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胜负已定
    李隆范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左右万骑营一阵议论,最终左万骑营的营门先行开打,左万骑使薛君故领着两位偏将出营听旨。右万骑使马旭见此也开了营门,不过他带的人较多,足足有十人。

    “末将薛君故恭听圣谕!”薛君故见李隆范、李隆业、裴旻等人来者不善,也知宫中有变,但是万骑的数量逊色羽林军千余人,外加毫无准备,真要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他,与其给以抗旨罪斩杀,不如老老实实的出来接旨。其后而来的马旭也躬着身子,眼中有着骇然,外带几分不知所措。

    李隆范老生常谈的念着圣旨,圣旨里的一字一句,他都能背诵下来,念得特别顺口。

    这圣旨方落,马旭身后的一名果毅不服的叫了起来道:“不可能,长公主怎么可能造反?定……”他话还没说完,头却不见了。

    周边皆露着惊骇之色,他们只觉得剑光一闪,然后便见一具无头的尸体站立着,犹自不倒,可见速度之快,约莫三个呼吸,尸体方才落在地上,咂起一片尘土。

    这尸体倒下的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周边只觉得有半刻钟那么长。

    一时寂静!

    一滴血从剑尖流落地上,裴旻仗剑而立冷声道:“太上皇亲自颁布旨意,太平公主谋逆,证据确凿,竟然有人质疑圣旨,该杀!”

    裴旻一脸煞气!

    作为剑术名家,他出手偷袭的快与猛威慑力十足,几乎没有人反应的过来,给他偷袭的人已经身首异处了:看着一脸煞气的裴旻,薛君故、马旭一脸苍白,尤其是马旭

    。那说话之人叫许容,已经给太平公主收买了,是太平公主的人。这些天没少在他面前嚼舌根,为太平公主充当说客,眼瞧着李隆基皇位不保,而太平公主的势头越来越好,马旭也渐渐动了心,虽未明确的给太平公主答复,但也做了暗示。只要许他高官厚禄,右万骑可以效忠太平公主。却不想还没有得到太平公主明确的答复,牵线的人就这样在他面前没了脑袋!若面前的这个煞星知道自己与太平公主的密谋,那一剑砍的是自己,自己躲得了?想到这里,马旭一阵头皮发麻,只觉得许容的下场就是自己的警钟,若不做好当前的应对,下一个没有脑袋的尸体没准就是他。

    心念于此,马旭哪敢有半点迟疑,反正许容已死,他背地的勾当无人知晓,直接扯着嗓子高声道:“万骑马旭领旨,愿助太上皇、皇上讨逆。”

    马旭已经表态,薛君故想着双方的实力完全不成正比,只能一并领旨。

    李隆范大喜过望,先前他还觉得裴旻这一剑杀的有些草率,担心会引起哗变,却不想效果如此之好,不免另眼相看。

    有了羽林军、万骑的支持,也就等于有了与南衙禁军对抗的资本,左右羽林军加上左右万骑共计一万余人,万兵浩浩荡荡南下汇聚到了武德殿。

    李隆基已经得到了窦怀贞、萧至忠在南衙聚兵点将的消息,心中正是大急。南衙所掌控的兵力远在羽林军、万骑之上,若让窦怀贞、萧至忠有足够的时间调兵遣将,即便他们能够尽起北衙之兵,也不一定有十足的把握。

    在这危急关头,得到了北衙之兵前来勤王相助的消息,李隆基自然大喜过望,李隆范、李隆业、裴旻一行人能够在这短时间里获得全功,无疑是在一团乱麻的局面中雪中送炭。

    “太好了!四弟、五弟,你们真的是好样的!”李隆基激动的无以复加,近乎手舞足蹈的道:“计划出现了小小的变故,我只是杀了岑羲、崔湜,却让窦怀贞、萧至忠跑了。”

    李隆范、裴旻神色一变,也知事情有些大条,这窦怀贞跑了倒无所谓,窦怀贞只是中才,有本事却缺乏独当一面的能力。萧至忠则不一样,作为太平公主的谋主,萧至忠清俭刻己,简约自高在文武中极有威望,而且行事果断,甚有方略,他的逃出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应对,对他们是大大的不利。

    果然!

