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三字杀贼
    偌大的军营有好几千人,而他们仅有三百!

    但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可走!

    李隆业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军营,手中举着一张黄色卷轴,卷轴上雕龙画凤,正是如朕亲临的圣旨。

    裴旻也已经混迹在了三百兵丛之中,他们一行三百余人鱼贯而入,仗着李隆业的纨绔气势,顺着驰道横冲直撞直接进了中军帅帐。

    中军帅帐固然宽大,却也容纳不下三百人,其中两百八十五人居于帐外,帅帐内加上李隆业、裴旻、王毛仲也只有十五人。这是裴旻刻意控制的数量,若帅帐中安排了太多的人,必然会引起常元楷、李慈的戒心,将之视为九死一生的龙潭虎穴,从而不敢入内,但只要帐内人少,就算是明知是鸿门宴却也不得不闯。

    玄武门是太极宫的北门,地居龙首原余坡,地势较高,俯视宫城,如在掌握:是宫城北面的重要门户,也因如此以其重要的政治、军事地位称雄当时。贞观十二年,太宗李世民下令,于玄武门置左右屯营,以诸卫将军领之,其兵名百骑,后经不断扩充,从百骑、千骑到万骑,武则天垂拱元年改为左右羽林军,因此,这里也就成了中央禁军的屯防重地也是历次宫廷政变的策源地。

    因为地处高位,常元楷、李慈一早发现了李隆业、裴旻、王毛仲一行百余人。

    他们敏感的聚在了一起,相互看着李隆业有恃无恐的持着圣旨突进了中军大帐。

    常元楷脸上有些震恐道:“太上皇这是想干什么,传旨而已,需要动用三百万骑?”

    李慈脸色也有些苍白道:“不会是太上皇改了主意,再次反悔了吧?想让陛下继续担任皇帝,要撤了我们的兵权?”

    不就是假传个圣旨嘛,这句话是裴旻安慰李隆业的,但事实上假传圣旨是欺君之罪,杀头都是轻的,严重的直接牵累三族。常元楷、李慈先入为主,怎么也料不到李隆业这是假传圣旨。

    何况李旦并非明君,耳根子软,优柔寡断,人尽皆知,时不时的一个主意,就跟天气一样,谁也预料不到。天晓得这一次,李旦又吃了什么风,想出什么法子。常元楷也琢磨不透李旦的心思,高深莫测的皇帝不好揣测,李旦这样优柔寡断一会儿一个想法的皇帝,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对于李慈的话,常元楷反驳道:“不会吧,太上皇终究是疼爱长公主殿下的,不至于完全不留余地。我倒是担心,太上皇给人蒙蔽,说我们有谋反之心,这才让薛王领着万骑来营中试探。”

    李慈脸色也是一变道:“那该如何是好?”

    “无妨!”常元楷渐渐冷静下来道:“有长公主在,我们没做过的事情,长公主不会坐视我们无端冤枉的

    。我们这里绝对不能给他们抓住把柄,否则真的百口莫辩了。”

    李慈看着远处的帅帐,吞了吞唾沫道:“这么说,我们要去接旨,不知为何,我这心里瘆的慌。”

    “废话!”常元楷对于自己的部下也没有什么讲究的,直接骂道:“拒不接旨等同抗旨,我还想多活几年。”

    李慈灿灿道:“我这不是怕嘛,这最后几天,最容易生事。”

    比起李慈的凭借家世上位,常元楷至少是见过世面的,曾接替张仁愿成为朔方军总管,负责北方的战事。虽然干的不怎么样,给当地百姓轻视,却也不是李慈这样温室里的花朵能比的,沉声道:“你考虑的不无道理,不能不防着陛下在最后关头给我们来个破釜沉舟。我看了,他们帅帐里只有十几人,余部都在帐外。我们先安排兵马在帅帐附近候着,各自带着护卫去接圣旨,就算有个意外,也好瞬间应对,我们还得让长公主知道这里的情况……”

    李慈想着太平公主给他们安排的护卫,心底大安,赞道:“大将军说的有理!这右羽林军营是我们的地盘,瞎操心个什么。为何安全起见,我去将明光铠穿起来,就说在练兵。”

    常元楷一想也对,一边下达命令派心腹去通知太平公主,一边也回营去穿明光铠了。

    明光铠是唐朝最具盛名的将官铠甲,由数百铁片缝制而成,身上要害处还是钢片缝制的,不说刀枪不入,寻常凡铁想要破防,却也不易。

    他们全部武装带上彼此的护卫,一同走向了帅帐。

    李隆业将手中圣旨在面前一摊,高声道:“常元楷、李慈接旨!”

