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去他大爷……
    傍晚夜幕降临!

    剑阁灯火通明!

    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中年剑客右肩,裴旻不等剑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大腿。变招之快,只在转瞬。

    那中年剑客反应也即是迅速,抽剑格挡,回手反击,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五招。

    中年剑客轻叱一声,身形半俯,手中青锋化作一团瑞光,直取裴旻腰胁。

    裴旻看准时机,右脚一顿地,借助这一蹬之力,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剑上,猛地斜刺里荡了过去,正是斩虎剑法中的举手荡剑斩虎肩。中年汉子神色大变,想要撤招回避以是不及,只能硬着头皮硬接这一计。

    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震声未绝。

    中年剑客面露苦色,后退了两步,道:“裴中丞的剑术刚柔快猛变化无穷,方宇服了!”

    裴旻笑道:“方兄过奖了,您的流水剑绵延不绝,快慢有序,转换之间,毫不间断,让裴某收益匪浅。”

    经过半个月的挑战,裴旻的实力以得长安武林人士的认可,对于他接任了罗烈关中第一剑的称号没有任何的置疑,城内不服他上门挑战的已经没有几个了。方宇是陇右人氏,五年前机缘巧合,习得了一手流水剑,闯出了不小的名堂,本是入关来挑战罗烈的,只是罗烈已经远走江湖,遂决定挑战更强的裴旻。裴旻虽不是江湖人,但从不拒绝江湖挑战早在江湖中传开。

    只是方宇想不到裴旻比传言中的厉害的多,他的剑法模拟水流,快慢湍急变化无方,然与裴旻剑法的诡异莫测相比起来,他的变化完全不值得一晒,几乎不在一个档次的。

    送走了方宇,裴旻心满意足的返回剑阁,早在十日前,他让管家宁泽装修的道场已经收工。为了庆祝自己的练功房装修完毕,裴旻还特别给道场取了一个拉风的名字:剑阁,以增强逼格。为此他还找上了张旭求了“剑阁”两字,让郑永泰的儿子为他雕一块匾额,打算挂在门口。前有草圣张旭的“剑阁”,后有李隆基的“天下无双”,外加上他裴旻的名气,格调绝对爆棚。

    这些日子裴旻过得滋润非常,白天有御史台的事情,傍晚还有人不定时的找他挑战

    。

    短短半个多月,裴旻的剑术突飞猛进,实力与当日跟罗烈对战时,几乎不能同日而语。

    想着方宇先前的那几招似乎有可取之处,心底琢磨,看看能不能融入自己的剑法中去。正当他想的出神,宁泽传来消息说裴光庭求见。

    裴旻怔了怔,道:“将他请到客房,就说我在沐浴,让他稍等片刻。”

    夏季已经悄悄来临,与方宇交手的时间不长,可这个时节只要稍微跑动就会出汗,何况是拼斗。带着汗迹见客很不礼貌,裴旻身兼文武对于儒家的礼节还是很重视的。

    先洗了个澡,裴旻这才来到了会客厅。

    裴光庭毫无疑问是来道谢的,裴旻的慎重处理,帮了裴光庭的大忙。因为裴光庭是司门郎中,负责长安城门出入之户籍调查以及没收违禁、无主之物。中国人好面子的风范,古来有之,吐蕃来使,李隆基异常重视。若御史台不问青红皂白的弹劾裴光庭,为了防范万一,裴光庭这个司门郎中肯定是当不下去。

    正是因为慎重处理,御史台发现了是有人恶意陷害。裴光庭处事认真严谨,断了走私商的财路,给刻意诬告的,御史台也撤销了对裴光庭的指控调查。

    “本应该早些来道谢的,只是为迎吐蕃使节的到来,陛下特别叮嘱我等莫要失了大唐的颜面,安排了许多事物,实在走不开,直至今日,方才忙里抽空,特来拜谢。”裴光庭细眉秀目长得很是儒雅,不善言辞的他,说着这些恭维的话有些生硬,但是那股感谢的心意是表现出来了。

    裴旻笑道:“依照辈分来说,您是我的长辈,我应该称呼您为叔才是。庭叔……太过客气,小侄可承受不住。”

    裴光庭看着裴旻,忍不住摇头道:“主家近年来确实不得人心,与你一事,做的太过……”他与裴旻同一祖宗却不同一血脉,很多事情他也不好多说,只是看着如此出色的族人,竟逼得脱离主家,实在可惜。想到当年那则谣言,忍不住心底暗忖:“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裴旻摇头道:“很多事情,人力不可控。对我而言,他们是长辈,我可以不计较他们对我做的一切,但母亲生我养我,恩大于天,我不能容忍母亲受辱而无动于衷。这是底线,庭叔不必为我事犯愁了。现在我不过的很好?陛下对我很是器重,我再多立点儿功,到时求陛下封我娘一个诰命夫人,看谁还敢瞧不起她?只是每年清明不能祭拜太公父亲,到是深感遗憾。”

