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手不握剑
    王毛仲并非是个莽夫,反之他外粗内细,有着足够的机敏狡黠,只是为人过于膨胀,持宠而娇。作为一个高句丽人而且是李隆基的家奴,从一个最低下的下人爬到今日龙武将军的高位,他的能力岂是一般?

    只是王毛仲野心十足,不甘于小小的龙武将军,他要做大将军,还想要爵位,想要出将入相,功成名就,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功绩,才能满足。同时他又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在禁军圈子里小打小闹可以,真要上了战场,战阵交锋跟骁勇狡诈的突厥、吐蕃干起来,他还没那勇气。所以他一门心思的抱着李隆基的大腿,为他尽心尽力,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展现自己立功的机会。

    此次兵变,最大的变数正是常元楷、李慈所掌控的羽林军。虽然南衙禁军也在太平公主的手上,但南衙禁军并不是能够轻易调动的。需要以宰相大印写下一道调兵公文,在经过大将军的确认,十六卫大将军升帐聚兵,管辖的兵卒方可行动,匆匆忙忙间若不事先做好准备,想要短时间聚集大兵,并且进入皇城内宫是不可能的。羽林军却不一样,羽林军负责皇宫安危,就驻扎在内宫玄武门附近只要主帅一声令下,大军即可开动。控制羽林军也就成了势在必行的一步,想要控制羽林军,先杀常元楷、李慈。这也是从龙之功里除去李成器、李成义、李隆范、李隆业这些领队以及郭元振这样的谋划者之外,参与者最大的一份功劳,在王毛仲看来也是最容易获取的。

    利益动人,王毛仲如何甘心这到手的大功落入他人之手,而自己的三百兵卒成为他人的嫁衣?

    不只是王毛仲,他的部下也存着不满。毕竟王毛仲吃肉,他们能够喝汤,可一但王毛仲喝汤,哪里还有他们的分?

    王毛仲与部下合计了一下,如何将裴旻这个外人挤下去。

    王毛仲了解李隆基,李隆基此人非常现实也喜欢率性而行,他对你好的时候,会对你推心置腹,什么事情都会依你。如果你在他的印象中变坏了,他会将你的优点看成缺点,缺点无限放大。

    王毛仲知道李隆基对他极为信任,也相信李隆基对他的宠信远远超过裴旻,稍微越权,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只要自己事情干得漂亮,成功解决常元楷、李慈,一切都不是问题。

    持宠而娇,莫过如此!

    于是也就有了他部下不满不服的一幕……这不满不服也确实是有,但若无王毛仲的纵容,他的部下也不敢在李隆基的面前强出头。

    裴旻的话让李隆基、李隆范、李隆业等人目瞪口呆,他们对于裴旻的剑术只是听说,并没有真正见过他的实力,而王毛仲的本事却是他们有目共睹的,他这龙武将军的身份并没有任何水分,三招不要太夸大。

    王毛仲擅于投机取巧,裴旻的“狂言”对他而言,非但没有觉得自己给小觑,反而先一步认为这是机会,能够赶走裴旻的机会,毫不犹豫的道:“那就让我见识一下裴公子的剑术

    。”

    约斗的双方都以认可,李隆基也知与其劝说浪费时间,不如随了他们的意愿,正好他心底对于裴旻也不是很有底气,可以趁此机会见识一下:郭元振口中那惊世骇俗的剑术到底如何。

    王毛仲拔刀出鞘,他的刀是高句丽特有的刀,比唐刀要弯但比日本刀又要直上一些,有点四不像:“拔剑吧!”

    裴旻笑道:“不用了,都是为陛下效力,伤了和气,实无必要。”

    王毛仲眼眸中终于出现了火气,自己好歹也是龙武将军,让一个小辈连续瞧不起两次,哪里还有颜面,大喝一声,手中弯刀飞舞,上一刀,下两刀,右两刀,左一刀的向裴旻劈砍过去,他人长得壮实,可刀法却是轻快一路的,一口气竟然劈出了六刀,刀刀生砍硬劈,看似毫无章法,却将弯刀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但他哪里比得上裴旻轻快,左走一步,右退一步,好似闲庭信步般,都给他避了过去。

    王毛仲一连六刀,连裴旻衣角都没碰到,怒道:“有本事别跑!”

    裴旻眯眼笑道:“不跑就不跑!”