    宣读圣旨时,使者等同皇帝,官员必需恭敬接旨。

    唐朝不流行跪礼,但作揖是必须的。

    常元楷、李慈都办弓着身子,半身前倾。

    李隆业念道:“右羽林……”

    锵!

    李隆业才念了三个字,耳中听到了剑出鞘的声音,其后的“大将军”他还没有念出口,手中的圣旨背面已经一片猩红,两个硕大的脑袋滚到了脚边,硬生生的将他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在他面前只剩下两个无头的尸体,血柱冲天飙射,血腥味瞬间弥漫帅帐。

    常元楷、李慈死了!

    李隆业甚至都不知两人是怎么死的,只是一个呼吸,三个字,两人就身首异处……

    裴旻一剑杀了常元楷、李慈,并没有停手,左手的剑鞘丢向常元楷身后的瘦小的中年人,手中秦皇剑直取余下三人。

    裴旻出手的速度太快,连有准备的自己人都没反应过来,何况是护卫。他们固然武艺不凡,但都在躬身作揖,根本来不及躲闪拔剑,只是两剑,李慈身后的两人便给他杀了。第三人有了点点的空隙,避开了裴旻的快剑。正想拔刀而战,裴旻又岂能如他意愿,秦皇剑斜刺里一削,对方手腕应声而断。

    裴旻这才恍然自己手上不在是华而不实的秋水剑,而是可以削金断玉的利器,剑锋毫不停留向上一带,从对方的颈部划过

    。

    一声惨呼,砰的一声!

    王毛仲如导弹一般冲天而起,重重的摔到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泥,口中大叫:“呸……杀了他,杀了他!”

    原来王毛仲见裴旻得手,又开始抢他们的汤喝,暗恨之余,直接招呼着兵卒动家伙抢汤。

    那瘦小的中年人为了躲裴旻的暗器,正好在他近处,直接抽刀对着他砍了过去。

    一刀一刀,迅捷快猛!

    只是他料想不到中年人武艺在他之上,尤其是步法更是诡异非常,左右歪歪斜斜,绕的他头昏眼花,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屁股大力传来,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裴旻仗剑而上,笑道:“你的对手是我!”在常元楷、李慈还未进帅帐的时候,他便在帐内注视着六人,常元楷、李慈穿着厚重的铠甲,闪避不易在他眼中就如羔羊一般。他做的只是找准位置用他手中的剑,从他们的颈部切过去而已。常元楷、李慈身后的四人却具是不凡,从他们走路的姿势可以判断四人下盘皆有一定功底。下盘稳健的人,武艺一定不差。

    尤其是离常元楷最近的那个瘦小中年人,虽然他其貌不扬,但他每走一步,步与步之间的距离竟如精心计算过一样,不但精准而且落地生根。只论这脚下功夫,裴旻自问比及不上,他的武艺是四护卫中最出色的。

    因此裴旻在脑海里第一时间里做出了分析,斩杀常元楷、李慈之后,先将其余三人杀了,在全力对付中年人,以剑鞘为暗器,是不想让他妨碍自己。

    却不想王毛仲竟然毛毛糙糙的去找他的麻烦,吃了大亏。

    王毛仲是三百兵卒的首领,他若死了,情况只会更糟,没有迟疑,秦皇剑直抵中年人后心。

    中年人身形一闪一摆,竟然闪避了开来,手起剑落,将身旁的一名兵卒胸口刺了一剑,了却了他的性命。

    裴旻眉头一挑,心中火起,一剑不中,二剑随至,这一招来势更加迅捷刚猛。中年人斜身又向左侧闪避。裴旻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第六剑的呼呼挥洒,瞬息之间,剑影弥漫,刁钻古怪的剑势如龙影飞空,龙爪狂舞,将中年人压制得无处躲闪。

    猛听得当的一声响,中年人手中长剑应声而断,胸口也给劈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而下。

    中年人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冲着裴旻咧嘴笑道:“想不到临终前,能够亲身体会如此刁钻凌厉的剑法,倒也不亏了……”他不是惠范招募的江洋大盗,而是太平公主刻意收买的人才,叫许宁,是长公主府的门客,最擅长的就是脚下功夫,剑术也有几分造诣,当初太平公主为了测试他的能力,特地命五十名神射手对他进行射击,五十人各射十箭,却伤不得他分毫。今日他见裴旻出手如电,以速度见长的他,竟也来不及支援。这正主已死,本想找个机会,凭借步法逃溜出去,却不想裴旻的剑封锁了他所有的出路,硬生生的逼得他受了一剑。

    王毛仲缓过气来,怒急攻心,将手中的长刀甩了出去。

    许宁本就深受重创,坐以待死,无意反抗,任由兵器穿胸而过。无言不信说谢书友秋怀涵梦的万赏,逐夜之殇的百赏,谢谢支持!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