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打十个……不,二十个
    若是常人,挂着上天下无双的名头,重视颜面的江湖人早已坐不住,前去挑战了。只是裴旻是朝中要员,又是当朝国公,位高权重。他们的江湖规矩未必对裴旻有用,因此虽然质疑声四起,但还未有人真正的去找裴旻挑战,开这个先河。吴远这一决定可谓深得人心,引起了满堂响应与喝彩。

    当即叶谷就道:“吴兄此去,小弟为你助拳掠阵,以壮声势。”

    青衫剑客庞翼也道:“我也同去,看看裴旻的剑到底如何无双法!”

    一时间附和之人比比皆是,胡姬酒馆中十余好事人物齐声附和,聚在了一起浩浩荡荡的往裴府去了。

    裴旻尚不知“天下无双”的效果以显,依旧在御史台办公。经过几日的熟悉,也正式接手了御史中丞的工作:台院的新制度以上正轨,无需他操心;殿院向来清闲,没有多余值得注意的;唯有察院需要在意。现今察院有监察御史十五人,而这十五人却要负责长安以外,大唐所有州县的察视,巡查天下州官县官是否称职,是否有渎职欺民现象,任务繁重。

    依照原来的老规矩,监察御史每年十月初,巡视天下。裴旻觉得这种规定有些扯淡,想要真正的揪出渎职无能的官员,在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调查才能取得效果。一到十月份,天下百官都知道监察御史已经出动。为了应付监察御史,一个个官员跟打了鸡血一样,表现的呕心沥血那有何用?

    为了应付考核而动,这是人类的通病。

    裴旻不指望这天下官员都跟胡质、胡威、包拯、陆贽、范仲淹等人一样,清廉公正,一心为天下百姓谋求福利那么高尚。但至少身在其位,自身本职工作要做到位,而不是尸位素餐,拿着高额的俸禄,受着百姓的敬畏,却什么事情也不干,跟大爷一样。

    所以裴旻提出了今年察院巡视天下的任务由规定的十月提前两个半月落实展开,而且以暗访为主,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巡察

    。日后也是一样,不规定巡察时间,随性而定,不给地方官员钻制度控制。

    “中丞!”萧嵩大步走进了裴旻的办公厅,手中拿着一份密报,神色有几分肃然。

    “怎么了?”裴旻将手中事情放下,萧嵩是他提拔的侍御史。说道这萧嵩也是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他是前皇室萧家人,梁武帝之后,后梁明帝的玄孙,最早任洺州参军事,深受刺史桓彦范的器重,后被河北黜陟使姜师度表奏为判官,不过年余改任醴泉尉,被中书侍郎陆象先引为监察御史。次年,陆象先拜相,便引荐萧嵩为殿中侍御史。升官历程虽比不上裴旻开火箭,却也是节节攀升,跟坐了飞机一样。

    裴旻升任御史中丞,他所在的侍御史有了空缺,见萧嵩处事严谨,便举荐他接替自己的位子。

    萧嵩道:“今日我收到一份匿名举报,有些严重,一时不知如何抉择,特来请教。”尽管裴旻比他小的多,但古来达者为师,裴旻在御史台干出的成绩有目共睹,萧嵩表现的极为恭敬。

    “你说说!”裴旻因为了解了萧嵩的才华,才举荐他为侍御史,他觉得难办的事情,问题肯定不小。

    萧嵩肃然道:“是告司门郎中裴光庭心怀忤逆心,意图不轨!”

    怀忤逆心,意图不轨!

    裴旻听了这几个字,神色也是一变,“这可不是小罪,拿来与我看看!”他接过萧嵩的举报信,认真看了起来,信中说:裴光庭是梁王武三思的女婿,早年便为武三思出谋划策密谋夺太子之位,其心可诛。而今李隆基不追究其责任,但裴光庭却不思报恩,对李隆基深怀怨恨,常与夫人武氏数落李旦、李隆基的不是。

    “天无二裴,这裴光庭是裴家人吧!”裴旻脑中有这个名字的印象,但是想不出他的事迹。

    萧嵩颔首道:“是裴家人,出身于河东裴氏中眷房。”

    “中眷房?”裴旻眼中一亮,他对裴家的名人自然熟悉,中眷房在数十年前是裴家最火的一脉,因为名动天下的儒帅裴行俭就是中眷裴,也是他将中眷裴的声势推向巅峰,忙道:“闻喜公是他的?”