    王毛仲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劈出去了一刀,他跑字刚落,刀锋已经逼近裴旻。

    而裴旻说话的时候,也已经做好了还击的准备,握住了剑身以剑鞘尾部搭在刀背上,顺着他的力又加了几分力量。王毛仲神色大变,刀竟然不受控制的往裴旻身上砍了去,便在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上的时候,裴旻的身子向后平仰竟然向后呈现了一个直角,避开了这一刀。

    王毛仲刚想松气,却发现自己的手依旧不受控制,顺着裴旻手上施加的力量往空气砍去。他想要抽刀却已经晚了,裴旻手腕一抖,秦皇剑脱鞘而出,一半藏在剑鞘中,另一半却已经架在了他的肩膀,这个时候,裴旻的跑字,方才出口不久。

    王毛仲感受到剑身传来的冰冷寒气,眼中闪过一丝惊惧。

    别说三招,招都没出,自己已经败了。

    裴旻再次轻抖手腕,剑回到了鞘中,至始至终他连剑柄都没有握过。

    吞了口唾沫,王毛仲表情阵青阵白,长叹道:“陛下高瞻远瞩,王毛仲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裴旻展颜一笑道:“王将军刀法快捷,实是因为身着铠甲多有不便的缘故。”多多少少,他还算给了王毛仲留了颜面。

    李隆基、李隆范、李隆业等人面面相觑,裴旻打赢王毛仲并不会令他们感到意外。裴旻虽然年少,但他的气度不像是一个说大话的人,必有依仗。只是想不到他会用这种这种近乎打脸的方式取胜,实在让输得人难看。

    李隆基目光灼灼的瞧着裴旻,想着王毛仲的性格,却心领神会的一笑,心中意外安定了不少:暗忖道:“有裴旻在,至少遇到突发事情,可以有个商量的对象。”

    对于王毛仲,他心里倒是有几分反感了:王毛仲昔年很得他欢心,渐渐给他委以重任,让他去拉拢万骑。只是他性格太容易膨胀。给他几分颜色就开起染房,上次的唐隆政变也是一样,关键的时候王毛仲掉链子“避之不入”,约好的一起杀进皇宫,他却消失三天才出现

    。好在没有坏事。念及他的功劳没有责罚他,依旧委以重任,这一次仗着兵卒都是他的人又来捣蛋?

    李隆基沉声道:“裴旻的剑术已经见识过了,相信也无人不服。一切如计划进行,谁敢在关键时刻坏震朕好事,四弟、五弟,无需客气,立斩不饶。”

    王毛仲打了一个冷颤,也意识到自己玩脱了,面色苍白如纸。

    李隆基道:“抵定北军,是最关键的一步,不容有任何差错。功劳固然有大小之分,但只要一心为朕做事,朕绝不亏待。”

    王毛仲闻言,面色好看了许多,他原本就给裴旻那出神入化的剑术给震慑住了,再有李隆基萝卜大棒一套打,心中不敢有任何他想。至于他身后的几位副手,更是早已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事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李隆基领着李隆范、李隆业一起往后殿走去:武德殿的前门靠着长乐门,那里的守将是太平公主的心腹,从前门绕去凌烟阁过于危险。他们从后门抄近路,直接通往凌烟阁。凌烟阁是唐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那里平时并不会有人逗留,即便兵卒巡逻也极少巡察,很是安全。

    这细节方面的东西,李隆基能提前预算的早已事先想好。

    武德殿的后院是女眷居住的地方,平素里只有太监与李隆基一个男人。

    裴旻与王毛仲等人各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乱瞧。

    李隆范、李隆业却全无顾忌,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确实融洽,说起话来也向来无所顾忌。

    李隆业年岁最小,最好玩闹,左前右瞧,不住的摇头道:“三哥,你这后院比我王府差多了,一点也不符合天子的身份。要不由弟出资,给你翻修翻修。”

    李隆基摇头道:“如今朝局不稳,强军马政,那一个不是耗资万亿,反正我宫内没有多少人,能节省一点是一点,不必破费。你要是有心,往国库里丢些钱物,三哥不嫌少。”

    裴旻在后边听得有些感慨,节省至此的李隆基,为什么后来铺张奢华过分?难道真应了那句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李隆范笑道:“三哥,你这么一说,不就堵住五弟的嘴了?”

    李隆基一想李隆业的脾性,笑道:“原来是另有所图,说吧,看中三哥什么了,俊马还是宫里的宫女?”

    李隆业涨红了脸。

    裴旻、王毛仲等人哭笑不得,这节骨眼上,他们兄弟几人还能说笑。却不知这是他们兄弟缓解压力的妙法:在武则天的幽禁生涯中,他们越困难越会彼此说笑开开心心的面对。因此熬过了难关,熬到了今日。

    李隆范道:“就在不久前,五弟还跟我说,你宫里有一个精通医术的宫女,长得水灵呢!就是给你准备赤箭粉的那个……”无言不信说谢书友剑心不灭的万赏,机械琛哥的四千赏,机械灯泡的两千一百赏,w贞、淘说人、的两千赏、张邪归正的枪版、子路92、书友数字的千赏、看看不说话、西山木石、destinykey的五百赏以及剑齿虎王、哈哈哈刀哈哈、枭祖宗、有没有什么不存、星上风、卢森堡选帝侯、1479955380、吃酒误事的百赏,谢谢支持!如有错漏,实在抱歉!再次谢过所有订阅过的书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