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登堂拜亲
    带裴母回府,见裴府繁华,裴母也是一阵惊叹。

    裴旻领着裴母见了薛讷,路上裴旻已经与裴母说了跟薛讷的关系。她这一路来也没有少受薛讷的关照,也深感其恩作福拜谢。

    薛讷作为杀伐果敢的上将,对这种繁文缛节上并不是很在意,让裴旻带裴母去屋中歇息。

    裴母一路舟车劳顿,确实需要好好休息。裴旻扶着裴母去早已为她准备好的房间,屋中一个机灵秀丽的丫头红渠已经准备好了热水。裴旻笑道:“娘,这是孩儿请来照顾你的丫鬟,叫红渠,有什么事,你吩咐她就是了……”

    没等裴旻介绍,红渠已经机灵的前来拜见。

    “红渠见过老夫人!”

    封建社会历来都有买卖丫鬟的市场,红渠是裴旻特地让管家宁泽精心从市场买回来的,经过特别的训练,家政万能,机敏乖巧,花费了他不少的俸禄。若不是唐朝的俸禄是一年结算一次,以裴旻的国公月薪还买不来红渠。

    裴母半辈子孤苦,从来没有想过有丫鬟伺候的日子,但也在大户人家生活过,知道一个精心培养的丫头不是一般的昂贵,心疼道:“娘有手有脚的,哪里需要人伺候。”

    裴旻笑道:“不要伺候有个陪您说说话的也好啊!孩儿现在毕竟在朝中任职,请假陪娘也是一时的。有红渠在家陪着,孩儿在外也放心些,孩儿知娘心软,就算当女儿养,也依您,只要您老开心就好。”

    红渠也适时的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裴母大是心疼,道:“弄的娘都成恶人了,好了,就留下吧,娘累了,记得备好礼物,明日别忘了拜会昕儿的父母。”

    “孩儿知道!孩儿这就去准备礼物!”裴旻拜别了裴母,立刻下去准备了,他重视与颜杲卿的这段情义,礼物也准备的厚重,随便让宁泽派人去打听颜府的住处。颜杲卿是颜师古的堂曾孙,而颜师古是唐朝最具盛名的大儒,住处不难打听的到。

    安排好这一切,裴旻方才思考着路上想到的事情,如何将自己天下无双的招牌打出去,以便吸引强者上门挑战,好让自己于实战中提升剑术,略一思索,心有定计。

    “宁泽!”裴旻找到了自己能干的管家。

    “公子有何吩咐?”宁泽礼貌的作揖问好,裴旻不习惯年纪轻轻的给叫成老爷,府中上下对他几乎都是以公子相称。

    “你可知在长安谁雕刻匾额技术最好?”裴旻并没有打算直接从宁泽这里得到答案,只是借机让他在让人去打听打听,却不想不料宁泽回答的毫不犹豫。

    “当然是城西南和平坊的大匠郑永泰

    !”

    “郑永泰是何许人?”裴旻大喜问着,这雕刻师名气越大,他主意的效果越好。

    宁泽笑道:“郑永泰祖上世世代代都是雕刻师,皇宫里所有的匾额,还有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等宰相的大印都是郑家人负责雕刻的,狄国老的碑文更是他一手包办,祖传手艺是公认的第一。公子,这是想找他刻匾额?只是郑老五年前已经封刀不刻了,五年里只为一人破例。公子真要找刻师,可以找他的徒弟,他的几个徒弟固然比不上他们的师傅,也有七成的水平。不过郑家的手艺有个规矩,非名家字迹不刻。他们顽固的认为只有真正值得雕刻的字,才不辜负郑家的祖传手艺。”

    裴旻眼中一亮,笑道:“给我说说,他为了谁破例的?”

    宁泽应道:“是薛稷,以其师虞世南的墨宝‘克己复礼’四字,求得郑永泰破例,为其雕刻了一方匾额,以警后世。”

    裴旻迟疑了片刻,虞世南是初唐四大书法名家之首,郑永泰为之破例可见眼见之高。李隆基的书法不俗,可跟虞世南这样的书法宗师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就是不知当今皇上的字,有没有加成。不管成与不成,试试再说。

    裴旻又道:“这府里空闲的屋子有点多,我打算将演武场附近的那个客房重新整修一下,改成我单独的练武场,回头我将设计图给你,你负责找工匠师傅好好装修一下。”

    宁泽应声领命。

    他当然不是要给自己弄一个练武场,而是要设计一个与江湖人比武类似于道观一样的场地。只是现在他位高权重,又是李隆基跟前的红人,明里不敢得罪,暗地里算他的人肯定有。若是弄一个武馆专门招待上门挑战的江湖豪客什么的,指不定会莫名其妙的给参上一本。如今他在朝中没有根基,不想惹着不必要的麻烦,也就换了一个法子。用途一样,只是说法不同。

