是只靠才智就能学得会的。需要的更多的是耐心刻苦,要不厌其烦的死练,只有熟才能生巧。裴旻做到了,二十三天里,除了参加吏部复考之外,他从未踏出过裴府半步,一门心思的练习骑射之术。这份毅力,让薛讷都为之动容。

    裴旻下得马来,来到薛讷近处,赔笑道:“那是太公指点的好!”

    薛讷为人严谨,并不喜欢这奉承之言,轻哼了声道:“莫要太过自傲,你的箭术看似到了一定水准,实际上远不及你现在展现的实力,甚至一半都没有。”

    裴旻并无任何不满,反而心悦诚服的颔首道:“太公说的在理,我心底也清楚的很。骑射之术,需要常年累月的累积才能成形,我现在能有这水平,是因为日夜练习,有着超凡的习惯与手感……只要我一段时间不去练,这习惯与手感冷却消失,真实的水平就会显现。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也是习武之人,若这点都看不明白,也是白活了。太公放心,即便过了明日的武科,我也不会输于骑射方面的练习。不求达到太公这般水平。至少日后上得战场,能够策马扬鞭射杀敌酋……”

    薛讷更是满意,学得骑马射箭不为战阵杀敌,难不成还强健体魄?他向来看不起江湖人的原因就在此处,以他而言男儿立身于世,有一身武艺,却不求保家卫国开阔疆土,跟废物没什么两样。

    “明日就是武科,今天我教你一些关键的学问……走,跟我去西市!”

    与此同时!

    常元楷再次找上了负责武科的兵部员外郎是窦辰。

    作为父亲,哪有不想自己儿子好的,为了不争气的幼子,常元楷费尽了心思,奈何儿子自己不争气,到手的进士给送了出去,还跟裴旻结了仇。

    就在长安盛传裴旻给太平公主睡了之后,常元楷没少犯愁。他这条命已经跟太平公主绑死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得罪了太平公主的男宠,以后万一给自己穿个小鞋,岂不遭罪?就在他心底七上八下的时候,卢藏用找他商量对付裴旻,并且说了谣言的事情。

    常元楷这才松了口气,他不想见裴旻在太平公主这里崛起多添麻烦,与卢藏用一拍即合,当即联系上了李慈,通过李慈结交了窦辰。

    窦辰在兵部员外郎这不大不小的位子上苦干五年,得不到升迁,将此看成了机会。

    面对常元楷的到来,窦辰自信满满的说道:“大将军就放一万个心,一切安排好了,明日定让那裴旻吃不了好!”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