    李隆基说了窦怀贞、萧至忠在南衙聚兵的事情。

    李隆基道:“好在你们在最短的时间里收复了北衙禁军,不然当真危险。我们先去控制长乐、承天、永安三门,将皇城内宫封锁起来,只要我们控制了皇宫,以皇宫的坚固,南衙禁军想要破城,无异是痴心妄想。”

    裴旻觉得过于保守,提议道:“我觉得我们可以激进一些,一味的守不是办法。只有表现的强势,才能显出我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如陛下所说的那样,控制长乐、承天、永安三门。另一路直接杀出去,若我估算的不差,现在外城兵将必然乱作一团,兵将聚集,人心惶惶。十六卫将军对于萧至忠的话应该不会全信,只是碍于令法规矩,不得不听命行事。只要我们揭穿他们的真面目,或是直接将他们斩杀,南衙禁军未必敢反。”

    李隆基眼睛一亮,心底却有些迟疑。固守三门是万全之法,能够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裴旻说的虽然有理有据,但分兵出去会导致他手中兵卒紧缺,有守不住长乐、承天、永安三门的可能。

    “陛下莫要犹豫,裴旻此计大善……”李隆基话还没决定,郭元振气喘如牛的走进了武德殿

    。

    李隆基愕然道:“郭公怎在这里?”他神色微变道:“莫不是大哥出了意外?”

    郭元振断断续续的道:“没,是有了意外……也未必不是好事,我在太极宫拐角处看见太平公主的仪仗了。”依照原定计划,他是等候传召的,已定李旦的心,但是太平公主就在太极宫,恶人先告状已经失效。他留在那里也没有了意义,折回了武德殿,正好听了裴旻的提议。

    郭元振本是用兵能手,在这方面无人可比,尤其是他缓气过来后,更是滔滔不绝的道:“兵法云:兵贵神速。北衙的兵与南衙不同,北衙的将领有调兵掌兵的权力,兵卒上下一心,如指臂使。而南衙宰相有调兵的权力,却没有掌兵的权力。换而言之,就算窦怀贞、萧至忠有权力调动十六卫大将军手中的军队,但执不执行,如何执行,是阳奉阴违,还是奉若圣旨,一切都看十六卫大将军自己的意思。大军逼宫,这可不是小事,十六卫大将军就算得到窦怀贞、萧至忠的命令,心中必然会有迟疑,不敢冒险。何况右骁卫将军葛福顺、左威卫将军李仙凫都是昔年响应陛下号召,诛杀韦后的功臣,跟陛下走的很近。他们或许不敢公然反对窦怀贞、萧至忠,却也不会出全力。我们真正的对手,只有完全倒向太平公主的左金吾将军李钦、右武卫将军冯柏等人。只要我们声势足够,以我们北衙的力量,足以震慑南衙。歼灭李钦、冯柏,拉拢葛福顺、李仙凫等将,诛杀贼首,抵定大局。”

    裴旻终究年轻,经验善浅,固然有才智,但不及郭元振这般老辣,将一切思考的面面俱到,同样的道理,由他说出来是有理有据,说服力十足。

    李隆基不再迟疑,颔首道:“就依静远、郭公的意思行事……郭公,调兵遣将,是你的长处。左右羽林军以及左右万骑,皆由你来调配。”

    郭元振也不拒绝,果断下达了调派命令:左羽林军控制长乐、承天、永安三门,封锁内宫,右羽林军左右万骑率兵直攻南衙,若有遇到抵抗,格杀勿论,同时在出击的时候,大势宣扬太平公主的叛逆以及上皇旨意,让十六卫大将军心生忌惮,不敢擅自响应窦怀贞、萧至忠的号召。

    最后郭元振又特别叮嘱了裴旻一声道:“皇上的安危大于一切,你的武艺最高,由你来护着皇上安危。”他这是在为裴旻考虑,裴旻协助李隆范、李隆业拉拢羽林军、万骑是李隆基兵变成功的关键,已经获得天大的从龙之功。他年纪轻根基浅,这份天大的功劳,足以让他消化好一阵子。余下的功绩分摊下去才是正理,若从龙之功过多聚在一人身上,这人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与长远的发展反而不利。

    裴旻也知这个道理,听命行事。

    一切正如郭元振预料的一般,窦怀贞、萧至忠虽有调兵指挥的权力,但南衙禁军真正的兵权是掌握在各自大将军手中的。聚兵逼宫这种事情,关系太大,身居高位的诸卫大将军怎能不慎重行事。几乎有一半以上的禁军敷衍了事,尤其是在羽林军、万骑杀出宫城以后,诸卫大将军更是约束自己的部下,开始盘算胜负,打算站位了。

    南衙禁军各怀鬼胎,而北衙禁军却身负从龙之功,双方的士气不可以用道理来计。

    尤其是最先响应窦怀贞、萧至忠号召的左金吾将军李钦、右武卫将军冯柏给左万骑使薛君故、右万骑使马旭以及知右羽林将军魏良击溃后,葛福顺、李仙凫这些亲近李隆基的十六卫将军于内部举起了反旗!

    胜负已定!无言不信说感谢所有订阅投票打赏的兄弟们!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最后说一句,是长是短,说的好像你们见过一样,哼哼!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