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温柔乡 美人自荐
    裴旻再一次步入平康坊,这是他来长安那么久,第二次来到这里。

    第一次自然是三月三上巳节与众进士组团狎妓,回想起来不过短短小半年。只是这短短的小半年,长安竟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他一起步入进士的二十余人,今时今日早已分道扬镳。同为进士及第的卢泽、冯之,因为是太平公主的人,给取消了进士身份,想要重新为官,必需再一次经过科考这条道路。与他因颜杲卿而交好的薛邕,凭借出色的口才过了吏部复试给安排去了山东那边当一个地方上的主簿,天各一方,断了联系。

    其他人通过吏部复试的,大多都给安排往天下各处为官,没有通过的也去各地去当任州刺史或者地方节度使的幕宾,这也是一种晋升的方式。

    就今年一起高中的进士,如今在长安逗留的只有廖廖数人而已。

    念及此处,裴旻看着左右人来人往的光景,忍不住唏嘘起来。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是主角,还不觉得平康坊的繁华,今日作为路人的到来,方才领略长安这红灯区的盛况。

    南来北往的都是书生侠少,富商贵胄,他们意气风发挥金如土的留恋于花坊秀楼,大有醉生梦死的感觉。

    裴旻知道这还不是平康坊真正繁华的时候,平康坊最繁华的时节是年初,那时候地方上供的官员,入京应试的举子选人每年少则数千,多至数万人能够将这平康坊给挤爆了。不过即便是今日淡季,平康坊现在依旧昼夜喧呼,灯火不绝。

    平康坊整条大街左右林立着十数座青楼秀楼,每家青楼各有千秋,皆有不同的风味。但其中锦绣坊毫无疑问是规模最大最出名的,青楼的头牌娇陈有着堪称天籁的琴技,也有着绝世的容颜,更是长安城最出名的清倌人。如她这般姿容才艺俱佳的美人,自然成为京师子弟争相追捧的对象,令满城士子为之奔走。

    她十五岁扬名,至今已有三载,这三载时光,意图抱得美女归的不知凡几,但无一人得逞。为了能够一亲芳泽,有人还不惜重金买通娇陈的侍婢,想咨询一下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得到佳人首肯。娇陈给的答案就是一句话“很简单,只是没人做来”。

    娇陈的很简单,却直到今时今日,依旧没有人如愿以偿的做到。

    裴旻走进了锦绣坊,眼尖的老鸨已经迎了上来,笑盈盈的道:“裴公子,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将你盼来了!”

    大唐风气开放,书生侠少王孙贵胄流连于烟花酒肆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官员寻花问柳也不会问罪。对于裴旻的到来,老鸨不觉有为何不是,亲热的将他请到了楼上雅间。

    房间优雅别致,共有三个小间,最里头的那一间自然是秀床,中间一间摆着一张方桌,方桌上摆放着茶水,最外头一间规模最大,分放着琴棋书画,文房四宝,每一房间的妙用一眼可见。

    老鸨笑盈盈的道:“裴公子这还是第一次来呢,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我店里的头牌姑娘们。”

    裴旻笑道:“我找娇陈,不知她在不在。”

    老鸨面色一僵,赶忙换上笑脸道:“在是在的,只是她不见客。我们锦绣坊漂亮姑娘除了娇陈,还有很多呢,要不……”

    “为什么不见客?”裴旻好奇问道,他对唐朝的青楼规矩确实不熟。

    老鸨无奈的道:“娇陈早已给自己赎了身子,除了教坊司,没人指使的了她。她在我们锦绣坊只是挂名而已,每月的月初月中月尾来演奏几曲,见一见文采风流的好人物,其他时间能不能约上她,全凭她个人喜好。她昨日刚来演奏过三曲,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来了。”老鸨这话说得一脸幽怨,拥有一个最大的摇钱树,竟然不听她使唤,就如白花花的银钱看得见摸不着一样,别提有多心疼。

    裴旻想不到娇陈自己给自己赎身了,呆了呆道:“那不知哪里才能找到她?”

    老鸨看着裴旻知道他今日是非娇陈不可了,念及早些时候的传闻以及裴旻现在的权势地位,忙道:“裴公子在这里稍等,我去给您问问,指不定听说是您,娇陈姑娘她就来了。”

    “也好!”裴旻应了一声,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老鸨告辞离去。

    没过多久,一人推门而入,却是一位满脸风情的紫衣女子,她穿的特别时尚,虽然是一身古风味,却露着深深的事业线,就跟后世的女星一样,生怕世人不知自己有沟有深沟。都说唐朝开放,到了这里裴旻才知道,这时代在如何开放也比不上那些娱乐圈走红毯的女星。不过眼前这位紫衣女却可以与后世个别女星相比。

    她手中端着一杯热茶,轻摇着莲步走了过来:“裴公子请喝茶!”

