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英雄所见略同
    裴旻还是第一次调兵遣将,但他毫无违和感,命令下达的有理有序,面面俱到,那表情就如久经战阵的统帅一样,一字一句清晰分明。

    李隆业本能的应了一句,神色不免古怪,明明这里是他最大,尽管他说了让裴旻安排,却不想直接让他喧宾夺主了。不过他心大,也没有计较那么多。

    刑部侍郎方德级别比裴旻小,更是没有异议,他顿了一顿,提醒道:“裴中丞,有一句话当说不当说。”

    “你说!”裴旻笑道。

    方德道:“今日休假,我等出来游玩,并无不可。但身为京官,妄自调动渭源军马场,擅自前往兰州参与边事,大有僭越之事。”

    僭越是指超越本分行事,这个罪名在古代可大可小。若遇到开明的君王可以是一桩美谈,若不开明的君王,轻则丢官弃爵,重则丢命都有可能。

    李隆业本还不觉得,听方德如此说来,眉头也是一扭。

    裴旻对着方德作揖道:“谢方侍郎指点,你说之事,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事情紧急,我们若是不动,老老实实的回长安。导致兰州落陷,城中十数万百姓惨遭劫掠。我大唐辛辛苦苦筹备的数万军马为吐蕃夺去,回头来杀我君民?这种事情,我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至于事后受罚,那我也认了。”

    方德无言以对,只是恭敬的作了一揖,道:“定不辱使命。”

    李隆业也深深的看了裴旻一眼,笑道:“要僭越还轮不到静远,是孤王才智短浅,不知如何应对,让静远兄出的主意。这罪要扛也是我们一起扛……给孤王记住了,谁要敢乱嚼舌根,孤王绝对饶不得他。”他为人向来嬉皮笑脸的,此刻扳着一张脸,意外有威严。

    裴旻瞧了李隆业一眼,想不到李隆业还挺仗义的。

    “事不宜迟,都动身吧!”裴旻看了左右一眼,对着李隆业、方德说道。

    李隆业知道裴旻任务最重,点了三十名护卫随行,嘱咐他们听命行事。至于方德一路,压根没有危险,原本花船上他们就留有护卫看船,没必要带护卫回去。

    剩下的一百六十余射手,都留给了裴旻,他们皆是善射的射手,在守城战中能够发挥奇效。

    裴旻看了娇陈一眼,正好与之双目相对,从那双迷人的双眸中,他看出了一丝的担心,但没有说什么。善解人意的她知道男人有男人的战场,她既然帮不上忙,就不能给之添乱。

    裴旻冲她一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手势,想了想,叫来王小白,让他护着娇陈周全。

    王小白一副想留在这里的表情。

    裴旻劝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接下来的战场发挥不了你的优势。给你的武功你好好的练,日后定有你施展发挥的余地。”

    王小白重重的点了点头,依言去了。

    见女眷们走远,裴旻森然道:“将所有细作都给我杀了!”他本想将这些细作带回长安处理,但现在这些人以成为累赘,留着无益,反而坏事。

    对于这些本是汉人,却给洗脑成为吐蕃效力的细作,裴旻一点也不为他们惋惜。

    转眼之间,草原上刀光闪烁,人头遍地乱滚,一腔腔滚烫的颈血直喷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冯源双手给他斩断,现在已经失血过多晕阙过去。

    裴旻为防万一,给他补了一剑。

    “走!”一百六十余骑浩浩荡荡的往兰州奔驰而去。

    **********

    却说方德一路顺流而下,正如裴旻预算的一样。他们逆流而上,又是晚上行船,方才行驶了整整一夜。

    这白昼急行,又是顺流而下。不过半日,已经到了曲江,身怀紧急军情的他们吆喝着其他舟船避让,直接凶猛的插进了码头。

    方德将消息传至尚书省的时候,李隆基正在接见吐蕃使者尚赞咄。

    尚赞咄打算趁着战事还未传达之前,离开长安。但李隆基一直等着裴旻的消息,并不打算放过尚赞咄,一直跟他打着马虎眼,强留着他们。

    本想等着裴旻的消息,好名正言顺的问罪,得到的却是吐蕃出兵的消息。

    盛怒的李隆基直接下令将尚赞咄一干吐蕃使者擒拿下狱,急招文武入朝商议。短短半个时辰,吐蕃十万大军入寇的消息已经传遍庙堂。

    不过小半个时辰,在京五品以上的官员齐聚朝堂。

    李隆基阴沉着脸,听了裴旻那日的话,他已经做好了跟吐蕃开战的准备,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战事来的如此快,快的让人措手不及,毫无防备。

    李隆基最好颜面,今年是他正式掌权的第一年,也是改为开元的第一年。这第一年皇位还没有坐热,吐蕃就出来打他的脸,实在让他难堪。

    满朝文武见李隆基罕见的露出如此可怕表情,个个都噤若寒蝉,整个大殿气氛压抑的可怕。

    直到郭元振拖着带病的身躯姗姗来迟,李隆基方才开口道:“御史中丞裴旻得到密奏,大将军杨矩勾结吐蕃,出卖我大唐机密。裴卿一路暗查,现今探得吐蕃机密,吐蕃大将坌达延、乞力徐十万寇入洮州。可恨吐蕃贼子,不顾同盟情谊,妄动刀兵,着实可恨。朕绝不容忍任何挑衅我大唐国威的存在,诸位爱卿有何高见?”

    “咳咳咳!”郭元振连咳了好几下,自从先天政变之后,他封公拜相,已达成了出将入相的最高荣耀。兴许是宰相事物繁重,他的身体却意外的每况日下,一个月前已经告病在家了。在政务上李隆基有姚崇可以问计,当军务上他只信任郭元振。

    郭元振当仁不让的道:“依老臣对吐蕃的了解,他们这一次是试探攻击,以劫掠为主。目标必然是兰州、渭源军马场。当务之急,陛下要下旨让兰州死守城池,保兰州不失。然后令渭源军马场全线撤退,将伤亡减至最小。最后择能征善战之将御敌,以破吐蕃大军……咳咳,老臣推荐薛讷,能破吐蕃者,定是薛讷无疑。”

    李隆基看着郭元振,想着裴旻的安排,脑中突然有一个念头:英雄所见略同……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