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天命臣子
    李隆基、李隆范、李隆业谈笑无忌。

    裴旻本也不去在意,可听到赤箭粉这三个字,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万千思绪在脑海中一晃而过,裴旻忍不住道:“那宫女是否姓元?元氏女?”

    李隆基顿住了脚步。

    李隆范、李隆业也一脸古怪的看着裴旻,他们只是知道自己这位三哥有服食赤箭粉的习惯,而且负责帮他研磨的是一个精通医理的宫女,长得不俗,至于姓什么叫什么,他们都不清楚。

    高力士同样的一脸愕然。

    李隆基沉声道:“你是如何得知的?”他的语气有些不善,这是属于他内宫的事情,一个外人对他内宫的宫女都了如指掌,那还了得?他这个皇帝,哪还有半点秘密?

    裴旻一拍脑袋,苦笑道:“此事我慢慢说来,快,先去将她控制住,她是太平公主的人,是太平公主安排在殿下的眼线。”

    李隆基神色骤变,也不管是真是假,这种事情在当前这种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给高力士使了一个眼色。

    高力士心领神会,面色肃然的往后庭走去了。

    裴旻示意李隆基边走边说,顺便整理一下措词,总不能直接告诉李隆基是史书上记载的吧!史书上有着明确的记载,历史上太平公主对李隆基可谓全面制霸,在李隆基身旁安排了许多眼线,有着多种套路后手。其中有一个元氏女最得李隆基的欢心。在他们姑侄斗法期间,太平公主的最下策是用毒。只是下毒手法过于恶劣,又有迹可循,损人不利己,是太平公主计划套路中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办法。而李隆基每天清晨都要服食一盅赤箭粉,这赤箭粉就是天麻粉,天麻的作用是利腰膝,强精力,久服益气,轻身长年。这习惯也提供了元氏女下毒的机会。史书上没有记载元氏女的结果,不过既然记载于史册,定是给发现了。

    裴旻之所以记的如此清楚,还亏得是二十一世纪,他第一个女朋友恰好是罕见的元姓,因故对这个元氏女特别有映象。

    “这事本以为会藏在心底一辈子,却不想,果然天理循环,必有因果!”裴旻悠悠然的感慨道。

    李隆业最是性急,不耐烦的道:“你倒是说呀!”

    裴旻压低了声音,只让李隆基、李隆范、李隆业与王毛仲听到:“这事说来话长了,我长话短说。太平公主手下有一黑商,叫蒋博。他利用太平公主的关系人脉从幽州往返于长白山新罗,畅通无阻,养了一批打手。我两个好友的朋友,手中有着蒋博窥视的宝贝,给蒋博盗取了去

    。我那两个好友潜入了蒋博的家,一人将宝贝盗了出来,顺手牵羊的将放在一起的毒药也盗回来了。另一人把风意外探听到了一点消息,她听得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断断续续的说元氏女赤箭粉下毒什么的。蒋博发现丢失了毒药,大怒大急,广派人手缉拿。我得知此事,助他们脱离了危险,他们也将事情告诉了我。蒋博是太平公主的人,有心人一查便知。这太平公主权势滔天,她要对付人,何须用下毒这种下作手段?除非她要对付的人不是常人……”

    他这话半真半假,将假话融入真实事件中,显得有根有据。

    李隆范怒道:“这等大事,怎不早说?”

    李隆基伸手制止了李隆范,摇头道:“那个时候静远只是一个读书人,你让他这么说?不远万里跑来长安告发姑母?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哈哈,此事如此隐秘,静远却能知晓。可见你与朕,冥冥之中自有缘分,是老天送朕的一份大礼!”他连称呼都改变了,叫的格外亲热。

    裴旻都给他叫得一愣,细细一想,也明白过来。古代皆有表字,如张飞字翼德,裴旻穿越而来的时候并没有表字,在文举试卷时有表字填项。裴旻当时就将自己二十一世纪的名写了上去,静远,宁静以致远,诸葛亮的名言,也有着一定的意义。想必是李隆基看过他的考卷,将他的表字给记下了。

    裴旻颔首道:“确实如此,那时我也没有证据,朋友得来的手法也不正当。何况一切都是猜测,没有半点依据,百口难说。此事便藏在心底,时间一久都忘记了。若不是先前岐王提起赤箭粉,我真想不起来还有这事。”

    李隆范脸上怒气消散。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李隆基颔首道:“现在说出来也一点不晚,若真忌讳一二,闭口不谈,可就不妙。”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元氏女以得他信任,甚至有了男女间的那种关系,只是尚未给她名分而已。别说李隆业今日没开这口,就算开了,他也不会给。虽然在他眼里元氏女确实比不上兄弟情义,可已经是他的女人,却也不能随意赠人。若裴旻说的一切属实,李隆基想想都是不寒而栗。

    一行人至武德殿后院!

