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全要!
    听了裴旻的话,罗烈的大脑更是出现了懵逼状态,自己研习斩虎剑法十余载,方才有今日成就,面前这少年郎仅是与自己交过手,便将他的不传绝技学了去,简直不可思议,不免暗思:这世间真有如此天纵奇才?在这一瞬之间,他心中不免万念俱空,只觉数十年来苦练武功,全是幻梦一场,尚不及他人半个时辰之力。转念一想,却也觉得自己今日之败,是咎由自取。裴旻从开始的不敌,到后来的境界提升,与自己不相上下,实力判若两人,其中的顽强自不用说。自己虽说没有放水,却也没有一开始全力施为,以为必胜之局,给了他学习进步以至于反败为胜的机会,叹服道:“是我输了!”

    裴旻脑中反复回想罗烈的斩虎剑法,也忍不住暗暗佩服,“斩虎剑法确实厉害,身形合一,将力量汇集一处,以斩击的招法体现,又深得剑的妙用,刚猛之中不乏变化,必是经数百年千锤百炼的绝学。我若非同样以斩虎剑法与他对攻,要以别的剑法取胜,只怕不易。草圣剑固然刚猛霸道,但如张旭的字一样,草圣剑重视的是绵绵后劲,如黄河长江,绵绵不绝,巨浪击石。单论一招一式的凶猛,确实不及斩虎剑法。自己这斩虎剑法只得其形,尚未得其神,回头要好好琢磨才是!”

    见罗烈有些颓废,裴旻不免作揖道:“比武切磋,胜负本是常事,若非习得罗兄斩虎剑法,出其不意,您的剑招我还真破不了,今日之胜,纯属侥幸。罗兄的剑法,确实胜我少许!若有机会,我在裴府随时恭候罗兄上门指教。”他这话既无丝毫骄矜之意,更没有任何矫揉做作之态。

    罗烈见裴旻如此坦然,自己年长二十,心境却比不上对方,实在不该,重整心绪,道:“古人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确实不假。今日罗某受教了,不论是剑术之精细还是心态技巧都败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恩师说的不错,唯有行走天下,方能充实自己。今日若非有事下山,岂会遇见中丞这样的好人物?今日之后,我自当行走天下,若是再入京师,必定上门请教。哈哈,只是再次上门,却不知中丞精进至何等地步了。”他有如此感慨并非无因,裴旻从一开始不是敌手,到最后取胜,其中剑术境界的提升完全不以道理来计。如他这般能够在战斗中不断提升自己的,只要一直有对手上门挑战,他的实力会越来越强。今日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依旧落败,日后裴旻再有精进,自己怕是更难取胜。不过真是因为如此,才是习武的乐趣所在。他纵横关中不败,已经将胜利看做必然,争胜之心反而消沉,今日之败,见当世竟有裴旻这样的剑客,那颗藏匿已久的争胜心,再次燃了起来。

    裴旻今日的收获非同一般,这番恶斗,让他的实力提升了至少两个档次,尤其是习得了斩虎剑法这天下一等一的刚猛剑招,让他对力量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对于拥有罗烈这样强悍的对手也觉得万分幸运,道:“一言为定,裴府的大门随时为罗兄而开

    。”

    他将罗烈送出了裴府。

    裴府外自罗烈走出裴府大门的那一瞬间,三十余江湖少年郎分别聚了上来,他们半数人让裴旻横扫,均期待着罗烈能够为他们报仇,给他们江湖人争回颜面。毕竟他们的年岁大多都在裴旻之上,让一个年纪在他们之下的非江湖人横扫,传出去实在太过丢人。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期望的看着罗烈。

    罗烈瞧着众人,已知他们意思道:“都回去吧,裴中丞的剑术超凡,我尚且不是对手,何况是你们,输了并不丢人。”

    罗烈此言一出,登时哗然。

    庞翼、吴远即便觉得裴旻有可能能胜,但此刻听来依旧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罗烈何许人?

    火龙道人的亲传徒弟,一手斩虎剑法纵横八百里秦川所向无敌,除二十余岁时的几场败绩外,上了三十岁就再也没有败过,号称虎剑,是公认的关中第一剑客。关中包含国都长安在内,长安古来能人异士辈出,能在关中称雄,在天下也是有数的好手。

    周边年青的江湖侠少一个个彻底傻眼。

    吴远眼中闪过一丝炙热,大丈夫应当如此!他直接转身离去,早年他传出了一点名堂,觉得江湖不过如此,前不久惨败,尚没让他认清事实,今日发现与裴旻的差距,顿时明白了自己远远不到骄傲自满的时候。裴旻的脚步,才值得追随。

    虎剑罗烈竟然败了!

