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世上第一位文武双状元
    窦辰见裴旻连续两箭都给粗布箭靶给抵挡在外,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希望:裴旻要没力气了。这一连串的考核,不只是考验考生的各项技能水平,还考验着意志力与体力。他在兵部混了十年,当过三次总考官三次考场督导官两次考场引导官。对于武举的细节了解,鲜有人比。他见过很多考生为了争夺成绩,为了一个甲而卖力的发挥表现,到了最后关头因为体力不支而给淘汰。如此情况,年年皆有,屡见不鲜。

    裴旻已经取得了三甲一乙一丙的好成绩,接下来的擂台战、马战只要他不给淘汰,在获得一个乙的成绩,武进士便入他囊中。

    这种结果并非他想见到的,只是郭元振全程监考他没有机会从中作梗,只能看着裴旻一次又一次的展现自己的实力。

    现今见裴旻步射的拙劣表现,忽然意识到机会来了,阴谋施展不了,那就以阳谋对之。原本是他打算先考骑战最后在举行擂台战,见裴旻体力已经不支,果断将擂台战提前,还将他安排在最前头出场,让他没有休息的机会。

    比起窦辰,郭元振诚可谓目光如炬:看着裴旻平静的在一旁休息,心中浮现一个类似的典故:田忌赛马,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

    作为一代智将,郭元振没有薛讷那般神勇,能够冲锋陷阵,摧凶克敌,他今日的一切,全靠智慧获取来的。在他眼中智慧远大于勇力,裴旻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如此细腻心思,步步为营,果然了得,想着自己近年来的身体每况愈下,让他大有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感觉。

    裴旻当真表现拙劣?实际上并非如此,他在第三项考举石的时候,见排在他前面的一位考生为了争夺举石项目的甲成绩,将四百斤重的石锁高举了起来,然后累得跟狗一样的在一旁喘气,看着体力几乎耗尽了的他,先一步意识到了体力的问题。

    武举如果一切顺利极少有拖延至第二天的时候,越到后面,体力的剩余越是关键,下意识的开始节省体力。

    举石这一科目,裴旻是有实力角逐“乙”成绩的,但为了保存力气,他放弃了这一环节,只是维持自己及格线上的成绩。他的目标是五个甲,而不是为了一个乙,耗尽自己大半气力。

    步射也是一样,他以达到了甲的标准,尽管还能再射,为了大局,不抢一时风头,他象征性的射了两箭,最后这两箭莫说穿透粗布箭靶,钉在粗布上的力量都没有,给反弹出了三尺距离。

    得知下一个比赛项目是擂台战,裴旻怔了怔,莫名的看了窦辰一眼,一下子顺眼多了,想不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他竟然给自己送了一个神助攻,心中不免暗笑:“难道是友军?”他却不知,他这刻意的藏拙,让窦辰以为他没有气力了。

    七个比赛考核项目,裴旻最有把握的正是擂台战。比起战场杀敌功夫,他这一身来至于江湖的拼杀手段,在单对单的擂台战中太占便宜。诚然武艺到了一定境界,一法通万法全。江湖的拼杀手段能够化繁入简,适用于战场,而战场杀敌功夫也能由简入深,适用于江湖争斗。不过那是到了一定境界而言的,现今武举不被重视,还不至于吸引步入宗师级别的好手参加。

    随着比试的名额出来,裴旻发现自己竟是第一个出场的,心中略有所悟

    。他的对手是来至于丹阳的壮汉,自古丹阳山险,民多果劲,但不幸遇上裴旻,三下两剑便给撂倒了。

    看的窦辰瞪直了眼睛,也意识到了裴旻节约体力的做法,暗叫:贼子狡猾。

    擂台战毫无疑问以裴旻夺冠而告终,几乎没有人能够接的下他的两三剑。个别能够过上五六招的,也是因为对方力气甚大,他不愿意与之硬拼,消耗自己的体力。

    又是一个甲的成绩,裴旻坐实了武进士的事实。

    窦辰此时此刻也改变不了任何情况。

    郭元振也想不到裴旻的剑术高明至此,振奋道:“胜负定了!”他一直注意着剩余考生的体能,除了裴旻,大多人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最后一环节马战!

    马战在练习马术的时候,裴旻特地了解过个中关键,也从薛讷手中见识到了堪称天下无双的薛家戟法。薛讷有心将薛家戟法传授给裴旻,裴旻也练过几招,但比起他的剑心通明,大戟握在手中充满了不自然的违和感。哪怕薛家戟法再如何了得,在他手上也不过是残招败招。

    为了不玷污薛家戟法,果断放弃了学习戟法的念头,念于三尺青锋也确实不利马战,裴旻特地找了一把长剑。

    剑是他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第一次使用五尺长剑,非但没有半点手生,反而将长剑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自身的剑法套路也能用上。

    经过擂台战的消耗,裴旻的优势相当明显。这一轮依旧没有任何悬念,成功问鼎。

    五甲一乙一丙,武举异等,收入囊中。

    武举在这个时代并没有状元一说,异等是超出一般,特等的意思,武举异等也就是武进士中最优秀的,世人都将武举异等视为武状元。

    史上第一位文武双状元就此诞生。

    郭元振脑中已经有打响武举的策略,少得正是一个标杆,裴旻文武双状元的头衔正好可以将武举推广出去。

    今年的武举也因裴旻的夺冠而到此结束。

    裴旻并不急着离去,秋后算账说的正是这个时候。

    有薛讷的关系,裴旻再一次找上了郭元振,将今日考场发生的事情于他细说。

    郭元振原本欢愉的表情,变得严肃,那瘦小的身躯竟有着别样的威严,肃然道:“尽有此事……你放心,有人手长,插手我兵部,老夫决不容忍。”

    裴旻拜谢:“尚书明断,若查明幕后之人,还望告之,晚辈也好多多注意。”

    郭元振颔首表态,正欲细说,一人匆匆而来,在郭元振耳旁一阵耳语。

    郭元振神色竟然一变,对裴旻道:“此事老夫会于你个交代,我有急事入宫,你自便……记得速来兵部报道。”

    留下这句话,郭元振匆匆离去。

    裴旻看着郭元振的身影,心底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