    “四弟、五弟、静远、毛仲以及诸位义士,一切就交给你们了!”李隆基对着众人躬身作揖。

    君王行此大礼,让王毛仲与一干兵士,与有荣焉,一个个斗志昂扬。

    出了武德殿,偌大的街道,果然空无一人。

    李隆范、李隆业与裴旻、王毛仲依照计划往玄武门行去。

    李隆基目送一行人远去,转身走向武德殿大堂:他自己这里也有要事,南衙禁军掌握在太平公主手下的几位宰相手中,他打算以皇帝的名义将萧至忠、岑羲、窦怀贞招来武德殿议事,直接在武德殿里将他们诛杀。

    走到途中,正遇上迎面而来的高力士,沉声道:“如何?”

    高力士道:“一切如裴主事说的一般,那元氏女是太平公主的人。我进屋的时候,元氏女正想将密信藏入装赤箭的竹篮里,应该是通过这种方法将消息传到殿外的。”说着他将手中的密信交给了李隆基。

    李隆基取过一看,短短的纸条上写着“宫中有变,速速准备”八个字。拳头握紧,切齿道:“严刑逼供,看看还有没有同党,实在嘴硬也不用客气,直接杀了了事。”

    高力士点头表示明白

    !

    李隆基揉了揉疼痛的脑仁,长叹道:“好在有裴旻,要是让这消息传出去,情况就危险了。力士,你说是不是真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朕向来不信天命,今天却不得不信了。不然怎会凑得那么巧,让裴旻知道了元氏女一事?若不是朕选择用他,今天我们可就功亏一篑了,”

    高力士笑道:“小奴是认为有的,陛下是天命之主,自然有天命庇佑。”

    李隆基听得大笑:“说的好有道理,朕无言以对。走,与朕一起去会会萧至忠、岑羲、窦怀贞这几位奸相!”

    **********

    武德殿的后方便是凌烟阁!

    裴旻眺望着的高阁,心中不免有些遐想,不知自己日后能不能进入这凌烟阁?若是能进,那可就再好没有了。

    他们并没有在凌烟阁逗留,直接穿过了凝云阁转道向西,来到西内苑的宫城边沿,大大咧咧的走向了玄武门。

    到了这里他们也无需在偃旗息鼓,大大方方的往玄武门行去。

    李隆范、李隆业一个是岐王,一个是薛王,自然无人敢阻拦,一直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驻扎在玄武门的羽林军大营千步之外。

    “五弟,裴主事,毛将军,一切靠你们了!我在外支援!””李隆范与李隆业裴旻分道扬镳了。他是左羽林大将军,会在关键时候出现,帮助他们给右羽林军施压。

    又走了几步,李隆业看着就在不远处的右羽林军军营,突地低声道:“裴主事,三哥不在,四哥也走了,突然有点慌了,怎么办。”

    裴旻无语的看着脸色有些惨白的李隆业,道:“怕什么,不就是假传个圣旨嘛,薛王你想,太上皇只有你们五个儿子,现在五兄弟四个都在假传他的圣旨还有一个骗他,他要罚,罚谁去?总不能将你们一并砍了吧?法不责众,我们都不怕呢。”

    李隆业一想也对,这假传圣旨的五个兄弟都有份,他父亲向来心软,不可能绝了自己的后,胆气也足了,笑道:“裴主事说的在理,不就是假传个圣旨嘛,就冲你这话。本王交你这朋友了,以后我们亲近亲近……本王是平康坊的贵客,带你去尝尝人间极乐。”

    裴旻再度无语:平康坊不就是当初他们组团押妓的红灯区?突然想到娇艳的娇陈,不免心道:“不知她现在如何?”

    李隆业心中大定,昂首挺胸的走向了右羽林军的大营。

    来到营门前,羽林军的护卫兵麻利的挡在了李隆业的面前,斧钺交叉,禁止通行。

    李隆业怒骂道:“滚开,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本王带着上皇圣旨,你们不要脑袋了,给本王让开,通知常元楷、李慈,让他们速来接旨!”无视面前的斧钺,大步走进了军营,跋扈的王爷风范尽显。

    虽说军营重地,闲人免进!

    李隆业真要硬闯,他们也不敢出手,何况如今他身负圣旨!无言不信说新书求月票啊!谢书友寂寞商道、穆易名金的五百赏以及请问你是那位、洒满满脑袋的百赏,谢谢支持!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