    关中第一剑客易主!

    此事就如一块巨石投入关中江湖,掀起了轩然大波,裴旻自身的实力正式进入江湖人的视线。

    让一个年轻的后生夺得关中第一剑客的名号,自然引起了诸多老一辈的不满。在长安城里的武林名宿纷纷登门“请教”……

    裴旻从罗烈手中习得斩虎剑法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精妙剑招,正愁没有好手磨合练习,对于登门“请教”者,来者不拒。

    裴旻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先后击败宿闪电刀张轩、雷霆剑曹莽、疯和尚鲍阳、怪道人长卿道长、双钩朱云等五位江湖名宿以及十位江湖好手,过程虽不为人知,但无一例外,皆败得心服口服。

    **********

    左骁卫官邸!

    左骁卫大将军杨矩朦胧的眨着眼睛,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口中轻微的呻吟着:“舒服!”于他而言,一觉睡到太阳下山没有比这个更加惬意之事了。自府兵制的败坏,左骁卫手中的兵卒日渐稀少,他这个大将军当的是轻松自在,事情都让左骁卫将军包办了,根本用不着他来操心。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物钟,杨矩现在养成的习惯是白天睡觉,晚上辛勤耕耘开垦荒地。尤其是最近他从西域购买来一位胡姬,那胡姬有着一头银丝亮丽的头发,丰厚的嘴唇,汹涌的山峰,肥厚的翘臀,身形凹凸有致,魅惑十足。

    仅是一想,杨矩就有喉咙发干的感觉,胯下的小兄弟朝天而起,将自己的裤头顶出了一个小帐篷

    。

    啪啪!

    给了自己两个耳关,杨矩将*压了下去,免得上了头,忍不住自撸解决。

    洗了把脸,杨矩大模大样的走出了房间,本想巡视一番,做做样子,走了一半,实在无聊,见时辰差不多也懒得久待,直接知会了一声,出左骁卫回府去了。

    一路上归心似箭,回到了崇仁坊的府邸。

    崇仁坊是长安繁华地段之一,东临东市,南靠平康坊,地理位置优越。

    当然杨矩在这里买府邸跟东市没什么关系,南靠平康坊这个红灯区才是他的目的。作为一个无女不欢的色中恶鬼,他在平康坊的开销,每月多达千贯,称为一掷千金亦毫不为过。他家中的那胡姬就是他用了五千贯买来的,与他而言,钱就是数字,享受才是第一。

    回到府邸,杨矩迫不及待的往后院钻,还未走十步,却让管家叫住了:“老爷,冯老爷来了,说平康坊新来了个头牌,约老爷同去呢。”

    杨矩听了这话,神色却是一变,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道:“好的,明白了,我这就去!”

    杨矩高兴的左拳击右掌,大步走向了会客厅。

    会客厅里一个长相很平凡的中年人正焦急的来回渡着步,见杨矩走进厅内,忙迎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探头出厅外,看看四周有没有外人。

    杨矩道:“怕什么,在我的府上,还担心走漏风声?”

    冯源沉声道:“兹事体大,当然要小心谨慎才行。怎么样,让你办的事情,可办的妥当?”

    杨矩笑眯眯的道:“只要你钱准备的妥当,你要的东西,自然是有的。”

    冯源心中鄙夷,沉声道:“当然,赞普是什么身份,岂会拖欠你的那一份?不但给你准备好了,为了嘉奖,还提了三成数额,包你满意。我吐蕃使节已经进宫面见你们唐皇,在他们离开之前,要将东西准备妥当。”

    杨矩眼中竟是贪婪之色,与吐蕃勾结正是他挥金如土的资本。

    在四年前,杨矩当时是鄯州都督,吐蕃人知他贪财好色,安排美女重金贿赂,谋求九曲之地。

    杨矩收了吐蕃的好处,上表朝廷要求将九曲之地送给吐蕃。当时的皇帝是唐中宗李显,昏庸无能,由韦后、安乐公主把持朝政,竟然同意了杨矩的上疏,将大唐自己的疆域九曲之地送给了吐蕃。

    从此杨矩尝到了好处甜头,对于吐蕃的要求,有求必应,吐蕃也不吝啬金钱,将杨矩养的肥壮如猪,家财丰厚。

    “走!去我书房,带你看看这些年我的成果!”杨矩笑着领着冯源往书房走去。

    杨矩的书房很大,足足有十三个大书架,琳琅满目各种书籍应有尽有,有十万余册。

    杨矩喜滋滋的介绍道:“这三年来,我为了收集这百家之书,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反正我也不看,要什么你说!”

    冯源炽热的看着这些书架道:“全要!!”无言不信说一下忘记了,新的一月来了,求月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