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火龙传人
    裴旻说这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丝毫没有一点儿霸气的感觉,但就因为这样,反而激起了周边人的怒火……

    因为他的表情太笃定了,全然是一副没有将他们看在眼里的感觉,不是冲动而是自信。

    事实上裴旻还真没将他们看在眼里,虽说年纪不能决定一切,但在同一辈人中目前除了公孙姐妹,还真没第三个能入他眼的。

    江湖人最重视的不是生命而是面子,那些江湖资历老的前辈或许会滑头一些,懂得以退为进,拥有很深的城府。但今日来的都是一个个年轻的后生,都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哪里受得了这般轻视。人人眼中闪着怒火,登时便鼓噪起来。

    青衫剑客庞翼已经拔剑出鞘道:“吴兄,你再不上,兄弟我便上了!”

    吴远的刀也跟着出鞘,含怒道:“裴中丞,请拔剑!”

    “对你,不用!”裴旻不是江湖中人,也不跟他们讲什么江湖规矩。看着面前的这些个愣头青,他也想明白了。江湖人重视辈分,他现在这个年岁属于年轻一辈的,老一辈的江湖人对于固然对他这个天下无双很不屑,但更不屑以大欺小。他要想达到与真正高手切磋较量的目的,必需要先一步证明自己的真才实学,让世人知道他拥有超越年岁辈分的实力。不然上门挑战的永远是虾兵而非真正的高手!他话音一落,也以出手,一掌打在了吴远的胸口。裴旻一身的功夫全在剑上,拳脚功夫稀松平常,但他日夜练习孙思邈流传下来的活血吐纳法淬炼筋骨,力气速度敏捷皆胜于常人,出手迅速,吴远防不胜防。

    “蹬蹬蹬”的连退了五步,胸口一阵抽痛。

    “卑鄙!”“无耻!”“下流!”周边怒骂声阵阵传来,均想不到裴旻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还行这偷袭之事,个个义愤填膺。

    裴旻高声道:“我说了,我不是江湖人,江湖规矩,不用套在我身上,你们一起上,算不上坏了规矩!”他此刻就存着立威的心,要让世人知道。想要将“天下无双”这个头衔摘去,就些厉害的人物,而不是一群虾兵虾米。他话音一落,手中秦皇剑已经刺向了先前那个说要上的庞翼了。他的剑并未出鞘,而是带着剑鞘一并刺出。

    庞翼早已做好了准备,呼喝一声:“来的……”好字还未出口,只觉得手腕一绞,长剑竟然脱手而落,愕然之下胸口又中了剑,如吴远一般,不住的往后倒退。他神色骇然,如堕梦中,怎么败的都不清楚。却不知天下招法皆有破绽,在奥妙的招式也看使用者的水平。当初裴旻未从公孙曦那里习得越女剑法的时候,全凭一套基本剑术横行于世,全凭他将基本剑术研究通透,用的妙至毫厘

    。

    庞翼师出名门,但还在拘于招式的境界,并没有真正的做到活学活用,不懂得掩饰隐藏自己剑法中存在的破绽。遇上裴旻这样的高手,以至于一出手,就给抓住了机会。

    秦皇剑自取中宫,顺势一绞,立刻卸了他的兵器。

    若说裴旻对吴远是出手偷袭,对庞翼却是光明正大的,周边人怎么也料想不到偷袭是一招,光明正大也是一招。

    庞翼不是长安本地人,是远来长安历练的剑客,在长安半年与年轻一辈切磋比试,鲜有败绩,得了一个青衫剑客的美誉,想不到竟也是一招而败。

    众人这才明白,裴旻的武艺比他们预料的厉害的多得多。

    正迟疑间,却见裴旻举手投足又打倒了三人,他根本不管什么敌友,只要来这里挡他路的一并视为了敌人,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管是来看戏的还是想来掺和一脚,照打不误,纵身而前,当者披靡。

    本来裴旻的嚣张目中无人已经惹了众怒,又见他完全无视敌我,乱打一气,更是火上浇油。

    想起了裴旻那句“我不是江湖人,江湖规矩,不用套在我身上”,一人怒喝一声,“并肩子上了……我们那么多人,让一个人打败,哪有颜面混下去。”也有人跟着附和道:“是他挑衅在先,磕了碰了也由不得我们……大不了,流亡江湖去。”

    流亡江湖是江湖人藐视王法的道理所在,天下之大,想要抓一个人身怀技艺的江湖人并不容易。实在不行南诏、吐蕃也能去得,只要有一技防身,处处是活路。

    胆子大的已经准备动手了。

    裴旻一声清啸,挥剑挥刺劈,游走不定,左突有入,全无章法,无迹可寻,根本不给对方包围的可趁之机。他出手迅捷,却不杀伤人命,但凡遇上,一招两招便能将对手打倒,就跟入了羊群的猛虎一样,转瞬间就打倒十余人。