    “好的,谢谢!”裴旻伸手接过,带着薄荷味的茶香飘入迎面扑来,不由笑道:“看来我喜欢喝薄荷味的茶在长安无人不知了。”

    紫衣女笑道:“那是自然,裴公子文采风流,剑法超群,乃当世文武曲星下凡,奴家仰慕已久,今日能见得公子一面,三生有幸。”说着他盈盈一拜,身子微底。她的肚兜是宽松类型的,这一勾胸前春光一览无遗。

    裴旻出于男性本能,瞄了几眼,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好大!又白又大,就跟两个大皮球一样。”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隆胸技术,妥妥的货真价实,原汁原味,难怪敢穿这种露事业线的衣服,本钱真的不一样。

    身为纯情小处男的裴旻,顿时有点口干舌燥,忙尴尬的喝着手中的茶水,润润喉。

    还没有等裴旻说话,屋门再次开了,一个青衣女同样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她的风格更紫衣女不一样。紫衣女若是成熟妩媚,这青衣女则是轻俏可人,脸上露着几分天真无邪的微笑,瞧着一眼露着事业线的紫衣女,笑道:“紫沁姐姐,让你捷足先登了一步呢!”她的声音清脆悦耳,不等紫衣女说话,青衣女以笑嘻嘻的来到近前,干净利落的作福道:“见过裴公子,裴公子尝尝小青的手艺,一定比紫姐姐的强。”

    紫衣女轻轻哼了声,却也没说什么。

    裴旻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可伸手不打笑脸人,将手中的茶放倒了一边,接过青衣女递来的茶水,茶水透着清香当然带着薄荷味道,慢慢的喝上一口,茶的微苦与薄荷的甘甜在嘴中荡漾,一苦一甜在口中形成两种特殊的味道,咽下去后茶的苦尽甘来夹杂着薄荷清凉,给他一种特别的舒爽的感觉,忍不住道:“好茶,比我自己泡的好上十倍不止。”

    自称小青的女子听此赞美,甜甜一笑道:“裴公子喜欢就好,若裴公子喜欢,小青愿意天天给公子沏茶。”

    裴旻正想着如何回答,屋门再次开了,这时进来的是一个红衣女子,红衣女同样端着一杯茶,看了紫衣女、青衣女一眼道:“看来我是慢了一步呢,奴家蔓怜,见过裴公子,久闻裴公子俊雅非凡,今日贸然来见,失礼了。只是奴家大爱公子《锦瑟》为之编了一曲,无论如何都想让公子听听……”说着她也不管裴旻答不答应,在裴旻接过茶水的时候,已经开喉唱了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红衣女的歌喉很美,声音空灵飘渺又不失光泽,充满了自然柔美,让裴旻想到了后世的邓丽君。

    《锦瑟》属于凄凉的诗句,红衣女唱的时候,将诗词的大意用她的声音表达了出来。

    尤其是庄生晓梦、望帝啼鹃这包含这历史典故的哀怨凄悲,动人心腑都唱了出来……

    裴旻深有感觉,心想若是李商隐找个几百年出生,一定会跟这个红衣女成为知己……

    他还没说话,门又开了,又,又开了。

    ……

    此时此刻锦绣坊外边已经呼喝成片了。

    有人问道:“这是第几个了?”

    “第六个了吧,不,不对,应该是第七个!”有人掰着手指,脑中一片混乱。

    “怎么算数的,应该是八个,不,你看,又一个端茶进去了,这是第九个……第九个!”他强调了一遍。

    “谁知道房间里的是哪位高人,这人比人,不要太气死人。我们都是来花钱寻乐的,高人是乐子送上门的……”寻常游客无不欣羡。

    “谁知道是谁,皇帝陛下来,也不过如此吧,都是锦绣坊的大牌,都贴着进去了……”武林侠士也露着嫉妒恨的表情,都说侠士美人天生一对,怎么这等好事,轮不上他?

    “喂喂喂……你们看,谁来了?”

    突然锦绣坊呼喝声都静止了,风华绝代的长安第一名怜娇陈在老鸨的引领下走向了那吸引锦绣坊大半目光的房间……

    哀嚎声,一片连着一片。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