    “父亲!”萧嵩答道:“裴光庭是闻喜公三子,闻喜公病故时,裴光庭还小,并未受到父亲的蒙荫,但他母亲厍狄氏深受武后宠信,得以累迁至太常丞,还娶了武三思的爱女,跟武家人走的很近,也因此受到了牵累,被贬为郢州司马。在郢州,裴光庭政绩出色,年前调命为右率府中郎将,前不久又升任司门郎中。”

    裴旻听罢默默沉吟道:“此事不急着上报,我觉得有点不对。记住了,虽然我们御史台有闻风奏报的权力,即便出了错也不是罪。但绝不能养成这种习惯,尤其是我们开了检举的先河,更要慎重以待。不能因为这莫名言论,去定任何人的罪。调查清楚,另做决定。”

    萧嵩作揖道:“明白了!”

    裴旻想着裴光庭的事情,联想想到了裴母的愿望,低声道:“他是闻喜公的后人,与我大唐有大功。于情于理,此事都要调查个清楚。若能真的达成母亲的心愿也是好的……”想着,他也不在御史台干坐着,动身去了吏部。

    对于裴旻的到来,吏部可谓如临大敌。生怕裴旻又有什么新的主意,将他们弄的人心惶惶。直到得知他只是从考功司查裴光庭的政绩,方才松懈下来。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考功令史对于裴旻可不敢再有任何阻拦,规规矩矩的将裴光庭的政绩找了出来

    。

    裴旻翻了翻政绩,登时觉得关于裴光庭意图不轨的事情,很大可能是诬告:人可以假装,但他任职期间干出来的政绩却参不了假。裴光庭的政绩很出色,不论是当年没有遭贬时的太常丞还是被贬后的郢州司马、右率府中郎将、司门郎中都干出了不错的成绩。最关键的功劳簿上还有数位新老上司对他的评价,沉默寡言,不擅言谈,不擅交友,但工作严谨,从不出错。

    一个不擅言谈又严谨的人物,就算他真的心怀不轨,也不会常常说三道四,落下如此严重的把柄口舌。

    裴旻回到御史台让王小白知会萧嵩一声,让他去查查裴光庭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给人恶意针对了。

    时日不早,手中的事物也处理完毕,裴旻安逸的下班回府。

    即将抵达裴府,却让一群人堵着前进的道路。

    这给挡住了去路,裴旻不气反喜,眼中透着小小的期待,看的出来挡他路的人都是江湖人士,阵势来头似乎不小,好久没有遇上值得动手的人物了,不知是谁今日找他挑战的人是否能让他尽兴。

    挡在裴旻前面的正是吴远、叶谷一行人。想干就干,一群江湖侠少浩浩荡荡的杀向了裴府:却不知裴旻与他们游手好闲大不一样,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吃着皇粮,早出晚归,只能在街道大街上干等着,从午边等到了傍晚,方才瞧见了裴旻的身影。

    这半日过去,吴远酒劲早已消失,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可他挑战裴旻的事情已经传扬开了,除了酒馆里一起给他助战的十余人外,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一些看戏的,汇聚在一起已经有三十余人。

    面对大众的目光,吴远骑虎难下,只能应着头皮,养精蓄锐。

    裴旻故作茫然的摇着四周渐渐汇聚的江湖中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吴远感受到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胆气瞬间足了,上前两步道:“在下吴远,吴家快刀的传人,久闻裴中丞剑法天下无双,仰慕的很,特来请教。”他说道天下无双的时候,周边都传来了小小的鄙夷声。一人声音虽小,可众人声音汇聚一起,却也是嗡嗡作响。

    裴旻有些傻眼了,看着吴远想着那天他的刀法,脸颊抽了抽:他的本意是找一些稍微厉害点的人物,有着一技之长的好手,却不想来了一个虾兵,忙细细打量着吴远周边的江湖人,发现他们一个个年轻生嫩,竟然没有一个上了年岁的,皆在二十上下。不是一个虾兵,是一群的虾兵,蟹将都没有一个。

    裴旻失望的扶额叹道:“没心情打!”

    周边又起了一阵轻笑,都以为他怕了。

    吴远精神一振,江湖比试气势先衰者败,胜券在握的高声道:“是没心情,还是不敢?中丞不用在意颜面,您不是江湖中人,输了也不会有人笑话。”

    裴旻再度看着周边的虾兵,慢悠悠的下马,将小栗毛拉到了一边,拴了起来,然后在走到吴远的面前,道:“你说的很对,我还真不是江湖人,所以江湖的规矩不用套在我身上,没有意义……你们也不用那么在意。既然聚在了一处,想必是一路人,都想跟我玩玩。既是如此,干脆点,就一起上吧,我要打十个……不,二十个!”无言不信说我才不说,我能打三十个!求月票、推荐票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