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喧宾夺主
    三尺木棍在手,裴旻顿时底气充足。

    见巨汉由不放弃,故作怒道:“在这样,我要还手了!”

    巨汉无动于衷,一步一丈瞬间就逼到了近处,又是刚猛霸烈的一拳……

    裴旻以木棍作剑,横胸斜引,画个半圆,平搭在巨汉的手腕上,劲力传出,巨汉的拳头向右一沉。这本是裴旻依仗记忆中来至后世太极理论而研究出来的卸力妙招,四两拨千斤。他用这招对付势大力沉之人,向来无往不利。铁枪姜凡为之戏耍,义薄云天的李五义也惨败此招。

    但此番挥拳之人,论及力量远非李五义、姜凡可以相提并论。巨汉这一拳的霸道刚猛,难以形容,竟有一种山崩地裂般的威力。

    裴旻的四两拨千斤在巨汉的拳头上居然失去了妙用,仅仅只是拨动三寸,就无以为继了。甚至他自己还被爆炸般的力量,震得木棍几欲脱手而出。

    眼见巨汉拳头即将近身,裴旻反应不可谓不迅速,趁着对方的拳头受到点点力量牵引,往左侧斜刺里与巨汉擦肩而过。

    巨汉身子壮硕,但毫不影响敏捷,反手去抓裴旻。

    啪!

    裴旻手中的木棍重重的砸在了巨汉的手背处。

    他快,可裴旻更快,早已料到巨汉会有这一手,交错而过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挥击的准备。

    巨汉手背有着一条红印,可很快就消散过去,壮实的身躯,让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抗击打能力,那一下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裴旻面色严肃,他早知道世间只有天下无敌的人,没有天下无敌的招。太极借力打力以柔克刚的理论确实精妙,但柔能克刚,但也须视柔的功力是否胜刚而定。先前一招交锋,他落了下风。很明显他的柔劲比不上对方盖世无双的神力,不免心中嘀咕:“此人到底是谁,竟然如此了得!”

    巨汉眼中有着点点复杂,可依旧抡起了拳头,呼的一拳,便往裴旻胸口锤去,竟是中宫直进,径取要害。他也看出了裴旻身怀非凡武艺,若不全力施为,只怕前功尽弃。

    裴旻脚步错动,身形闪处,单脚直立,如仙鹤展翅,身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倾斜,避开这一拳之余,木棍变幻无方的猛地击在了巨汉的胳肢窝处。木棍长了眼睛一般,分毫不差的刺在了巨汉的极泉穴上。

    极泉穴位于手少阴心经,腋动脉搏动处。此处遭受重击,即便抗击打能力再如何出色,也承受不住。

    巨汉连退三步,面色鼓胀,想要抬手,却发现手臂已经失去知觉,一时间抬不起来了。

    裴旻皱眉道:“不知足下是谁,你我素不相识,受谁指示,在这考场上于我为难?”

    巨汉闭口不言。

    马厩外传来一阵厉喝:“住手!你们竟敢在考场闹事?”

    裴旻回头望去,兵部员外郎窦辰以及那个不知名的引导官正气势冲冲的向他们走来。轻咬着下唇,裴旻将手上的木棍丢在了地上,目光在窦辰、引导官身上来回转悠,脑中思绪电转

    。他身具两人智慧,心思机敏不做第二人想,已经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局中:不知名的巨汉是第一手,第二手来了。

    他与巨汉交手时间不长,可引导官就在马厩外。依道理来讲,他该早来制止才对,不可能现在才来,而且还跟着窦辰一起……

    他们两人必定有一个有问题:是窦辰还是引导官?

    裴旻心念此处,不由暗自庆幸:好在自己最初就觉得不对,没有与巨汉立时争吵起来,否则百口莫辩!

    “见过员外郎、导官!”裴旻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道:“晚生不敢,只是这位兄弟脾气实在暴躁,听过一言不合动手的,却没见一句不说就动手的。我处处退让,却换来他得寸进尺,不得已还手。周边有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我裴旻也可以立誓,绝无半句假话。”

    裴旻这一自报姓名,顿时引起了一阵哗然。

    裴旻如今的名气在长安无人不知,属于风云人物。

    众人虽不知为何身为文举状元郎的他,会出现在武举现场,但能结交他,得到他的友谊,对于未来定有好处。

    他话音落下没多久,立刻有人反应过来,应道:“我能证明裴公子并句句属实,是这位兄台从背后撞了裴公子一下。裴公子素养气度非凡,没与他计较,反而向他致歉。对方却不知为何怒下狠手,若非裴公子功夫了得,保不定会什么样子。”

    裴旻对仗义执言的人,报以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余下人见了,各个暗恨自己反应迟钝,一人一句的开始附和帮衬。

    “我也能证明,是这大个子无理取闹,下手不分轻重,一拳打的马儿现在还起不了身。”

    “我也能证明……”

    “我也能证明……”

    这真实情况他们都看在眼里,即便各自在挑选马匹,没有看清第一幕,然裴旻的态度与巨汉后来的态度都看在眼里,对错了然于胸,说话也不存在什么心里压力,还能卖个人情,何乐不为。几乎所有人都附和了一句……

    窦辰见局面完全一面倒,心底有些慌乱,事态的变化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依照他的原定计划,任巨汉挑事,由他们闹起来:这一个巴掌拍不响,只要裴旻跟巨汉起了争执,不管谁先挑事的,两个人都将受到严惩,逐出考场……他这兵部员外郎地位不怎么高,但在武举上却有着绝对的权力。驱逐闹事者,即便事后追究也怪不得他。这是上策。

    裴旻若是开始就认怂不中计,也在计划之内。巨汉神力无双,犹若恶来再世典韦附身,只要他能弄伤裴旻一二。裴旻带着伤,也不可能取得三项甲等两项乙等以上的成绩与武进士无缘,将会给淘汰出去。这是中策……

    至于下策是上策、中策皆失效,由他亲自主导局面,强行以扰乱考场的罪名,将两人驱逐出考场……

    这下策有点蛮横,事后有可能受到影响波及,但为了前途还是能搏一搏的。

    可事情却不如他所想的三策那般运行,裴旻直接喧宾夺主,掌控了舆论,根本不给他主导局面的机会……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