    裴光庭为人至孝,看着裴旻有些黯然,想着他对自己的恩情,决定回去找时间跟管事说说,看看能不能出一份力。

    裴旻看着裴光庭突然想到了他的父亲裴行俭,问道:“庭叔,不知你府中有没有关于闻喜公在西域时的一些手札什么的。”裴行俭是公认的大唐儒帅,通晓天文、历法、写诗作赋,类似这种文人,平时没事的时候都会写一写手札记事就跟日记一样。

    裴光庭想也不想道:“有很多呢,有人文记事,还有一些行军心得什么的,都在我府上,裴……”他一时间不知如何称呼裴旻了。

    裴旻看出了他的尴尬,道:“叫我静远就好!”

    “静远对这些有兴趣?”

    裴旻眼睛一亮道:“很有兴趣,不怕跟庭叔说实话,侄儿觉得吐蕃此番来我大唐是来者不善,并非存着两国友好往来的心思

    。他们与突厥谋我大唐之心,从未消停。庭叔的父亲闻喜公威震西域两度大破突厥,侄儿仰慕已久,想一睹闻喜公的风采,顺便了解一些关于吐蕃、突厥、西域的知识。”

    裴光庭有些不敢苟同,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道:“即是如此,改日静远去我府上便是了,应该就在书房收藏着,今日回去给你找找。”

    裴旻高兴不止,心底却难免有些悲哀,裴行俭是何等英雄,可他的儿子却是只小猫。

    自吐蕃使者的到来,大唐的一切似乎都围绕这那群使者转悠。

    李隆基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宴请吐蕃使者,让大臣领着他们领略大唐的文化风情。

    裴旻可以理解李隆基的心态,毕竟这是他掌权之后,一次接触政治外交。吐蕃使者派人来拜见他这位皇帝,意味着对于他这个皇帝的认可。这李家三郎的骨子里流着几分好大喜功的血液,对于得到一个强大国家的认可,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裴旻也没有去给李隆基浇冷水扫他的兴致,毕竟他不能说他知道历史的发展,知道再过不久吐蕃就会与大唐开战,平静多年的西北战局,会又度掀起风浪,只能静观其变。

    好在接见使者什么的都是礼部的事情,裴旻作为御史中丞与他毫无关系,眼不见心不烦。

    这天裴旻正在处理着御史台的公文,萧嵩再次找了上来。

    “中丞!”

    裴旻看着萧嵩一个头两个大,道:“又有处理不了的事情?作为侍御史,你自己要有分寸主见,事事都要向我过问,要你何用?”作为上司,裴旻觉得有些时候训斥一下缺乏主见的下属,是有必要的。

    萧嵩低头受训,随即苦着张脸道:“不是属下没有主见,实在是此事过于严重,属下根本拿不了主。”

    裴旻道:“说吧,究竟什么事情?”

    萧嵩上前了两步,低声道:“就在今日我接到密报,说有大将军杨矩暗通吐蕃,是吐蕃安排在我大唐的细作。大将军杨矩帮助吐蕃收集数万册书籍,打算借助吐蕃此次入京的机会将百家书册卖给吐蕃,此事不知是真是假。您也知道,现在吐蕃使者备受陛下重视。万一处理不慎,令我大唐与吐蕃关系交恶,惹上兵事,可是不妙。”

    裴旻一听也知事态严重,自己是错怪萧嵩了,低声道:“可知是谁举报的,那杨矩又是何人?”

    萧嵩颔首道:“是一个叫孙周的,是杨矩府上的下人。至于杨矩最早是左卫大将军,当初吐蕃远来求亲,中宗诏令左卫大将军杨矩持节护送,他因此升为鄯州都督,负责鄯州军政事物,不久后他上疏朝廷请求将河西九曲作为公主的汤沐邑,赠与吐蕃,中宗同意……”

    “去他大爷……”裴旻听到这里,气得拍案而起,忍不住直接开骂,这些日子他没事的时候,一直在研究吐蕃,对于河西九曲的方位知道的非常清楚。河西九曲位于青海东南境,那里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是天然的养马场,而且里大唐陇右西凉非常近。将河西九曲地送给吐蕃,等于送给吐蕃一块天然的牧场,同时还将自己的门户也送了出去,随时随地的迎接吐蕃入侵。无言不信说不出意外,明天有三章更新哦!敬请期待啦!为了方便交流,无言弄了一个qq书友群,欢迎所有书友入群,一起聊天打屁,一起商讨情节:群号:三九零四三四七一零。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