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上钩、收网
    早餐之际,李隆业迈着漂浮着步伐,请裴旻以及同行人吃早餐

    裴旻看着走路都有些不稳的李隆业,忍不住羡慕,心想着:“胡姬那方面的功夫可不是温婉保守的中原女子可比的,一晚干两胡姬,还想跑马射鹰?别让老鹰啄了眼就不错了。”

    李隆业扫了一眼四周,不见姚彝、姚异的身影,忍不住问道:“姚彝、姚异呢,怎么没来?”

    立刻有人道:“姚大郎、姚二郎,说不用等他们,他们过会儿就来。”

    想起姚彝、姚异来不了的缘由,娇陈忍不住“噗嗤”一笑。

    这美人一笑,千娇百媚,众人望她,皆瞪目直视,饱餐秀色。

    裴旻心底莫名生怒,这欣赏美女本是天经地义,但是因娇陈出身青楼,地位底下,众人瞧她的神色没有半点的遮避掩掩,大有将之一口吞下的意思。

    “当我不存在了嘛?”

    裴旻心想着,凑头亲昵的在娇陈耳旁轻声道:“你说兄弟两人谁攻谁受?”他担心娇陈听不明白,补充了一句道:“就是说谁是男,谁是女?”

    娇陈俏脸一阵娇羞火热,推了裴旻一把。

    众人将两人如此亲昵,昨天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今日似乎更加亲密了,皆忍不住一声叹息,收回了目光,均有一个想法,长安第一名怜这朵娇花终于要给采摘了。想着裴旻现在的权势地位,皆收起了不良的眼神,不去惹怒这位不讲情面的煞星。

    李隆业悄悄的给裴旻一个大拇指,表示干得漂亮。

    娇陈早已习惯众人贪婪的眼神,但见裴旻为她出头,念及昨夜意外的肌肤之亲,心头却也不免火热。

    一行人吃了早餐,在甲板上欣赏两岸景色,直至花船靠岸!

    随行的护卫先一步将马车、骏马等代步工具赶上了马车,裴旻、李隆业他们方才悠哉悠哉的上了河岸。

    姚彝、姚异在这个时候终于如诗句中说的那样‘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两兄弟各自迈着王八步,忍着痛楚,慢慢的走上了岸。

    裴旻瞧着他们呆了半响,方才从嘴中嘣出一句话来:“原来是互攻互受,攻受互换,长见识了!”

    周边人就算听了裴旻的话,也不知他在说什么,但是娇陈却知道其中含义,咬着下唇强迫自己没有笑出来。

    李隆业却不满他们的拖拉,叫道:“你们怎么了,跟个开了苞的娘们一样,昨晚兴奋过头,玩的腿软了?”

    不得不说,李隆业这无心的助攻,妙不可言。

    姚彝、姚异还以为泄露了,原本恢复了一点点血色的脸,瞬间苍白如纸。

    裴旻真担心他们俩一个想不开直接投河自尽了,忙道:“是不是生病了,你们的脸色有些差。”

    听裴旻这么一说,两人也知道事情没有泄露,各自松了口气,怒骂道:“杨大将军干的好事,弄了一艘什么破船,船上竟有耗子,都爬到我们兄弟的被褥里来了。吓得我兄弟二人,三魂去了七魄,现在还没定下来。”他们事先做过商议,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来解释今日的惨叫。

    杨矩一脸苦色,忙上前赔罪。

    李隆业不耐烦的道:“别耽搁了,趁着日头尚未升起,先一步赶到秦原,免得在日下暴晒,孤王再晒下去就要更昆仑奴一样了。”

    姚彝、姚异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马,他们不敢坐在马鞍上,踩着马镫半浮着身子,策马而骑。

    他们目光在一行人中来回扫动,受了这种罪,心中的恨意,不言而喻,奈何是谁害了他都不知道,怒火无处发泄。以正常的思维逻辑考虑,裴旻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只是裴旻昨晚明明就在娇陈房里睡着,让他们用迷烟给迷倒了,就跟死猪一样。虽然娇陈不在,事有蹊跷,可终究是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不是他,又是谁?

    因为这亲眼所见,裴旻这个罪魁祸首,反而是最先给他们排除在外的存在。

    行了约莫十里左右,身后一骑由远及近,正是王小白。他来到近处,低声道:“中丞,鱼儿咬钩了!”

    裴旻颔首突然笑道:“薛王,我们调头回去,带你去看场好戏!”

