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封赏厚重
    太平公主死了!强势如女王一般的太平公主就这样死在了裴旻的怀中。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有她的骄傲!

    尽管李旦给太平公主求得了一条生路,但是让太平公主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苟活于世,以她的高傲,不如死了更加痛快!

    对于未来的路,太平公主早已决定了,要不以成功者活在世上,要不失败自我了结,所以毒药她早已给自己备好。其实不只是她,李隆基也是一样,若今日是太平公主取得了胜利,就算太平公主能够容得下李隆基,李隆基也无颜苟活于世。

    他们是一类人,李唐的天下,容纳不了两个权势*强烈的人。

    裴旻心中有些悲凉,虽无悔今日的站位,但却不免遐想:若当初自己让太平公主收买,真心诚意的为她效力,会是什么情形?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至于太平公主临终的劝告,裴旻只能记在心底,时刻注意。

    李隆基的政变成功了,面对齐心协力的五兄弟,太平公主独木难支,败的不亏也败得不冤。

    经此政变,太上皇李旦是哀莫大于心死,太平公主的自尽令他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心中的那一点点对于权势的热衷变得痛恨,他甚至觉得是他贪恋那一点点的权势,没有放权给李隆基才导致政变的起因,陷入了懊悔自责,完全不愿意在理会政治上的事情,下达了一封诏书,将手中所有的权力交给了李隆基搬离了太极宫,住进了百福殿。

    大唐这个伟大的帝国经过连番的恶斗,由武氏篡朝起,二张揽权,韦氏、安乐公主霍乱朝纲,太平党人把持朝政,一个个势力崛起辉煌最后灭亡,终于,到了这一天,一切都尘埃落定。

    李隆基也摆脱了有名无实的尴尬境地,当上了名副其实的真皇帝!

    唯一让裴旻庆幸的是李隆基在这一次政变最后并没有大开杀戒,朝中太平公主一党的要员早已清除干净。对于他们的家人,李隆基采取了包容的态度,并没有赶尽杀绝,但也没有选择饶恕,而是抄收家财,贬罚异地。

    不仅如此,最让裴旻意外的还是太平公主的家人也在李隆基的宽恕之内,裴旻记得历史上太平公主除了薛崇简外,所有儿子都给李隆基杀了。但这一次也许是受到了李旦掏心置腹的哀嚎所影响,杀心不是那么旺盛。虽然依旧查抄了太平公主的府邸资产,却赦免了她另外三个儿子的死罪,只是将他们贬为平民,流放巴州,不得为官也不得回京

    。薛崇简如历史上一般,受到了特免,官复原职,并赐李姓。

    裴旻见李隆基漏掉了惠范,特地提醒了一下。他不是君子,在这种能够落井下石的时候,是不会手软的。

    惠范自然也给判处了死刑,在查抄他家的时候,兵卒将士从他府中收出了一千三百万贯,论抄家的资材,仅次于太平公主,杀的是一点也不冤枉。

    夜幕降临对于朝堂上太平一党的清洗也宣告落幕。

    当天夜里,李隆基在武德殿小摆起了庆功宴,庆功宴的规模不大,但只要有从龙之功的文臣武将都在邀请之列。

    这也是李隆基的高明之处。

    太上皇李旦只是中才,当年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的时候,他初登大宝,堆积如山的政务,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完全处理不过来。然后他想了一个法子,政事来了,完全不用脑子去想,直接问大臣跟太平商议过没有,没有,先去跟太平商议。商议过了?那就更好了,直接依照太平的办法去处理就行。不但军国大事尽数委于太平公主,就连文武百官一应任免的大权也尽数委于太平公主。也因如此,依附太平公主以求前程的官员是趋之若鹜。导致满朝文武,大半是太平公主的党羽。如今太平清除大半,空缺无数,朝纲必然不稳。

    而李隆基最能信任的就是从龙之臣,这些人都立有大功,都等着封赏,对他自然万分忠心。以从龙功臣搭建班底,也是历朝历代贤明君王必做的事情。

    宴席的位子也甚有讲究,依照从龙的功绩排列。

    四王毫无疑问位列首功,此次功臣,四王的作用显而易见的。身为王子,持拿圣旨擒拿贼首,有着莫大的威慑力以及公信力,哪怕就算明知圣旨可能不实,也不敢对皇帝的儿子怎么样。要不以抗旨罪被杀,要不接旨,没有第三选择。

    次之是郭元振,郭元振这次政变所展现的智谋以及步步为营的算计,谋功最高,当之无愧。接下来便是裴旻与魏知古、王琚、崔日用、张说等人。张说远在洛阳,自然来不及参加今日宴会。又因魏知古、王琚、崔日用几人跟随李隆基许久资格甚老,是故裴旻位于三人之下。在裴旻之后,才是王毛仲、葛福顺、李仙凫、薛君故、马旭等首先响应号召的将军,由上至下,近乎五十余人。