    连夜将设计图画好,比武场的构造极其简单,就是空旷而已,最大的特点是以木板铺地,充满了古风。

    翌日一早,裴旻跟裴母请过安后,在她的催促下,带上礼品前往颜家问好。

    此时颜家却有些压抑,颜杲卿的父亲颜元孙自幼聪颖超群,善文辞,工书隶,垂拱初年考上了进士,一路官运亨通,历官长安尉、太子舍人等官,李隆基即位以后,提拔颜元孙为中书舍人。这一提拔,却提拔出了祸事来。他的晋升引起了卢俌的嫉恨。卢俌也看中了中书舍人这个位子,为此特地拜入王琚的门下,却不想让颜元孙拔得了头筹。

    王琚与裴旻一样也是李隆基的从龙功臣,先天政变之后,进户部尚书。眷委特异,参豫大政,封紫微侍郎、赵国公,很受李隆基器重,现在的他有一个称呼叫“内宰相”,说他虽没有宰相的权力,却是李隆基身旁的宰相。王琚离宰相只差一步,因故他在建立自己的党派,培植自己的势力。

    卢俌是范阳卢家的人,作为五姓世家之一的卢家,固然因为武则天的恶意针对,势力大损,却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卢家依旧拥有不俗的底蕴,拥有众多的人才基础。

    为了拉拢卢俌背后的卢家,王琚利用自己的权势恶心颜元孙,处处找他的麻烦,想将他赶出去。只是颜元孙生于儒门世家,他的祖先是孔子门下最具才学最器重的门生颜回。或许不及他儿子颜杲卿在治世上干略非常,但身为中书舍人所擅长的词赋章奏却是俊秀绝伦,找不出毛病,没能如王琚所愿。

    颜元孙日夜提防王琚,思虑成疾,不得不在家静心休养

    。想着朝中险恶,颜元孙忍不住长吁短叹,夫人元氏也在一旁暗自垂泪。

    元氏道:“实在不行,不如弃官去魏州,与昕儿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颜元孙哼哼道:“不行,父亲将颜家的家业传到我手,怎能这样弃了祖业?我就不信,只要我奉公守法,王琚能耐我何?”他这话说得自己都甚无底气。

    便在这时,颜元孙、元氏突然得到裴旻求见的消息。

    颜元孙、元氏你眼望我眼。

    元氏道:“哪个裴旻?”

    颜元孙吓得脸色都白了,颤声道:“当今长安,岂有第二个裴旻?这王琚好手段,御史中丞直接找上门来了。”

    元氏却皱起了眉头道:“我看未必,你还记得前年昕儿曾来过封信,说他在幽州结识了位挚友,即将入京赶考,让我们照拂一二?”

    颜元孙恍然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只是现在裴旻以是天之骄子,身份地位大不一样,还会记得点点情意?”

    元氏推了推他道:“不管怎么样,见了再说。”

    “也好!”颜元孙整理好衣着,与元氏一并走去见裴旻,途中他们遇到了手里拿着礼单的管家,细问之下,方才知道裴旻是来登堂拜亲的。

    登堂拜亲是古人的一种雅俗,特指年轻一辈情意深厚,以至于将对方的父母视为自己的父母,东汉范式张劭结缔结生死交,登堂拜亲,三国孙策、周瑜登堂拜母便是这类典故。

    颜元孙、元氏想不到颜杲卿与裴旻的关系如此亲厚,更想不到裴旻如今身居高位却不改初心,大为动容,赶忙吩咐下去,隆重接待。

    “晚辈裴旻与颜兄义气相投,互为知己!入京多日,却从未来颜府拜见颜兄二老,失礼于前,惭愧难当!今日特来请罪拜见,望二老恕罪。”裴旻稽首作礼,给了颜元孙、元氏古代九拜中最隆重的礼节。

    颜元孙、元氏受宠若惊,忙上前将裴旻扶起来。

    “裴中丞莫要如此,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裴旻道:“颜叔、颜婶是颜兄的双亲,如我双亲一般,哪有受不得的道理。二老如此客气,只会伤及我与颜兄的情谊,让我日后无颜与之相见。”

    颜元孙叹道:“有至交如你,昕儿三生有幸。”

    裴旻见颜元孙的脸色不太好,关心问道:“颜叔可是身体不适?我认识刘神医,可请他为颜叔医治。”

    颜元孙摇头而叹。

    元氏却趁机将情况细说。

    裴旻听了大怒道:“岂有此理,颜叔放心,此事包在侄儿身上。侄儿在御史台任职,对付的就是这种为了自己的私利,利用职权胡作非为的小人。”他还待说,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厅堂。无言不信说欠兄弟们一更,晚上要出去一下,今晚应该补不上了,抱歉哈!谢所有订阅投票打赏的兄弟们!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