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真*好亲娘
    裴旻出了锦绣坊,回到了府邸,立刻给了薛王李隆业送了一份请帖,邀请他后日一起外出游玩:他与李隆业的约定,早在当初先天政变的时候已经说好了。开始因为他接手御史台之事,实在抽不得空,拒绝了李隆业的邀约。后来因为李隆基为了迎接吐蕃使者,让李隆业组建马球队,练习马球技术,李隆业那边没空没心情。两人的约定,一直没有得到履行。

    也许是李隆基当年马球的横扫,吐蕃这一次不敢在挑战大唐马球队了,李隆业也获得了解放,此次他邀约李隆业合情合理又理所当然。而李隆业已经同意了杨矩的邀请。身为王爷,李隆业自不会出尔反尔,以他那爱好聚众玩乐的性格,十有**会将他一起捎上,一同游玩。

    果然一切如计划的一样,李隆业受到裴旻的邀约很是高兴,想着两个邀请重到了一处,直接让裴旻跟着一同应杨矩的约。

    裴旻在剑阁练了会儿剑,得知疯和尚鲍阳求见。

    裴旻热情的将鲍阳请到了剑阁,此次能够大挫吐蕃锐气,鲍阳的无心助攻,可谓功不可没。若非是他当日上门所求,切磋时施展了韦陀杵的招法,他也不能从武功路数中辨出那红衣大喇嘛的身份。

    “谢裴中丞为我少林清理门户!”鲍阳双手合十,以佛家的礼仪拜谢,他已经收到了本圆给处斩的消息。他为报师仇,找了本圆三年,却不想本圆犯事后直接躲到了吐蕃,无怪一直找不到半点踪迹。

    裴旻回礼道:“举手之劳而已,大师莫要在意。何况若无大师,我也接不穿吐蕃的阴险嘴脸,互有所得。”

    鲍阳微微一笑,说道:“江湖人一事归一事,裴中丞与我有大恩,若有差遣,可来少林知会一声,老衲自当出力。日后有暇,还望驾临敝寺,老衲要一尽地主之谊,多多请教。”武林中人说到“请教”两字,往往含有挑战之义,但鲍阳此刻说的这几句话发自肺腑,恳切之极。说着又从怀中摸出一张帛布,道:“老衲恩师早年悟出一套金刚腿法,少林绝学不可外传,这金刚腿法却不在此列,还望中丞收下。”

    裴旻盛情难却,接过了帛布,送走了鲍阳,大略看着手中的金刚腿法。这金刚腿法写的极为细致,将桩功、沙泡功、钢板功、跺脚功、扫帚功的练习方法以及弹腿、蹬腿、踹腿、砸腿、摆腿、点腿、撩腿、扫腿的应用法都记在的一清二楚,也确实不凡。只是他一个使剑的,要着腿法做什么?

    转瞬间他想到了王小白,王小白腿功绝佳,这功夫正好适合他,念及于此,将功法收入怀中。

    吃了晚餐,裴旻向裴母请安。古人重孝,早晚向父母请安,探问父母是否安好是必须做的事情。若身为人子,做不到这一点,将会冠以不孝之名,将受到世人唾弃。

    对此裴旻没有任何异议,反而非常赞同。孝心是为人之本,在他看来不忠不义,最多就是品德败坏,但若不孝,则畜生不如。

    裴母拉着裴旻说话。

    看着越发出色的爱子,裴母自是满心欢喜,只是心中有一事却记挂在心,有些不吐不快,道:“儿啊,你觉得红渠怎么样?”

    裴旻还没有多想,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她那里惹娘不高兴了?孩儿帮娘罚她!”

    “哪里的话!”裴母摇头道:“红渠手脚勤快机灵,为娘欢喜还不急,哪有不高兴。只是娘觉得你也老大不小了,屋里没有一个内人怎么行……”

    裴旻终于意识到裴母在说什么了,忙道:“娘,娶亲这事,可是关系到孩儿终身的,哪能那么草率。再说,孩儿还小,还不想这么早成亲。”

    裴母面色一整,道:“哪里早了,都快二十了,寻常人家里,孩子都有了。”

    裴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他们后世确实早了,但古代唐朝可一点也不早。尤其是在当初,武德贞观时期,因为隋末大动乱,天下人口锐减四分之三,全天下的人口不过两百万户。为了增添人口,鼓励早生多生,朝廷还特地下了规定,男子十五而娶,女子十三而嫁,到了十五十三就能嫁娶,同时下了规定,女子超过十五,男子超过二十而不娶嫁者,将会受到严惩,还会影响到地方官员的政绩。因故早年地方官员,见到自己领地有“大龄”单身者,他们会很热心的帮助单身者说亲做媒,让自己的政绩漂亮一些,在那个时代是没有单身狗这类物种的。

