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书里都是骗人的
    姚彝、姚异口气狂妄!他们却有狂妄的资本,唐朝实行多相制,朝堂之上有好几个宰相。毫无疑问的是,在现今的朝堂上,地位最高的宰相莫过于姚崇,他进拜中书令提出十事要说,革故鼎新,大力推行社会改革,兴利除弊。大唐能够如今日这般日新月异,姚崇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

    姚彝、姚异作为姚崇的儿子,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姚彝年纪轻轻官拜光禄寺少卿,姚异是户部员外郎,两人得父蒙荫入仕可谓苗根正红的官二代宰相子。他们发飙起来,谁敢不给面子?

    听得动向的老鸨苦着脸儿,躬身告饶,道:“两位大爷,真不是小店的错,小店哪敢欺瞒你们。是娇陈姑娘听说裴公子来了,特地从家里赶来的。”她隐去了是她特地去娇陈家里请的这一事实,裴旻她得罪不起,面前的这两位大爷一样得罪不起。

    姚彝闻言更是嫉恨,娇陈才貌双全又名动长安,将她弄到手,满足心理**不说,名气也会暴涨,一举两得的美事。再说娇陈一直拿捏的极好,不远一步惹他底线,也不近一步吃亏。就不远不近的距离,看得见勾不着,惹得他心痒难耐,却有无可奈何。今日却得知娇陈对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裴公子如此友善。直接潜意识的将她们视为老相好了,哼声道:“我倒要看看,那个裴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姚异与大哥一样混账,只是较之姚彝,他要稍微冷静一些。对于那个“裴公子”同样的愤怒,却在脑海里想到了一个名字,一把拉着姚彝道:“大哥莫急……裴公子?哪个裴公子?”他问向老鸨。

    老鸨见姚彝给制止住了,松了口气苦着脸道:“除了裴旻裴公子,还有哪个裴公子有如此颜面?”

    裴旻!

    竟是裴旻!

    姚彝眼中的怒火身上的嚣张气焰瞬间全消,整个人就如寒冬腊月给人一盆冰水从头淋到了脚。

    脸上青紫白几色轮着变化,拳头握得死紧,却又说不出一句狠话来。在长安这个一亩三分田地混迹,有些人可以惹得,有些人恰恰惹不得。

    年轻气盛的裴旻,却是在惹不得的那行列之一。身负御史台大权的他,监控着天下官员,本就权柄极重,又深得李隆基这个皇帝的信任:在满朝文武里,除了高力士这个贴心人,裴旻是最得圣心的一个。有这两大利器在手,只要他不犯大过,即便是宰相也要忌上三分。

    因为骄横而落在裴旻手上的官二代,早已超过十指之数。兄弟二人依为靠山的父亲多次告诫他们,切勿落在裴旻手中,裴旻年轻气盛,不讲情面,不懂变通。犯事落在他手上,天王老子都不会给面子。

    想着自己老爹都忌惮一二的人物,姚彝如何惹得起?

    “兄长,母亲让我们早些回去,说是有要事与我们说。天色不早,我们还是早些走吧,免得让母亲久等,今日之事,日后再算。”姚异心底郁闷,可对方是裴旻,却也无可奈何的打着圆场。

    姚彝顺杆儿下,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快快回去,此事日后再算。”他放下一句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老鸨看着怂蛋的兄弟二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心道:“就是欺负我等善良人,遇到厉害的还不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

    “妈妈,那裴公子真的来的?”那个原先给推倒在地的艺妓,眼中泛着光。

    老鸨登了她一眼道:“你呀,老老实实的收拾着,裴公子何等人物,岂是你能想的?”

    姚彝、姚异灰溜溜的离开锦绣坊,兄弟二人越想越是窝火。

    “难怪那贱人对我们不冷不热的,原来已经攀上了高枝!可恶!”姚彝想着娇陈的容貌与技艺,嫉恨之心便不打一处来。裴旻惹不起,只能将满腔邪火,归罪于娇陈身上。

    姚异也暗恨在心,他对娇陈的占有**更在姚彝之上,只是他为人阴毒一些,诸事都让姚彝打头阵,就算有什么意外,大罪由他哥哥顶在前头,就算祸及自身也是小过,愤然道:“贱人当真可恶,对了,兄长,后日大将军邀请我们游船,不如我们让那贱货知道我们的厉害?”

    姚彝突然想到此事,眼中也闪过一丝厉色,愤然道:“就这么办!”

    **********

    裴旻用力的鼓着掌,看着一曲弹罢的娇陈,叹道:“古人云‘余音缭绕,三日不绝’,原先还觉得夸张,今日方知诚不欺我。娇陈的琴艺,堪称天下无双。只是可惜,这曲调太过愉悦,宛如溪水,畅游心田,令人身心欢快,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豪迈壮阔,不然我定会如那日在花船上一样,忍不住起剑而舞。”

    娇陈轻笑道:“妾身心底也是遗憾,这雅间虽大,却也不足以让公子舞剑。否则也想再见一见公子那豪迈大气的剑舞满堂势……”

    裴旻肯定的点头道:“会有机会的!我对音律了解的不深。若不是技艺到了一定境界,我听不出曲子的好坏。迄今为止,也只有你的琴声让我有一舞的**。至于宫廷里的那些乐师,在我看来琴技都不及你。”

    娇陈颔首道:“谢公子赞赏,妾身与有荣焉。”

    裴旻心有不舍,但身上还有其他事情,不便久留,遗憾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不打扰了。”

    娇陈低头告别,眼中也有淡淡的不舍。

    裴旻一脚踏出雅间,突然想到一事,又收了回来,探出头去,左看右看,长叹一声,道:“果然,书上都是骗人的。”

    娇陈起身相送,见裴旻突然后退,险些撞在了一起,面色微红道:“怎么了?”

    “没事!”裴旻带着几分郁闷的应了一声,走出了雅间。原来他在打算离开的时候想到了小说里经常出现的英雄救美的情景,想着自己会不会也遇上一处,刷刷自己在佳人心底的印象。结果,大失所望!

    他却不知,现今的他,寻常蟊贼,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