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吐蕃进兵
    看着自己写的字,裴旻颇为得意,现在他的楷体字越来越有味道,大家风范不敢说,小家风采十足。

    将字放在桌上,等着晾干,裴旻将裴家的事情放在一边。他并不图裴家什么,若裴家收到他的善意,识趣的和解,承认裴母的地位,他不介意为裴家做点事情。毕竟他现在势单力孤,裴家的存在,也能够让他在朝堂上的地位更加稳固。但如果裴家死守着那点规矩,一直排斥无视他的好意。到时候也只能用强硬的手段,逼着裴家妥协。真到那一步,他的根底必需稳固,能够撼动裴家这颗大树。

    明天有一天的准备时间,裴旻先不急着睡觉,想着后日可能发生的情况,琢磨着陷阱布局的大致流程。世间之事,计划比不上变化,但是多一点考虑,计划就多一分的稳固,即便出现意外,也能游刃有余的随机应变。

    到了与李隆业约好的日子,裴旻准时的找上李隆业。

    裴旻先问了好,上下打量着李隆业,看着他的变化,啧啧称道:“薛王,你这小半月不见,让人刮目相看。”

    李隆业给李隆基逼得天天打马球,已经到了夏季,太阳日渐毒辣,短短半个月,他晒黑了一圈,原本白嫩带着不健康白的脸色好了许多。

    李隆业嘚瑟的拉着袖子,露出了小小的肩肌肉,展露着这半个月他最大的收获,“静远兄你看,我这右手,现在一巴掌拍死一头老虎都没问题。”

    裴旻高举着大拇指,一阵夸赞。

    李隆业大为得意,笑着迎了上来道:“杨矩跟我不是很熟,只是听说他将娇陈姑娘请上了。这面子足够,值得给他这个脸。”比起杨矩,李隆业显然更加在乎更裴旻的关系,毕竟前者是酒肉朋友。作为当朝王爷,李隆业不缺这样的酒肉朋友。而裴旻在李隆业眼里不只是对胃口,还是一起共患难的朋友,裴旻在羽林军的大营仗剑护着他的安危。这份情义,远不是酒肉朋友能够相比的。

    裴旻知道杨矩“请”娇陈用的手段,也不点破,颔首道:“反正都是玩,去哪儿都是一样。娇陈姑娘的琴艺确实是天下一绝,值得一去。”

    这说道“娇陈”李隆业欣羡的看着裴旻道:“娇陈姑娘难请,即便是我也难得请上一回。每月月初、月中、月末,老老实实的去锦绣坊听曲。静远兄到好,直接让娇陈姑娘特地来锦绣坊为你演奏,这面子让为兄羡慕。”

    裴旻想不到消息传递的那么快,他却不知前日他让锦绣坊的诸多大牌放下身段亲自来见,早已在花街柳巷传扬开了。李隆业作为平康坊常客,岂能不知。

    两人一并往相约的曲江码头行去。

    **********

    此时此刻在原本属于大唐的九曲之地,吐蕃大将坌达延、乞力徐悄悄的聚在了大唐、吐蕃的边界线处,他们一身牧民打扮,赶着五十多头羊儿,悠闲的甩着马鞭,完全是一副牧羊人的打扮。

    坌达延、乞力徐相互商议着,如何用兵才能在短时间内将临洮军歼灭干净。

    他们言谈中完全无视了临洮军的存在,将临洮视为自己来去自如的后花园。

    坌达延道:“临洮军不堪一击,只要我们进兵速度够快,不需要两个时辰,我麾下的一万勇士,就能将临洮军击溃。洮州要地,唾手可得。”

    对于坌达延的话,乞力徐完全没有异议,尽管临洮军的编制有一万五千兵马,可那一万五千兵马的质量,在他们眼里就跟泥捏的一样,颔首道:“歼灭临洮军完全不是问题,如何深入唐军腹地进攻兰州、渭州的渭源县才是我们考虑的,我们不能为了这点小的眼前利益,丢了大局。”

    坌达延颔首赞同,临洮位于唐蕃交界的要地,早年经常受到吐蕃袭击,战略地位重,经济却并不发达,真要劫掠没有什么油水可捞。而兰州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池,往来丝绸之路的商旅皆由此地进入秦川长安,是西北少有的经济重州。渭州渭源县附近水草丰茂适合放牧,唐朝养了十万匹军马于此处。

    这兰州、渭源县才是真正的值得劫掠之地。

    临洮军再无能,也是边军,一但他们的大军出现,放狼烟示警,使得兰州、渭源县有所警戒,事先做好防备,他们的收获少说也得减少大半。

    如何不动声色的击溃临洮军,攻入兰州、渭源县则是他们谋划的关键。

    他们作为吐蕃大将亲自来这大唐、吐蕃的边界目的也在于此,打算趁着两国和平之际,亲自探一探地形地貌,以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一骑由远及近。

    坌达延举目眺望,认出了来人,是毕佛鹭。毕佛鹭是他爱将,智勇兼备,很得他宠信。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坌达延来到这个边境交界处已经很胆大了,余下更危险的任务由他最器重的副将完成。

    “不好了!”毕佛鹭沉着张脸,来到了近处。

    坌达延意外道:“有什么不好的,天塌不下来,慢慢说。”

    毕佛鹭道:“大唐那边似乎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临洮开始戒严,临洮军正在做军务整备,开始修葺防御设施了。”

    坌达延、乞力徐神色各自一变,他们做的一切目的就是为了出其不意,最松懈的临洮军竟然开始设防。毫无疑问,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怎么办?”乞力徐地位要逊于坌达延,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依照他们的原定计划,只要使者一回到河西九曲地,立刻调遣兵马袭击临洮军,将临洮掌控在手中,然后兵指兰州、渭源县,劫掠财富与马匹,正式向唐朝宣战。如今他们的使者还在长安,他们的目的也没有达到,唐军却已经开始防备了。

    计划出现了严重的偏差。

    坌达延犹豫了片刻,猛地下定了决心道:“不能干等下去,使者那里一定出现了意外。我们顾忌那么多,只能换来更多的被动。我们立刻回去调兵,强攻临洮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