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巨汉挑事
    所有考生列队,裴旻左瞧右瞧周边大多都是三五大粗的壮汉,没有一个认识的,索性毕恭毕敬的站着,等着兵部员外郎窦辰的安排。

    窦辰老生常谈的说着武试的规矩。

    文试因为裴旻的介入,已经改革成糊名制度,武试却一如既往的重复旧制以残酷的淘汰赛为主,考的是勇技:分别有马射、步射、马术、举石、擂台战、马战加上开始的相貌一共有七个项目。七个项目,每个项目又分甲、乙、丙、丁四个成绩。用现代的词语来解释:甲是优等,乙是良,丙属于及格线,而丁的成绩意味着不及格。过了及格线考生都有资格留下来进行下一轮的考核,但你若得了一个丁的成绩,不管你其他成绩如何优秀,最后面临的都是无情的淘汰。也就是说七个项目每一个项目都要拥有及格线以上的水准,一项不合格都不行。取得五项甲等成绩,封为武举异等,地位如同进士及第。三项甲等两项乙等以上,封为武进士,余者淘汰。

    规矩并没有任何改变,早已人尽皆知。裴旻心性沉稳听得仔细,个别沉不住气已经开始放眼四顾了。

    窦辰说了小半小时,方才结束。

    百余考生在窦辰的分配下,分成了四组,称为天地玄黄,每组二十余人,分别开始马射、步射、马术、举重四个项目。四个项目同时进行,以节约考生的时间。

    武考人数不多,还不被重视。历届武举向来都是能一天搞定决不拖到两天完结。

    裴旻给分配到的是地组,地组第一个开考的项目是马术。

    在引导官的引领下,裴旻与一众二十余人,来到了兵部后院的马厩处。

    尽管窦辰已经说过,引导官还是很客气的重复了一遍道:“你们有小半个时辰挑选马熟悉马儿……”

    引导官的话音未落,心急的考生已经往马厩涌去了。

    马术比试,御马技巧固然重要,但一匹好马以及得到马儿的熟识也很是关键,只有小半个时辰,时间格外珍贵。

    裴旻也随着考生一同进入马厩,马厩里有三十余匹形态各异的战马,考生中不乏相马能手,纷纷寻找着自己心仪的战友。

    脑中想着薛讷传授他的马经,裴旻目光在三十余匹战马中来回巡视,发现这些战马的品质都是优秀,只有小小的细节差别。也知兵部的用意,他们是真心想抉择出善骑好手,而不是让考生凭借马匹的优势获胜。即是如此,裴旻也没有逐一细挑,见前方不远的一匹黑色骏马鼻头粗大,前蹄的肌肉竟然与后蹄一样多,眼中却是一亮:鼻大而肺大,肺则能跑。前后蹄的肌肉一样,意味着此马前蹄有劲,一般而言。马狂奔起来发力以后蹄为主,后蹄肌肉壮硕理应胜过前蹄。前蹄与后蹄一样多,说明这匹马经常做冲刺爆发的练习,爆发力一定不差。

    他向那匹黑色的骏马走了过去

    。

    忽然一股大力从他的身侧涌来,一时不察裴旻给撞得向右倾斜,连走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裴旻心头火起,扭头望去,却见一个巨汉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正用那大若铜铃的眼珠子,恶狠狠的瞪着他。

    心念电转,虽不知什么缘由,但裴旻以可以确定这巨汉存心找茬,先前那一撞力量奇大,若非他精通武艺,下盘功底奇佳,早已摔倒在地。那种力量的碰撞,不可能是无意间的擦身而过。对方存着撞他之心,更没有理由会摔个屁股蹲。

    他是故意的!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裴旻脸上的怒火烟消云散,堆起了满脸微笑道:“这位兄台抱歉,一心相马,没有注意足下在我身后。无意碰在了一起,不好意思!”他作揖赔礼,心中虽怒,却等着对方的发招。在武举的时候挑事,很明显这巨汉完全没有考武举的心思,自己若莽撞的跟他正面起了冲突,只会让针对他的人称心如意。

    乘一时之快,遂了黑手的意,是最愚蠢的事情。

    巨汉显是有些意外,霍然起身。

    裴旻先前还不觉得,巨汉这一站起登时让他神色一愣:巨汉是名副其实的巨汉,身高竟达七尺有余,差不多二米二左右,几乎与后世中的打篮球的小巨人姚明不相上下了。关键是姚明并不结实,而面前的这个巨汉魁梧的跟一座山一样,肌肉盘虬的手臂仿佛蕴涵着无穷的力量,乱蓬蓬的头发随便在脑后扎了个大结,尽显武人风范。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毛茸茸地露出一双虎目,竟如一尊怒目金刚。

    果然,如他想的一样,巨汉并没有就此罢手,爆喝一声:“受爷一拳,爷在于你道歉。”他奋起一拳,猛砸裴旻右肩,呼的一声,他的拳头,竟然夹着一阵劲风,有着破空的声音。

    裴旻神色一变,身形果断向后急退。

    砰!

    硕大的铁拳打在了他挑选的那匹黑马屁股上,裴旻明显看见骏马屁股上的肌肉如石入水中一般,竟然有着波纹向外扩散。

    这一拳头之力,将马屁股上的肌肉打成了碎肉……

    骏马连嘶鸣都来不及,直接翻到在了地上……

    裴旻一脸震撼,这一拳若是打中了,他的右手少说大半年无法使力。这巨汉的力量,犹若霸王再世,怕是李翼德那样的猛士在这力量上也要输他一筹。

    巨汉一拳不中,第二拳紧跟而上,这一次打的是他的左肩。很明显巨汉无意伤他性命,只是想废了他的左右手,让他失去武举资格……

    裴旻知道他拳头的厉害,哪敢正面抗衡,一个后翻闪避了开来,他心中叫苦,兵部军事重地,不能随意带着兵器入内。剑不离身的他,还是首次没有带剑出门。他的拳脚功夫一般,对上寻常人倒是还可以,但是巨汉的神力委实骇人,挡都不能去挡,更别说交手。余光见不远处有一个挑马草的木耙,他毫不迟疑,果断向木耙冲去,感到背心的拳风跟至,一个鱼跃将木耙握在手中。

    啪!

    用膝盖一折,木耙断成两截,留在裴旻手上的短棍正好三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