    周边江湖侠少见状骇然,哪敢上前,纷纷后撤躲逃,看着裴旻的眼睛有着惊惧之意。什么“卑鄙!”“无耻!”“下流!”决计不敢再骂了,不论是偷袭还是不偷袭,都是一两招的事,就算再没眼力的人也知道裴旻的厉害。

    裴旻是不是天下无双,他们不知道,但是比他们厉害的多,是一定的。

    江湖就是强者说话的地方,只要实力足够,便能让所有人闭嘴。

    突然“当”的一声!

    裴旻的长剑竟然给架住了,一个麻布葛衣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把不知名的黑剑,稳稳当当的将他的剑给架住了。中年男人身形高大,较之由要高上半个头,容貌古朴,神色平静,一双眼却是闪闪有神。

    “师兄!”叶谷惊呼上前,眼眶一红。他拜得名门,虽知自己天赋不高,习不了全真道最厉害的剑法,却也不是庸手。然而对上裴旻,是一招也没有接下。

    中年男人看了自己这师弟一眼,摇了摇头,心性如此不稳,如何修道习武?

    “你是?”中年男人的出现大是出其不意,以裴旻眼力之锐,竟也没瞧清楚他是如何来的,心惊之下,不在动手。

    中年男人笑道:“在下终南山罗烈见过裴中丞

    。”他一自报姓名,周边传来一阵惊呼,周边的青年侠少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敬仰。

    裴旻将周边反应看在眼中,知道这才是真正高手,笑道:“你为何阻我?”

    罗烈颔首道:“中丞剑术卓绝,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

    裴旻笑道:“要不与他们见识也行,你来当我的对手,不论输赢,今日之事,我当没放生过。不然截袭朝廷命官可不是小罪,性命之忧倒是没有。不过少说也要做个个几年牢……等着大赦吧。”

    罗烈见裴旻不是说谎,心知事情难了,只能道:“在下从命就是!”

    “走!跟我回府!”裴旻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与张烈交手,免得受到干涉,或者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取过小栗毛,往府邸走去。

    罗烈脚步坚实的跟在其后。

    吴远最先退出战圈,也是最早将裴旻剑法看在眼底的,心中苦涩,裴旻比他还小,剑术竟然抵达如斯境界。找他挑战,自己不过是井中之蛙,徒惹人笑。

    庞翼也差不多,来到吴远身旁,长叹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半点不差。原本我还不信,今日却不得不信。”

    吴远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道:“你说,他们两个到底谁会赢?”

    庞翼还没有回答,已经有人抢答道:“当然是罗烈,他的斩虎剑法,可是全真道绝技之一,是汉钟离老神仙流传下来天下有数的刚猛剑法,裴旻如何能敌。”他说道裴旻有些咬牙切齿的,脸上一条红印,正是给裴旻的剑鞘扫的。

    庞翼却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全真道钟离权流传下来的天遁剑术、斩虎剑法,都是号称是天下最厉害的剑法,可真正见识过的又有几人。裴旻的剑,却是我等亲身体会,高我们岂止一筹。”

    裴旻专门为了迎战江湖好手的比武场并没有装修好,因故将罗烈请到了后院演武场。

    罗烈目光灼灼的看着裴旻道:“在比试之前,在下有一个问题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你说!”裴旻现在心情很好,状态也是极佳。

    罗烈道:“先前您施展的可是越女剑法?”

    裴旻应声道:“算是吧,不过经过我的改良,有越女剑法的凌厉刁钻,其形却不一样。”

    罗烈颔首道:“看的出来,化柔软为潇洒,改娇媚为飘逸,中丞当真了不起,我师傅没有做到的事,竟让你做到了。要是他老人家得知想必会气得吹胡子跳脚吧!”说着他豪爽的大笑了起来,似乎看他师傅生气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顿了顿道:“你会越女剑法你一定认识公孙姐妹了?当世之上,除了公孙姐妹应该无人会失传三百年的越女剑法。不知中丞可否告之她们下落……”

    裴旻带着几分警惕的道:“你不知他们下落,对于她们的事情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罗烈见裴旻起了戒心,忙道:“中丞不要误会,我并无恶意。只是在下恩师火龙道人寻她们多年了,公孙姐妹的越女剑谱便是我师傅赠给她们的。”无言不信说我比窦娥还冤哇,明明的写到那里就停了,是意外,相信我,真是意外!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