    经过百年的发展,大唐人口增长极快,对于规定把守的也不是那么严苛,然早婚的习惯依然盛行。

    裴母轻声细语的道:“娘亲知道你眼光甚高,一般女孩子入不得你的眼。这些天找娘意图给你说亲的媒人都给婉拒了回去。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古来的道理。娘亲却没那么迂腐,我儿又极有主见,只要你不过分,一直不给为娘半点抱嫡孙的希望,娘不干涉你的亲事。”她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受害人,自是不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裴旻,导致再生悲剧。

    “娘,你真是我的好娘亲!”裴旻大喜过望,他能接受很多古代礼节。可对包办婚姻,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人结婚,共度一生,却是打心底的排斥,有一个如此开明的母亲,还有什么不满的?

    “但是……”裴母话音却是一变,表情肃然道:“裴家玄公一脉,只有你一个后人。这家族开枝散叶的重任,只有你一人扛之。正室可以由你自选,虚正位以待良人,娘亲不过问。妾侍通房丫头,你要给娘落到实处。无后是大不孝,娘不想你落个大不孝的罪名。”

    有些乐极生悲,裴旻呆了半响,见裴母的表情严肃,也知她不是在说笑,好一会儿才道:“娘耶!不愧是‘真’好亲娘!”

    “尽说瞎话!”裴母伸手打了裴旻一下道:“娘亲十月怀的你,还有假的?如何,红渠长的水灵,又乖巧又懂事又听话,给你当个通房丫头,一点也亏不得你。等有了孩子,要不要提为妾也随得你。为娘也能早一点抱孙子,含饴弄孙。”

    “这个……”裴旻尴尬的笑了笑道:“红渠还是留给您老好了,也不问问人家的意思就开始做主了,也不看人家愿不愿意。”

    裴母白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知道娘没问过?我儿那么出色,红渠那有不同意的道理……”说着,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难怪了……”裴旻想到先前他来院子的时候,遇上了红渠,小丫头看着他的时候一脸娇羞的表情……开始还奇怪呢,原来……

    裴旻道:“这事孩儿记下就好了,至于红渠。娘亲如此喜欢她,孩儿哪有将她收入房中的道理。那丫头身价可不低,孩儿可是用了一个半月的俸禄才将她买来侍奉娘亲的。再买一个,以后府中用度可要吃紧了……”

    裴母本没打算立刻就让裴旻为裴家开枝散叶,只是见他一直没有半点往这方面考虑心底着急,这才逼他一二,也不再强求,问起了裴家的事情,裴家一直是他的心病。

    裴旻回道:“这事娘亲急不得,孩儿已经在操作了。说来也怪,依照道理而言,裴家自从闻喜公去世以后,日渐衰微,以不负昔年朝中有相,门生遍地的盛景。以孩儿现在的身份地位,在裴家算得上独具一枝。为了家族的发展,他们没有理由不闻不问,一点行动也没有。听裴光庭叔父说主家近年很不得人心,是不是有主家有什么问题?”

    裴母神色微变,好一会儿才道:“其实娘曾经听你父亲无意中说过,最早裴家的家主之位呼声最高的是你玄太公,是他死的突然,方才由现在的家主继任。你父亲曾怀疑玄太公的死蹊跷,但因与娘亲的事情事发,给逼出了河东,后来才到幽州。这事情都过于好多年了,到底如何,又有谁知道?”

    裴旻颔首,表示明白,见裴母说道裴家心情不好,忙将她逗乐了。

    拜别了裴母,裴旻回到了书房,想着当前的局势,也想到了裴家:对于那个死去的太公裴玄,裴旻心底没有多少感觉,但是他与另一个世界的裴静远有过约定,要见彼此的父母视为自己的父母侍奉,裴母的愿望一定要帮他达成。

    只是裴家这名门望族的水,比看起来要深得多。自己现在位高权重不假,但心腹根基底蕴什么的,跟裴家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在没有机遇或者足够的实力,暂时不要陷入其中的好。

    想到这里,裴旻想到了庄子的一句名言“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说的是水不够深,没有能够担负大船的力量;风不够大,那就没有能够承载翅膀的力量。意思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

    磨墨提笔,一挥而就。

    方正飘逸的楷字,跃然纸上。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