    这群从龙之臣以裴旻最为年少,地位也是最低,但获得的功绩却最令人眼热,也无人胆敢不服。能够坐在这庆功宴上的哪个不是人精,焉能不知今日之后,这个最小的少年郎将如越过龙门的鲤鱼,已经开始化龙腾飞了。

    李隆基口才俱佳,作为宴会的主持者,五十余人他逐一道出姓名历数功绩,并且逐一敬酒,将所有人赞的眉飞色舞,都觉受到了重视,前途无量,对于美好的人生,充满了向往。

    一场宴席,李隆基可谓尽得人心。

    裴旻返回了府邸,看着太平公主赠送给他的府邸,想起了死在他怀中的女中枭雄,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着淡淡的惆怅。

    步入府邸,管家宁泽最先前来道贺。今日太平一党被诛,早已沸沸扬扬。裴旻的功绩目前虽不为世人知晓,却也有所传言透露。

    宁泽与兄长宁恩才略相当,都有资格继承薛家管事,宁泽不愿跟兄长争,遂退了一步,应了薛讷的邀请来裴府充当管事。他见裴旻谈吐非凡,干略出众,将来必有大气,也尽心竭力为他打理府邸,以便日后裴旻飞黄腾达,自己与有荣焉

    。却不想不过短短的月余,裴旻已经出人头地,自是万分高兴。

    薛讷一直在等裴旻归来,一老一少在厅堂说着今日事变。

    听极李旦的悲鸣,薛讷也是唏嘘不止,感慨万分,听太平公主竟然死在裴旻怀中,也不免道:“太平公主若是身为男子,以她的智谋必有一番大作为,可惜啊!女儿身给她太多不利,以至于沉迷权势,如飞蛾扑火。你也莫要有什么压力,皇室的权力争斗,向来都是如此残酷,不可避免。以我对当今陛下的了解,今日事变对于大唐天下来说是莫大的一件好事。”

    裴旻想起历史上开元盛世的辉煌,心中的惆怅也消散了许多。

    随着太平一党的诛服,意味着新的时代来临。

    李隆基继任皇帝一年余,一直都在武德殿问政。

    这一日终于入主太极宫,年轻的李家三郎自是英姿焕发,雄心万丈,只觉得天下以在掌中,大唐必将乘势而起。

    李隆基昨天诛杀了五位宰相,相位空缺,上朝的第一件事就是定宰相,维持大唐的机构运转:郭元振、姚崇、张说、刘幽求等人给提拔为宰相。第二件事也是今日朝会的重头戏:对从龙功臣的封赏。面对朝廷多出来的无数空缺,李隆基昨夜是一夜未眠,为了正是将所有愿意追随他的功臣安排到合适的位子,一方面是帮助他稳固朝纲,另一方面也是奖励他们对自己的帮助。

    首功的四王自不用说:不过四王身份特殊,本就是亲王,赏无可赏,将他们的实封食邑提升至了五千。郭元振提升为宰相,进封代国公。魏知古升任侍中,进封梁国公,获赐实封三百户。王琚进户部尚书。眷委特异,参豫大政,封紫微侍郎、赵国公。崔日用权检校雍州长史,加实封通前满四百户,封齐国公。张说征拜为中书令,封燕国公。

    一个个从龙功臣得到了封赏,张说之后,满朝文武都竖起了耳朵。

    昨日小宴席,裴旻从龙的地位以显而易见,作为年岁最小的从龙功臣,满朝文武都想知道一步登天的他,会爬到什么高度!

    兵部主事裴旻,提升为侍御史,进封凉国公。

    任命下达,群臣不免大为惊讶,甚至有人大为不平,虽然没有窃窃私语,这么多官员跪坐在那儿,但有人稍有异动,便觉一阵骚然。

    都知道裴旻会一步登天,却不想他从一个小小的八品绿豆官,一下子连跳数级,成为从六品的大官,还加封国公,竟是恩宠至此!

    但亲自参加政变之人却坦然已对,固然有着羡慕,但在他们看来却是名至实归。

    若不是裴旻,右羽林军没有那么轻易制伏,右羽林军不归顺,万骑不可能臣服,没有羽林军、万骑,李隆基拿什么对抗南衙禁军?

    何况裴旻还有揪出太平细作,救李隆基性命,以及最先提出强攻南衙的建议。

    整个政变,裴旻的功劳都立在关键之处,堪称抵定大局!无言不信说其实无言也很喜欢太平公主这人物,只是她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称帝,只能如此了。若有空闲,无言会写几篇番外,写太平夺权成功的一些小故事。感谢所有订阅投票打赏的兄弟们!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