    李隆业莫名其妙,杨矩瞬间面无血色,颤声道:“日上当空,还是先去秦原为好。”

    裴旻眯眼冷笑道:“现在去了秦原,大将军好将一切痕迹抹干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勾结吐蕃,出卖我大唐利益,早已证据确凿。陛下都以知道此事,只是我想一网打尽,才陪你玩这一出。现在鱼儿咬钩了,戏没必要演下去了。”他一字一句如洪钟震响,说到最后森然道:“我执掌御史台,台狱还未真正审问过谁,很荣幸,大将军,你是第一个!”

    杨矩早已吓得滚下了马背,对着李隆业叩首道:“薛王冤枉,薛王冤枉,这是欲加之罪,我杨、杨矩对大唐的忠心,天地可鉴……”

    李隆业哪里还不知这么回事,冷笑的看着杨矩道:“你的忠心,等会自然看的出来。御史台有缉人的权力,孤王无权过问。等会的戏要是精彩,孤王不吝啬赏你一顿马鞭!”李隆业作为李家老五,备受宠爱,为人也足够荒唐。他不算是个好人,却也不去干恶事。他就是一个标准的超级官富二代,玩女人玩得是你情我愿,挥金如土花费的也是自己的俸禄。在他心中最看重的是李家五兄弟的情义,大唐是他们李家的江山,是他三哥的天下。

    出卖李唐,等于出卖他三哥。杨矩以邀请他玩乐为借口,借助他的权势,出卖李隆基,正触犯李隆业心底的最终底线,无法容忍。

    “静远兄,你藏的可够深得!”李隆业笑嘻嘻的说着。

    裴旻忙道:“薛王见谅,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这要瞒过敌人,首先得瞒过自己人。回长安后,我请薛王畅游平康坊,玩个痛快!”

    李隆业对裴旻话中的“自己人”很受用,点头道:“一言为定。”

    裴旻道:“那我们先去将吐蕃细作剿了……为了避免杨矩起疑,我带的人不多,还得靠薛王的护卫协助才是。”

    李隆业道:“无妨,我麾下护卫,让你调用。”

    杨矩的罪名未定,但是裴旻话中已经透露了证据确凿。今日受到邀约的都是杨矩好友,眼看杨矩即将获罪,皆咸口不言,怕引火上身,此刻见有出力的时候,一个个毫不犹豫的齐声道:“我的护卫不多,却是好手,中丞可以任意吩咐!”

    **********

    渭水上游码头!

    冯源看着一箱箱装车的书册,催促着花船上的工人加紧搬运。

    长安的局势风波诡异,越来越不受控制。不仅尚赞咄察觉到了,就算是他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为了安全的将书册运到,这一次他将老底都带了出来,乔装成商队,偷偷的将书册运回吐蕃。

    “快!快点!东西搬完,我给多你们一人五个通宝。”冯源使出了金钱攻势。

    花船上的水手顾工什么也不知道,只以为是杨矩顺手带一批货物,赚些外快。这货船载客,客船载货,是在正常没有的现象,水手顾工见多了这事,心照不宣。重赏之下,活干的格外卖力。不一会儿,万册关于工技的著作以及治病医方、医学论著、务农耕作之类的杂学书,装载完毕。

    “走!出发!”

    一切顺利,冯源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吆喝着乔装成商旅的细作,往南行去。一路上冯源心情激动,这万卷杂书对于吐蕃的用处的极大的,能够让吐蕃的生活文化经济水平提升不止一个档次。他们吐蕃论及军事实力,远胜大唐多倍,逊色的唯有经济文化农业,只要这些能追上大唐。大唐的万里江山,将会改姓吐蕃。

    作为潜伏在大唐的细作头目,冯源自懂事起,就开始接受爱国洗脑,眼中一片狂热。

    正在冯源沉溺于未来展望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坐骑立住不再前进,只是机警地望着前面,那边正是起伏秦岭山脉。他眯起眼睛仔细张望,突然间汗毛直竖:一道道黑影上了山丘,近乎两百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霎时间从前方传来破空的锐响,两百余支箭迎面扑来。

    冯源绷紧了发抖的身体,用尽力气高声喊叫起来:“是敌袭!赶紧隐蔽!”

    早在示警的同时,冯源就已翻身下马隐蔽在装载着书册的马车后面。他反应的足够迅速,其他人却没有这个本事,只听身侧“噗”、“噗”之声不绝于耳,随之响起的便是惨叫和马嘶,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直冲鼻腔。

    裴旻他们此来是跑马猎鹰的,除了裴旻另怀目的,其他人带来的护卫都是善射的好手。

    裴旻手中有这些王牌,没有选择直接上去一套猛杀,而是要充分发挥了弓手的特点。

    一轮劲射之后,裴旻下令道:“所有人以半包围的阵势,徐徐逼近,谁敢露头,直接射杀……”他这是要将他们所有胆气消磨,逼迫他们束手就擒。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